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拒绝上百家媒体后,俞敏洪首度发声:“你看我像焦虑的样子吗?!”

  • 来源:

“现在还不到谈论新东方转型的时候。这十来天已经有一二百家媒体找我,我全部拒绝了。”

时间:11月17日。地点:北京中关村新东方大厦。

因着特殊的机缘,我们终于见到了正处于舆论风暴眼中的俞敏洪——虽然他最近拒绝了一二百家媒体的采访请求。

窗外,天气阴沉,仿佛很多人想像的俞敏洪的心绪:低沉、不安、焦虑、悲苦。

但这种猜测错了,至少俞敏洪表现出来的不是焦虑、悲苦。他气色不错。记者的问题还没问完,他就知道你要问什么,他的回答也一如往常般快速、逻辑清晰,甚至犀利。他甚至与记者开了一个谁都会意的玩笑。

“你对留学改变人生这个观点怎么看?”记者问。

“不要说留学改变人生,做什么都可以改变人生,直播带货也可以改变人生。”俞敏洪笑了。

他承认,自己也不是没焦虑过,“双减”政策刚落地那阵子他也焦虑。不过,他现在的心态是积极的,就像是在“冲浪”。

但他不愿意回答与新东方转型的一切问题,因为还不到谈的时候。

“什么时候可以谈转型?”《企业观察报》记者问。

“从转型到稳定至少需要三年时间。”俞敏洪说。

“最近正值新东方28周年庆典,对比去年庆典,你的心情有什么变化?”记者再问。

“心情当然不一样,但是怎么个不一样,我自己知道就好。”俞敏洪知道我们想套他的话,但没让我们“得逞”。

俞敏洪当下心情平静源于新东方账上还有两三百亿现金,根本上是源于他的“农民”思维:仓中有粮,心里不慌。他乐于承认自己是个“农民”。事实上,在新东方内部,俞敏洪这个名字也一度被认为是固执、目光短浅的代名词。

现在,很多人反而称赞他高瞻远瞩。

“都说俞敏洪真他妈英明啊,实际上英明个屁,我就是个农民。农民的特点,就是在床下挖个坑,把银子埋进去。”俞敏洪说。

突然想起一个段子:“老俞关灯不是为了情调,是为了省钱。”

玩笑中透露出的是戒惧,是责任。

以下为对话节录:

01

我就是个挖坑埋银子的农民

Q:最近新东方万众瞩目,想请你谈一谈新东方最近的……

A:如果是采访新东方最近发生的事,我不接受。原因很简单,现在新东方发生的一切事情我都不会对媒体谈起。包括新东方的转型,现在还不到谈论的时候。不是说我们要封闭消息,也没什么可以封闭的。这十来天已经有一二百家媒体找我,我全部拒绝了。

我也在媒体上公开说了,新东方要转向农业,但是农业只是新东方转型的一个赛道。我们希望在消费者和农产品之间建立一种更加亲密的联系。其它的转型方向,我们目前是不会对外公布的。

Q:你身上的标签有很多个,教育家、企业家等等,不知道这些标签里你最有认同感的是哪一个?

A:都没什么认同感,爱怎样就怎样。我对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普通的、愿意比较认真做事情的人。其实你看我是教育家不像教育家,我对教育也没啥深刻的研究;企业家也不像企业家,新东方尽管也是一家上市公司,但是我并不是以做企业的心态做新东方。所以我是自己都认知不清的混合体。

Q:不是以做企业的心态做新东方?

A:做任何一个组织,不管是营利性还是非营利性的,都要保障正常运营,这就涉及到了企业的很多因素,比如说收支平衡、员工管理、组织结构、企业愿景等等。

但是这一次新东方之所以能够规避风险,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我并没有完全用做企业的心态去做新东方。如果完全以做企业的心态做,新东方早就完了。

做企业的特点是资金不能闲置,但是新东方账上放了二三百亿的资金。连新东方的股东、董事会和总裁办公会,甚至管财务的员工都跟我说,俞老师这个做法太不符合现代化的资金使用效率了,把钱放到账上,每年就三到四个点的利息,有这么玩钱的吗?

按照资本和企业的运作逻辑,我就应该把这个钱投出去,创造一个现象,构建一个大的互联网平台。新东方的股票可能会涨一倍,那可能就是千亿水平了。所有人都在向我证明,俞老师,只要你投出一二百亿,就能涨上千亿。

我说我坚决不做,我就是个农民,万一有一天新东方突然没了,我必须把账上的钱发完,这个就是救命钱。这个事儿在新东方内部有无数人不同意。幸亏我还能掌控新东方,所以我跟他们说,你们想花这个钱除非把我换掉,不把我换掉,这个钱谁都不能动。

谁都没有料到,真的有一天要在极短时间内花掉上百亿人民币。现在新东方已经花出去了一百多亿,没有过这一关的话,我跟那些跑路的人就都是一样的,一分钱逼死英雄汉。现在新东方几万员工辞退、1500多个教学点退租,加上上百万学生的学费要退掉,哪怕差一个亿,都没有人给你,要不就上吊自杀,要不就他妈只能被社会疯狂痛扁。

