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我认识的加拿大华裔姑娘:为何坚决要异族婚姻

  • 来源:

自认婚姻市场“老大难”的小玲姑娘,轻舒一口气对我们说,“终于把自己嫁了出去” ! 一付达到目的地,然后轻松愉快的表情。问起是那位真命天子慧眼识宝? 原来是意大利裔的小伙子,名叫安东尼奥,一笑还两酒窝。

我认识的加拿大华裔姑娘:为何坚决要异族婚姻

前一阵子,安东的父亲,老安东尼奥,眼看他俩恋爱的劲头凶猛,已势不可挡,索性找来小玲姑娘,一对一交出底牌。“我的儿,安东尼奥,他的天主教信仰是不可动摇的”,他郑重其事地说。他随即提出,殷切希望小玲也信奉天主教。

小玲姑娘当时急中生智,表现相当矜持。她有些滑头,回答模棱两可,“我会仔细想想…”

为了给婚姻插上保险杠,她当然懂得将计就计。实际上,一看未来老公公亮出底牌,当时她就已经在肚里唱了个暗诺,差点脱口而出。不过为显出深思熟虑,不便立马说“YES,YES”而已。裴多菲先生的一句诺言,让她在面临爱情的难题时,选择把个人信念和自由,两者皆可抛。谁叫她是一往情深的婚姻主义者

为了爱情顾不上信仰了

如此一来,爱情顿成坦途,婚礼大典也就说来就来。她的男神,安东尼奥先生,开始精心策划着属于他俩的婚姻大戏。婚礼仪式,旋即落定在他小时候受洗的那家天主教堂。

尖顶的哥特式天主教堂,拱形的大厅里,乐曲悠扬,中低音男女声徐哼慢唱。有些庄严,还令人生出些莫名的感恩和感动。

身披白色长袍的神父,正是为小时候的安东洗礼的那位长者。许多年过去,他已有些苍老。老神父站在一对新人面前,教导说,“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圣经上的话。

当然,还有那番令人感慨的婚姻誓言,在十字架和神父面前的盟约,“无论富贵还是贫穷,健康还是疾病…不离不弃,两厢厮守…。”

看着一脚踏进异族婚姻的小玲,在神圣的婚礼乐曲里,挽着安东尼奥,披着白色的拽地婚纱,走进衣冠楚楚的贺客群,眼神是那么的轻盈闪烁,顾盼生辉,一时甚觉幸福在人间。

婚礼仪式后,步出教堂,回望那尖顶的哥特式建筑,在一阵阵的冷风飘雨中,因为刚才那些相依相托的盟誓,更显得一派纯洁庄严。

待我们赶到设宴的意大利餐厅时,已是掌灯时分,始觉饥肠辘辘。我们开始从浪漫的世界,回归到衣食男女的世俗现实。

意大利婚礼的菜式,第一道是前菜。Waiter 提了一小竹篮的Bun,放在桌面上。Bun 是有点硬的小面包。我用餐刀切开,胡乱涂抹些Butter, 赶紧吃起来,无暇旁顾。

接着,侍者在一个大盘里,放置一些凉菜。一块白色的奶酪,烧烤过的青椒和茄子各一条,还有一条看起来似乎是生的极薄的猪肉片。虽不是我们习惯的菜式,尝个新鲜嘛,也饿了。

随后的热食, 是通心粉煮番茄酱和奶酪烹制通心粉。然后是主菜了。

主菜是一块牛排,外加一点儿色拉。可能是新娘心思细腻,考虑到一些华人客,牛排是全熟的。这让我联想到刚移民初时,在Grill Station烤牛排,常被客人要求牛排烤五,六成熟, 自己还替人担心“生的怎么吃….”。

主菜过后是甜品。当然,饭桌上少不了香槟,葡萄酒等。

显然,那是一顿丰盛的意大利餐。但因为我们是中式胃,竟然似乎食不知味,有点辜负新人美意。

晚宴后的舞会结束,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太太发问,吃意菜,一顿二顿图新鲜,只是居家过日子,不知小玲姑娘习惯不?

我没有问过小玲本人,但确好奇。

相爱容易相处难

现在的异族通婚,在身边认识或不认识的人群里不时冒出,渐渐增多,却很少听到个中人的亲谈,饮食如何协调的问题。

“在跨文化的婚姻里,你想想,要是你自觉精心煮了一锅好饭菜,盼着对方回家,来一番赏光颂扬。但不期配偶却难以下箸,若有所思,你是否顿感一时失落?”她继续说。

我不禁联想到朋友的心情。

朋友的儿子找了一个女朋友,是法国裔。那边,女孩准备大驾光临;这边,男孩父母可忙开了,不亦乐乎,精心准备着食物。

那女朋友驾临之后,和朋友的儿子用英语嘀嘀咕咕,然后对朋友夫妇浅笑一下,伙同那讨巧卖乖的儿子,潜进厨房,重启炉子,灶火通红,另外鼓捣伙食。儿子并提醒父母,厨事期间,请勿打扰,就差在厨房外面挂一块小铭牌。

弄得男方父母五味杂阵,在厨房外面来回踱步。虽然他们设想过,将来跟外来媳妇如何相处的问题,但因预期习惯不同而已经不怎么考虑,与儿子媳妇一锅共食的问题。即使如此,他们那时的感觉,相濡以沫的儿子,仿佛离他们越来越远,一松手就要失去了。

父母自己不要紧,却放不下这儿子。他们后来在朋友面前时,不时叹一声,“儿子将来,恐怕没有东西吃了”!

老人总是这样,操心过头了。儿子又不是他父母。

“换了我,要是有人煮好了饭,让我吃现成,岂不好? 我当吃的是营养,味道可以将就的”, 我对太太说。意思嘛,双重的!

她继续说,可是你的胃已基本定性。天长日久, 也不能总是迁就对方。每天晚餐,来来来,请品尝这一块五成熟,含带血水的美味牛排!

说的似有道理。跨文化的婚姻,食,也是一道藩篱。婚姻这一步跨出去,随后是南辕北辙的胃,在纠结里如何定位和适应,这可是个难题。

至于信仰,估计要改变,也非易事。不同文化背景及教育而衍生出的观念,及至成年时,根深矣。信仰,恐更难说信就信,彷徨犹豫难免。

但天下的事,谁说的清呢。

比如,大雪天的,我也开始喜欢喝冰水了。还有那各色生菜拌成的色拉,也已甘之如饴了。放在以前,不可想象呢。

再说信仰。以前听别人说,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如今,也不见有人再对我们提起。即使在大陆,这个说法,好像也销声匿迹了。

英语口语常说,YOU NEVER KNOW !

“爱情价更高”的异族婚姻,也是如此吧 !

世事如棋局局新,祝福红尘中为爱奋斗的玲姑娘们!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