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当榆林孕妇无法自由剖腹,因太疼选择跳楼的时候,加拿大90%的家庭都选择了无痛分娩

【OTTAWAZINE 资讯】8月31日,陕西榆林一个临产孕妇(马某)因难忍剧烈产痛希望剖腹产无门而跳楼自尽。事情一出,医院和男方亲属虽承认孕妇曾在生产过程中三度述求希望剖腹产,但医院和男方亲属都各执一词指责是对方坚持顺产才导致悲剧的发生,事情的真相成为了罗生门。

榆林孕妇跳楼的窗台

产痛真的会导致一个十月辛苦怀胎的准妈妈选择了结自己和孩子的生命吗?根据很多妈妈的回忆,在整个生产过程中一度痛到眼冒金星,感觉被好几辆大卡车在身上来回碾压,那个时候只会觉得生不如死。据相关资料显示,疼痛会影响内分泌系统比如肾上腺素升高从而影响心率,所以生产的疼痛确实会致命的。

在老一辈的过来人都在为忍过了“产痛”而自傲时,你可能会有疑惑,难道产痛真的是女人的“专利”吗?女性的产痛就该被合理化吗?忍不了产痛的产妇就是矫情了吗?在警方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窗台有1米多高)后,可以推断榆林产妇的自杀念头肯定是产生于无法忍耐的产痛的,但催使她最终爬上窗台的估计是对身边人瞬间的心灰意冷。

你还这么认为吗

而还有一种痛却是深深植根在几千年的中华文化中,那就是女性在家庭中常常被“他者”(Other)化、物化。意味女性常被视为”生育机器”,以至于她的感受,她“生而为人”的尊严会被忽视。这场悲剧的最大导火线不仅是生理上的痛感,而更甚的是心理上的痛感,即哀(痛)莫大于心死。

虽然无从考据到底是谁的责任,但根据现有证据来看,家属的作为极度让人寒心。死者的丈夫在8月30日签署了医院出具的诊断同意书,其内容为”因新生儿头顶劲过宽达99mm(比一般足月胎儿大)、脐带异常,可能会导致发生宫内窘迫、新生儿窒息、梗阻性难产等,必要时剖宫产终止妊娠“。在被告知产妇面临极大危险的情况下,其丈夫还是公然签下了“要求阴道分娩,谅解意外”以及“要求静脉滴注催产素,谅解意外”的要求。

8月30日家属签署的知情书

据最新报道推测家属坚持顺产原因有二:一、觉得顺产对胎儿有绝对的好处,如会聪明点和身体会强壮点;二、剖腹产费用昂贵,认为医生爱做手术可从中获利,同时不利于产妇在短时间内恢复身体为生二胎做准备。鉴于这些猜测,可想而知中国还有不少地区还保留着保守且封建的思想,还认为女性就该听夫家的,对女性口头上说”为了你好“其实是在剥夺了最对女性基本的尊重的前提下进行的。

从被公开的监控的画面看到产妇两度“跪”在家属面前“乞求剖腹产”(虽然事后马某母亲解释此动作为马某因太痛而蜷坐在地上的姿势),然而因录像没有声音无法证实说法。

最新消息表示,随着主诊医生的辞职和中国卫计委介入调查事件的基调来看,据某些专业人士猜测医院在这次事件中或许会担责。也就是说即使真相是男方家属坚持否决剖腹产,这家人的责任也有待商议。

在这场纷争中,最突出的争议点是,一、在生产过程中产妇是否有自己决定剖腹产的权利;二、中国女性的生育权何去何从。

鉴于第一点,不少专家都从法律角度分析,如虽然《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明确了在患者清醒的情况下患者的意见是放在首位的,即有权利第一个签署手术知情同意书(顺序是患者>配偶>父母>子女>最紧密关系人及医院主管等),但事实上因为与医院的利益挂钩(若产妇在以未经家属同意的分娩方式生产的过程中身亡,医院通常会遭到家属的索赔,俗称医闹),医生即使有自己的专业判断,即“在分娩方式的选择上,不单纯是产妇和家属意志的选择,更是由母婴身体、心理状况等综合情况决定的”,也要”适当尊重“家属的决定。

此外,在中国生产的孕妇通常会被要求在清醒的情况下签署《授权委托书》(马某也签了),虽说是在委托人清醒的情况下与委托代理人出现矛盾时,以委托人意愿为准,但马某的意愿并没有得到重视。因此产妇的生产方式决定权其实都掌握在家属(通常为男方)的手中。这个结论其实细思极恐,这就意味着,无论顺利生产与否,孕妇本身对于医院和相当一部分家属而言都是“一具有生育能力的躯体而已”。

这个新闻引发了大家对国内外生育方式的对比讨论,以及对无痛分娩的考究。

为什么女性一定要经历痛不欲生的生产呢?为什么就不能接受现代科学为减少女性生产痛感而造就的福祉呢?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分娩方式叫做无痛分娩(学名为“硬脊膜外麻醉”,Epidural anesthesia)。其实女性有权选择通过注射“无痛针剂”提高生产质量。不要小看扎在脊椎尾部这一针,据不少妈妈反映,它不仅减痛还能缩短生产时长。