这段时间我之所以能获得一点点的好名声,就是因为这种“落后”。也就是说我并没有真正用做企业的心态在做企业,没有一家企业愿意在账上闲置这么多资金。所以你说我是一个企业家吗?我觉得不完全是。

Q:你说自己就是个“农民”,不知道“农民”这个身份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A:这个可以作为我永久的标签。我被人骂过无数次“农民”,新东方内部人骂我,外部人也骂我。他们觉得我这个人过于稳健保守、狭隘固执。当然也有好的方面,比如朴实善良。在资本风起云涌,在线教育公司动辄估值几百亿的时候,新东方把钱守着,是不是很顽固?所以我一度被新东方内部人认为是固执、目光短浅的代名词。他们说新东方这么好的品牌,又有那么多钱,你竟然不把教育玩到风口浪尖上去,学生都要被抢走了,俞敏洪你他妈的到底在干嘛?

我说,我是在做教育,你别跟我瞎哔哔这些事。

到今天再看,新东方的管理层一个都没走。都说俞敏洪真他妈英明啊,实际上英明个屁,我就是个农民。农民的特点,就是在床下挖个坑,把银子埋进去。

Q:你最近非常焦虑吗?怎么应对焦虑?

A:你看我像焦虑的样子吗?“双减”政策刚下来的时候真的很焦虑,不知道新东方之后应该向什么方向走,也不知道政策会执行到什么程度。但是我们上来就订立了一个原则,即顺应大势,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新东方能走得比较顺的重要原因。我个人的心态是,遇到一件事情之后,要以最快的速度确定未来的方向,尽快采取行动。

Q:新东方下一步的规划什么时候可以公布?

A:不太好说,其实也没什么规划,目前我们仍处于一个变动的过程中,我们把它叫做“冲浪运动”,要随着浪头的高低来调整冲浪的方向。所以我们现在只能抱着更加积极的心态,带领新东方走得更好。

02

我更愿意做雪中送炭的事情

Q:虽然你没留过学,但是大家对你的称呼是“留学教父”。

A:这个都是胡说的,我对什么“教父”啊、“导师”啊这些名称内心是非常反感的。我自己写的文章,包括新东方的广告上,绝对不会看到“留学教父”啊什么的。我对留学这件事没有切身体会,但是新东方就像是一块垫脚石。很多孩子想要出国的时候,这条河有点宽,跨不过去。我们小时候跨过小溪,都要在小溪中间放一块石头,才能迈过去,新东方其实就像那块石头一样。

Q:你当年也想留学,各种因缘没成行,以后还有留学打算吗?

A:我当时一心一意想去留学,也收到了很多大学的通知书,但因为我是文科生,所以没有全额奖学金,就没去。现在觉得没什么遗憾。命运嘛,一半是自己安排,一半是老天给你安排。

其实如果没有这一次政策变化的话,我应该会出去游学。我是希望去两到三个大学游学一两年,我的游学就会比较轻松一点,因为我喜欢读书,喜欢写东西。

未来这个梦想还是会去完成,但是我本来是决定在65岁之前完成,现在看来要到65岁之后,因为现在的新东方从转型到稳定至少要花费我三年时间。这是没有办法的,我作为新东方的掌舵人,如果在这个期间突然离开、不作为的话,新东方就崩塌了。所以我在内部说,新东方如果需要冲锋陷阵,你们一定会发现俞敏洪的身影。

Q:我记得你有一个很大的梦想,是想创办一所民办大学,有机会实现吗?

A:我原来就不打算做了。在中国,一所大学从创建到成为一所著名大学,周期很长,而且很多方面你也不一定能掌控得了。同样的资源其实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我要花20个亿办民办大学,但我把这20个亿花在支持农村中小学教育上,也许效果会更好。

办大学或许还有一种个人名声永久留存的目的,这对我来说意义不大了,我求取的是用同样的资源是不是可以帮助更多人,以及帮助的意义会不会更大。

Q:你有很强的使命感。

A:其实我也没啥使命感,我也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有使命感。我做任何一件事情,有一个八字箴言,在新东方内部我们也经常说,就是要“修炼自己,造福他人”。“修炼自己”就是让我们个人的修养、眼光、格局越来越好。“造福他人”是说,我们在做一件事的时候,必须为他人带来益处,不能损人利己,不能自私自利。这就是我要做的全部事情。

这样,我选择方向就很简单了。比如说这次我为什么宣布新东方要去做农产品的链接?就是因为我认为这能帮助到大量的农民,这些人也是最值得帮助的。我帮助富有家庭的孩子出国留学,是锦上添花的事情,但是我帮助一个没有收入的农民家庭,最终通过我的渠道建设,也许他就会有一个好的收入,这就是雪中送炭。我更愿意做雪中送炭的事情。但这不是因为使命感,而是因为我就是农民出身,我知道农民是怎么生活的,这也是我每年两三次要到农村去采风的原因。

扛着那种使命感你会很累,你做的就是打心底里愿意做的事情。到现在为止,我做的大部分事情,都是我比较喜欢的事情。

(匝说)

来源:新浪科技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