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我怕付不起医药费,所以我再捅了9刀,所以我是“杀人未遂”,所以我否认“故意杀人罪”

  • 来源:

【OTTAWAZINE 资讯】日本东京时间12月11日上午,备受关注的江歌案终于在日本东京裁判所开庭审理,作为第一天的审讯,江歌妈妈,陈世峰、陈的家人及双方律师都会出庭。据了解,此次庭审将持续7天,分别为12月11日-15日、12月18日以及12月20日(审判结果宣判)

当天上午,现场有200多人排队领取旁听卷,但只有随机抽取的31位旁听员能进入庭内。

据报道,身穿蓝色上衣的陈世峰低着头,全程表现得极为平静,只是偶尔在听到检方的证词时有出现皱眉头等微动作,感觉是对检方证词的不满。而江歌母亲则由会日语的同伴陪同坐在警方身后,全程哽咽不断,在看到一些检方证据照片时曾一度痛哭并趴在桌子上。

庭上的陈世峰

检方指控陈世峰的两项罪名分别是:恐吓罪和故意杀人罪

陈世峰否认部分罪名。陈方律师主张承认恐吓罪,但否认故意杀人而改至“杀人未遂罪”。但是陈方律师给出的“证据”非常出人意料,在极力洗脱陈世峰“蓄意杀人”的罪名的同时,很好地抓住了舆论对刘鑫“撒谎(有没锁门)与否“的点,把罪名进行分担。

不过,下午的庭上,东大教授法医提供的详细尸检结果与上午陈方律师的证词有很大的冲突,两者的证词明显是对立的

那么陈世峰的辩护律师到底说出了哪些“真相”,又有哪些是令人在逻辑上绕不过来的“疑点”呢?

疑点一:陈没有故意杀人的打算,水果刀是刘鑫递给江歌的?

陈的律师称陈世峰确实有用裸照威胁刘鑫,但没有故意杀害江歌。在辩护过程中陈方没有忘记搬出刘鑫这个人物,称凶器是刘鑫在房间里面把刀递给江歌的,然后“侧面证实”刘鑫锁了门,把江歌留在了最危险的地方。可以说十分符合之前舆论的走势。

但检方表示,他们在陈世峰所在大学的实验室里找到了这把水果刀的刀鞘

虽然就现在的证词还很难得出哪一方是真相的结论,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陈方肯定会死咬着刘鑫,毕竟当时三个人中,最知道真相的江歌已经永远也不可能说出真相了。

疑点二:第一道是正当防卫的误伤,后面补捅的9刀才是带有杀意的,因为害怕付不起医药费。

陈方律师一口咬定,即使第一刀是致命伤,但是当时的陈并没杀意(没有杀机),是误伤,所以并不造成“蓄意杀人”。陈方律师承认陈世峰随后往江歌身上捅的9刀是带有杀意的,因为陈觉得自己和家人承担不了昂贵的医疗费,所以才突然萌生了要把江歌捅死的想法。但因为这9刀并没造成失血过多(致命因素)的因果关系,所以称陈世峰为“杀人未遂”。

“因为凶手在被害人受致命伤的时候没有带杀意,所以不算主动杀人”的这个逻辑,真的真的让人无法接受,无F可说

法医给出的证词是:江歌第一刀就切到颈部左总颈动脉,也切开了气管,导致血液从刀口处如瀑布般喷涌而出。江歌在被刺的瞬间已经无法“发声”,然后在几秒内便昏厥并失去意识。这个称为6号伤口的刀伤,也就是“最致命的”的一处伤口。

法医进一步阐述,江歌身上有总共有11-12个刀伤,手部也有5处(可能是自卫时产生的)。然而最可怕的是,江歌颈部左总颈动脉被刺了11-12次(其中致命伤口处连续被刺了两次),伤口最深达8cm其中颈部伤口为垂直刺下和平着刺入,根部不可能是不小心造成的伤口。

虽然江歌已经不可能说话,但是她的遗体则能最大限度保存了凶手想销毁也无法销毁的证据。

江歌妈妈在微博的文章

疑点三:陈世峰脸上和手上都和江歌僵持时留下的刀伤。

陈的律师以“陈世峰脸上和受伤都有伤痕”来证明当时的凶器不是陈世峰自己带的。称当时陈世峰想抢夺江歌的刀,所以手上和脸上都有刀划伤的痕迹。

但法医证明,陈世峰脸上的为抓痕,手上的则为后来产生的刀刃伤痕。

所以……陈世峰是为了摆脱罪名而自残的吗?

疑点四:刘鑫在房间里说,“把门关了,你不要再骂了”?

据悉,陈方律师指出,案发时刘鑫在门后面说了三句话:

“三叔,怎么了?”

“三叔,你接着(刀),我害怕。“

“把门关(锁)了,你不要再骂了。”(这是陈方律师称在警方处听电话录音时听到的一句中文——刘鑫打报警电话时)

同时,据陈方律师的描述,江歌一直握着刀用手肘按门铃求救,但门始终没有开。

但是,警方的报警电话录音还没在庭上公开(也不知道会不会公开)。

疑点五:陈世峰带着干洗衣物,去江歌家找江歌谈感情问题

据陈的律师指出,因为陈世峰的日语不好,所以找不到家附近的干洗店,以至于带着衣服去到了江歌的住处。当时是想找江歌聊一下自己和刘鑫的情感问题,因而只带了衣服、酒、钱包等,其他东西都没带。

但据刘鑫之前的说法,案发时,陈世峰是带着口罩穿着连帽衫的

由以上几点可以看出,陈方律师的证词里存在很多逻辑上说不过去的地方。而且陈方还巧妙地拉着“证实刘鑫锁门的罪行”来分散注意点,替陈世峰洗掉故意杀人的罪名。

更深一层,可以说陈世峰真是个十恶不赦的恶魔之子,能如此面无表情地面对自己犯过的错误和被无辜杀害的一条这么美丽的生命,真的连冷血都称不上!

因为这次的法庭时陪审法庭(陪审团能直接参与最终的审判结果),陈方知道只要“说服”了陪审,把陪审的目光集中在“刘鑫的参与”上,那么陈世峰被判死刑的概率几乎为零。

日本的司法是独立的,这种独立“意味要从政治权力、行政权力独立,也意味着从大众舆论独立”,所以即使江歌母亲收集到了多于450万个签名,即使这次的陪审法庭通的审判结果为“死刑”,但最终结果还是有可能被改成“无期”。在日本执行死刑真的很难很难,而且要执行死刑,必须要有日本法务大臣的签字……

从相关数据来看,日本从1991年至2015年间的25年里,在一审判决为死刑的共197人,实质执行的少之又少

即使中国司法有追诉权,但是引渡的审判依然难以判死刑。

最后,刘鑫将会作为证人于13日(周三)出庭,届时刘鑫在庭上将会回答日本检查方的提问,和陈方律师的提问,所以说提供的证词可以说是事关重要。

不为刘鑫洗地,只愿意等着真相来临。但是在来临前,千万不要被单方的证词扰乱了大家的思维。

真的,刘鑫之前有没有撒谎都不重要,只要到时庭上说的是真话就行。最怕的是陈世峰串通了刘鑫,让真相永远见不到天日。

不是常说“正义会迟到,但不会缺席”吗?但是迟到的正义就是有瑕疵的正义,真的希望公正的司法能给凶手一个最直接最合理的判决。

死刑,就刚刚好!

 

OTTAWAZINE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