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性侵案受害人作证时被关押 阿尔伯达省司法部展开调查

  • 来源:

星期一,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了,一名原住民性侵受害人在法庭作证时,被关押5天的新闻,引发关注与愤怒。

记者约翰斯顿(Janice Johnston)的报道称,因为法庭的禁令,无法公布受害人的真实姓名,就称她为安吉拉.卡迪纳尔(Angela Cardinal)吧。

法庭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2015年6月,安吉拉作为一桩性侵案受害人,进入埃德蒙顿法庭的证人席。不过,她却被戴上了手铐脚镣。

约翰斯顿从法庭上得到了现场的录音,你可以听到安吉拉大声哭喊,我是受害人,为什么我要戴着脚镣?

安吉拉当时28岁,她出庭指证一名臭名昭著的性侵罪犯布兰切德(Blanchard)。

侵犯安吉拉的布兰切德。Edmonton Police Service

聆讯第一天,安吉拉在作证过程中打瞌睡,无法集中精力,很好地回答检方律师提出的问题。

检察官英纳斯(Patricia Innes)竟提出要求,把安吉拉关进羁押中心,以能够保证她在之后几天可以出庭。

检察官英纳斯称,即使案子重来一次,也不会改变当时的决定。

而法官伯纳瑞克表示,根据刑法,他有权决定将证人拘留起来,为案件作证。

在接下来的5天,安吉拉作证结束就被带回羁押中心,性侵她的布兰切德也关在同一个地方。

调查发现,更恐怖的是,至少有两次,她要和侵害她的布兰切德同车前往法庭,从羁押中心到法庭有15公里距离。

在法庭休息期间,也被安排在布兰切德附近。

庭审第一天,安吉拉请求法官,她不愿意呆在羁押中心,表示自己可以和母亲住在一起,保证第二天回来作证。

但是,法官拒绝了这一要求,还说,我们会把你送回羁押中心,这样可以保证你明天准时回来作证。

警方公布的图片。Edmonton Police Service

受到伤害差点死去
事件中的安吉拉来自距埃德蒙顿南面100公里的Maskwacis原住民社区,14岁便离家出走。

2014年6月,无家可归的她睡在一栋大楼的过道里。但她不知道的是,二楼就住着危险的犯罪分子布兰切德。

到了半夜,布兰切德用刀子逼迫安吉拉上了楼。

一进入房间,布兰切德就用刀子割她,说要给她破相。
接着,他用电线把安吉拉绑起来侵害。
在某个时刻,安吉拉觉得她无法活着走出那间房子了。
安吉拉逃脱了捆绑。在布兰切德用刀子捅她的胸部的时候,她用手挡了一下。立即,血涌出来,染红了沙发。
她终于找到机会,跑到门边,但手上血太多,无法拧开把手。
安吉拉终于有机会掏出急救电话,拨打了911,并把电话扔到了房子对面。
警方公布了大约6分钟安吉拉的报警电话。

电话中,她不停地哭喊求救。

等救护人员赶到,安吉拉的身上满是刀痕,鞋子裤子上都是血,手上缝了28针。

法庭做法激起愤怒
2015年12月,省法庭法官马克林(Eric Macklin)裁定,布兰切德禁锢、侵害他人、私藏枪械,性侵犯等罪名成立,并把布兰切德定为危险罪犯。

不过,当他看到下级法庭对待安吉拉的方式,由衷地震惊、不安。

他说,我们欠安吉拉一个道歉。

而安吉拉,她却没有逃脱悲惨的命运。

作证之后7个月,她死于一次枪击意外。

当记者采访她的母亲时发现,安吉拉居然从来没有把自己的遭遇告诉母亲。

她只是说,她需要出庭。

她的母亲在了解情况之后,也非常愤怒。

她说,我希望法庭取消禁令,公布她的名字,让人们知道她是谁,而不只是一个统计中的数字。

阿尔伯达省的性侵受害者服务协会汤姆里森(Deb Tomlinson)对此感到“非常非常非常伤感,当然也觉得愤怒”。

她说,安吉拉遭到性侵,成为了受害人;而法庭的做法,让她再次被凌辱。

汤姆里森称,遭受性侵的女性决定出庭作证原本就非常困难,在整个过程中,包括作证的过程,都需要帮助。

她可以理解检方和法庭需要受害人有能力出庭作证,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肯定有其他方式,比如把安吉拉安排在酒店,或是专门有人对她进行照顾等等。

阿尔伯达司法部下令调查
新闻曝光之后,阿尔伯达省的司法部长甘利(Kathleen Ganley )表示,自己非常震惊,晚上无法入睡。

阿尔伯达省司法部长甘利。 © cbc.ca

这类事情前所未闻,性侵受害者原本应该受到更多保护,她无法想象,坐在证人席上的安吉拉是何等感受。

她表示,她已经致电安吉拉的母亲,向她道歉,并指定独立调查机构就事件进行调查。

阿尔伯达首席省法院法官马切特(Terry Matchett )表示,会对事件进行彻底细致地调查。

转载加广中文,作者梁彦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

正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