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山东这两位副厅级县委书记 与众不同

  • 来源:

即将过去的这一周,山东任命了两位县委书记。

5月27日,赵庆文就任费县县委书记(副厅级)。赵庆文此前曾在纪检监察系统工作,历任济南市纪委常委、秘书长,山东省纪委监委信访室主任等职。

5月30日,郭飞就任茌平县委书记(副厅级)。郭飞此前在组织系统工作,曾任山东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处长、一级调研员,山东省委组织部部委委员等职。

县委书记明确为副厅级,显然这两位是高配。这样高配版的县委书记在山东并不少见,但这两位与众不同。

  兼职县委书记

早在2005年,广东省首开先河,提拔了一批县委书记为副厅级干部。此后,这种“高配”模式陆续被一些省份效仿。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检索了一下,在茌平和费县县委书记之前,山东省高配的县委书记共有七位,他们都在2018年被任命。

其中两位是正厅级:

  • 2018年4月,泰安市委副书记张涛兼任东平县委书记。今年5月19日,山东省委组织部发布省管干部任前公示,张涛拟任设区市正厅级领导职务。
  • 2018年12月,东营市委副书记陈必昌出任利津县委书记。

其余五位是副厅级:

  • 2018年4月,菏泽市委副书记张伦任鄄城县委书记
  • 2018年4月,淄博市委副书记马晓磊任张店区委书记
  • 2018年5月,聊城市委副书记李春田任冠县县委书记
  • 2018年6月,临沂市委常委任刚任兰陵县委书记
  • 2018年12月,潍坊市委副书记、组织部长林红玉任寿光市委书记

《人民日报》曾总结过,县委书记这一职务出现“高配”有三种情况:

一、县委书记由上一级党委常委或者政府副职兼任;

二、县委书记同时为当地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建制架构为副厅级)党工委书记;

三、县委书记个人级别的明确,并不由其他职务兼任。

很明显,以上七位高配县委书记都属于第一种情况,他们是兼职县委书记。

这里有个知识点。

按照中央“减少领导职数”的要求,除个别少数民族地区以外,全国绝大多数地方党委均为“一正两副”的领导班子架构,也就是除书记外,一名副书记兼任省(市、县)长,另一名即为专职副书记。

最近几年,专职副书记在分工上出现了“兼职化”趋势,兼职县委书记是方向之一。比如上述泰安、东营、菏泽、淄博、聊城的专职市委副书记就兼任了县委书记,潍坊市委副书记林红玉除了兼任县委书记,还兼职市委组织部长。

  “全职高配” 山东少见

本周新任的茌平县委书记郭飞和费县县委书记赵庆文则属于刚才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提到的第三种情况,他们是全职副厅级县委书记。

这种情况,在山东少见,更多是在重庆市和海南省。

重庆作为直辖市,下辖26个区、8个县、4个自治县,其中县的标准建制并未与市辖区一样升格,仍为正处级架构,但县里的领导班子和组成部门负责人的级别通常都“高配”。

比如,2013年11月,原任重庆市万盛经开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綦江区委副书记、副区长的徐世国调任重庆市丰都县委书记,被明确为正厅局长级。

海南是全国唯一省级经济特区,在行政管理体制上,不设地区层级,市、县由省直接管辖,这些省直管县的标准建制为正处级,县委书记一职为“高配”。海南全省共辖4个地级市和15个省直辖县级行政单位,有9个县的县委书记位列正厅级。

按照《人民日报》之前的分析,无论哪种情况,高配县委书记有两大好处。

第一是缓解了基层用人、留人“天花板”的问题,便于各项政策延续,有利于地方稳健发展。

举个例子,海南省澄迈原县委书记杨思涛从2008年5月到2017年5月职务一直都没有变,但级别却在10年内升了两级,2009年被明确为副厅级干部,2012年又被明确为正厅级干部。

插播一下。

2017年6月杨思涛任海南省农垦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离开了工作近20年的澄迈县。今年4月,海南省纪委监委通报,杨思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看来,除了级别,这位正厅级干部还有其他想法,人心不足蛇吞象。

高配县委书记的第二个好处就是更有利于全县资源的整合,也更有机会在省市范围内争取资源。

一般而言,高配一把手的同时,还会伴随着县域权力的扩张,通常为省直管县、扩权强县,在人事、财政、计划、项目审批等各个方面享有优势。

高配县委书记带来了哪些变化?

那么问题来了,山东的高配县委书记上任之后,他们所辖县区发生了哪些变化?

脱贫是关键词之一。

比如,东平是山东省20个扶贫任务比较重的县之一,泰安市委副书记张涛在兼任东平县委书记之后,调研的首站就与脱贫攻坚相关。当年4月25日,他到接山镇、大羊镇调研全县“三大工程”建设暨脱贫攻坚工作情况。

此后仅过了不到两个月,6月8日,时任省委副秘书长、省扶贫办主任、省委农工办主任时培伟就到东平县调研黄河滩区迁建、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等工作。

调研时,时培伟充分肯定了东平县脱贫攻坚及乡村振兴等工作取得的成绩,还希望打造更多东平经验、东平模式,力争取得更多成效,为山东全省打赢脱贫攻坚战及打造乡村振兴齐鲁样板贡献更多力量。

工作作风是另一个变化。

有山东本地乡镇公务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高配一把手来了,工作更加务实了,扶贫不只是虚的数字,对干部的工作作风要求也更严了。

对于费县和茌平来说,它们还与另一个关键词有关——新旧动能转换。

茌平在实施新旧动能转换重点项目有65个,其中6个项目纳入了省级新旧动能转换库;2018年,费县引资140亿元,打造县域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

两位全职高配一把手的到来,会给这两个县带来哪些变化?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拭目以待。

来源:新浪国内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