然而很多人还是对除了带有剧烈痛感的顺产外的其他分娩方式存在迷思,对孩子的重视程度远大于妈妈本身,因此不少思想较落后,缺乏医学常识的地区认为无痛分娩使孕妇无法用力生产,容易导致新生儿窒息。无痛自然分娩的普及率在中国仅占1%,而在欧洲、北美的普及率则高达85%甚至90%。就加拿大而言,无痛分娩是一个很普遍的生产方式。

那么问题来了,在加拿大生育的好处在哪里?可以总结为两点:1、人性化,孕妇有自主选择权;2、费用低而且孩子可以入籍。

加拿大推崇尊重产妇分娩选择意愿,虽然在这边选择剖腹产还需经过医生的同意,但孕妇仍有权选择任何一种让自己较为舒服的分娩方式,而且在这边生产你的选择不需要得到伴侣的签署认可。不少在加拿大生产过的华人都觉得在这里生育很有尊严。虽然无痛分娩的效果因人而异,但是都可以大大减少疼痛感。

对于已移民手握健康卡(Ohip)的准妈妈们来说,在加拿大生育,政府帮你包办大部分费用,可以说是没有经济压力。妈妈们只需承担个别费用,如无痛分娩的麻醉费、或私人看护的费用(300-1500刀不等)。对于在渥太华留学生来说,只要你是Full-time的学生并且购买了Uhip的保险,那么你的产前和产后的(除了两人间或一人间的私人病房的住院费,因为保险只包4人间的费用)所有费用都可以向保险公司报销。但不是所有的保险公司都提供相应的条款,所以一定要咨询清楚。

然而对于新移民(刚拿到健康卡三个月内)或没有移民又没有买任何保险的孕妇来说,在这里生育的费用是极其客观的,高达几万加币。

然而即使在加拿大,待产的妈妈们还是有可能会受“中国式婆婆掌权文化”的影响。朋友A告诉过小编,在这边生育一定要亲妈来陪产,因为在她选择无痛分娩时,婆婆还是尝试过阻挠并颇有微词。在某些男方家属的眼中,胎儿或许永远比你更重要!

那么中国女性的生育权到底在哪?

虽然现在高知女性和有独立经济能力的女性越来越多,然而类似的悲剧还是频发,从不少类似的案例中(此前还有好些产妇因男方家属阻挠,没有及时选用合适分娩方式而命丧产房)看出,因为一些固有的传统观念(女性本为弱者,只有成为母亲才能刚强起来,才能被重视起来)女性的话语权在父权家庭乃至父权社会中仍被削减,中国女性其实从未真正掌握过自己的生育权。

中国的生育政策和数千年不变的父权格局及文化都像两座大山压在一代又一代的女性身上,似乎只要求着女性生育的“重要性”(特别是对男孩的偏好)。在歌颂母亲伟大的同时,却只让母亲把自己的真实感受和需要隐忍过去。更可悲的是这种文化是由“女性加害于女性”来延续的“婆婆”作为一个参与父权文化的重要角色,因为其权力受益于传宗接代,因此把这种“农奴翻身变主人”凌驾在比其弱的女性身上(多年媳妇熬成婆的恶性循环)。

在打着“为你好,为以后孩子好”的名号下,不要说女性能否争取生育自主权,连自身孕期的饮食和身体处置权都未必能掌控

为什么中国的新生代女性仍不能掌控自己的生育权?

不可置疑,现在不少的中国女性在意识上是有觉醒的,但还是没有跳离“生孩子是一种责任”的思维,不管是为了延续家族兴旺还是为了社会的持续发展。因为她们都忽略了一点,即是女性应该是作为“人”去生孩子,而不是一个无知无觉的机器,她们有权利去争取减少痛苦的方式去孕育新生命,而不是一定要经历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悲壮。

其实所谓的正确只是符合了“主流认知”的观点,最主要的是你自己如何把握和争取自己的权利,虽然说在类似的事件中,你的命,真的不掌握在你手中。故此很多网友都说“嫁人一定要带眼识人”或者是“感谢当年男方家的不杀之恩”云云,但小编认为,更重要的是女性如何在遇到类似生育权遭侵犯之后,与之抗争和坚定地走出来。我们在倡导生育平等的同时还要跳出思维枷锁,不要继续成为下一个“帮凶”。

其实,这次事故中榆林孕妇跳楼自尽举动从另一面来看,就是无言的抗争。

我们再试图去设想,如果她这次真的挺过去了内心的极痛感和煎熬,顺从了顺产的要求产下了可能有”因新生儿窒息而患有脑瘫”的孩子,她的隐忍有可能会被家属要求在短时间内怀上第二胎。那么,这一次,她依旧无法掌控自己的生育权。如果她再次陷入难产困境,那么。。。

OTTAWAZINE/Ursula

513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