TwitterFacebook

拜登团队任命强调气候议题,哪些行业将受影响?

  • 来源: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美国当选总统拜登本周宣布的几位候任外交和国家安全官员中,出现了一位奥巴马政府的国务卿——约翰·克里。他将出任一个非同寻常的职位——气候特使。

据拜登过渡团队解释,任命克里不需要通过参议院的批准,他将归属于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意味着该委员会也将把气候问题纳入职责。

在商讨遏制气候变化的国际舞台上,克里无疑是一张熟面孔。2016年,时任国务卿的她抱着孙女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签署巴黎气候协定,加强公众为后代创造良好环境的意识。去年年底,克里还发起了“零世界大战”(World War Zero)——这是由领导人和名人组成的跨党派团体,旨在应对气候变化。

过去四年里,特朗普政府对气候变化持怀疑态度,声称遏制气候变化的同时会阻碍美国经济发展,并因此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废除一系列环保法规来促进美国国内采矿和制造业发展。

与特朗普截然相反的是,拜登把气候变化视为国家安全风险因素。他早已承诺,如果当选总统,上任第一天他就会让美国重返巴黎气候协定,继续推动各国向可再生能源的转型。

依据拜登团队的竞选承诺,美国将在全球层面推动取消化石能源补贴,推动G20国家停止向海外高碳项目提供资金支持,落实国际航空船运业减排谈判成果,并且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绿色债务减免 (green debt relief)方案。

但拜登率领的美国究竟能在全球气候变化问题上获得多少信任,这还要取决于其在美国国内削减碳排放方面的政策。

以众议员亚历山德里亚·奥卡西奥·科尔特斯等民主党激进派曾提出绿色新政提案。与其相比,拜登政府对气候问题的规划相对温和,但如果能获得通过,这也会成为美国有史以来最激进的气候战略。

在接下来的四年任期里,拜登政府计划投入2万亿美元用于气候行动,让美国电力行业在2035年前实现碳中和,同时推动美国在205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

在新冠疫情迟迟无法缓解,美国国内局势因经济危机和种族问题过度紧张的当下,拜登政府预计也会将气候政策作为后疫情时代经济刺激计划的一部分。其中未来10年在清洁能源方面投入的4000亿美元将推动就业和经济增长,现有和新开发的油气开采项目也需执行严格的排放标准。

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阿迪苏·拉希特(Addisu Lashitew)强调,中小企业将面临双重挑战,即从疫情带来的经济危机中复苏,同时转型到低碳经济。但疫情已经削弱其适应气候变化或投资相关新技术的能力。因此拉希特建议拜登政府为中小企业设立专项基金,为中小企业的环保技术研发、能源效率提高和与减少污染相关的项目提供资金,加强其对气候变化的适应能力。

此外,拜登政府的能源转型计划预计还会加大对碳捕获和储存技术的投资。推行电动汽车税费减免政策,并在2030年前于全美范围内安装超过50万个公共电桩。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拜登无法与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就上述立法达成一致,他需要通过发布总统行政令来实现自己的竞选承诺。此前奥巴马和特朗普也经常这样做,特朗普曾通过行政令取消和石油天然气生产相关的环保法规,奥巴马曾试图用行政令推行清洁电力计划。

然而总统行政令的弱点在于很容易受到法律阻挠。2016年,美国最高法院就裁定停止奥巴马的清洁电力计划。

来源:新浪国际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