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妇女在天主教会中争取平等,自己任命女性牧师和主教

Marie Bouclin是加拿大第一位民间女主教(Leonardo Palleja/CBC )

加拿大作为一个多种宗教并存的国家, 天主教和基督教是历史最久,也是信众最多的两种宗教。根据2011年的人口普查,加拿大有38.7%的人口出生时是在天主教会接受洗礼。这意味着有1281万天主教信奉者。

但是,按照罗马天主教会的传统, 女性是不能出任牧师和主教等职务的, 通常人们也把天主教主持祭祀和布道的神职人员成为“神父”。

随着时代的发展, 世界各国的女性天主教徒开始认为, 不让女性当牧师的做法是对女性的歧视。从2002年起, 德国的女性天主教徒发起了女性也能当牧师的运动,当时德国一位很有名望的主教秘密认命了7名女性当牧师。

16年的时间过去了,目前全球14个国家已经有182名女祭司和16名主教。加拿大近年来已有15名女性在天主教会中出任牧师。

这是在加拿大第一位女牧师主办的家庭弥撒上,十几名天主教徒聚集在一起。主持者是加拿大第一位女性牧师玛丽•布克林(Marie Bouclin)。 她问道:谁能说我们所做的是不被允许的。有时我们只听从上帝,而不是男人。教皇并不是上帝”。

这个月底,这位加拿大第一位也是唯一的女性教区主教玛丽·布克林将要退休,将要接替她的则是另一位女牧师简·克里扎诺斯基(Jane Kryzanowski)。

里贾纳的Jane Kryzanowski女士将在月底接任天主教主教的工作(Screenshot/Leslie Robinson, YouTube)

女牧师简·克里扎诺斯基来自萨斯克彻温省的里贾纳,已经过了退休的年龄, 但她还是很高兴接任这一职务。她告诉记者, 是女性不被允许担任神职的痛苦推动着她, 一路走来,从进入“天主教妇女牧师”组织, 一直到现在成为主教。

“天主教妇女牧师”组织是一个天主教会内部的民间团体,它承认和推动妇女在教会中的工作,以抵制罗马天主教会对妇女信徒的歧视。

克里扎诺斯基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的采访时说:“在罗马天主教会中,存在着对女性的压迫和压制,令女信徒非常痛苦”。她说自己能成为加拿大主教的道路是一个漫长而充满情感的道路。自己几十年前就听到“上帝的呼唤”, 要她成为一名牧师。

她说“在上小学时,有一次一位神父来到教室,他问道:“你们谁想成为一名牧师?我立即把手举了起来。可牧师叫我把手放下,说只有男人才能成为牧师,女人只能做修女。后来我在修道院做了8年修女”。

在21世纪初,克里扎诺斯基在里贾纳天主教堂工作。她几乎承担了牧师所做的全部任务 – 除了主持圣礼。 “这对我来说非常痛苦。每当听到人们说按规定女性不能成为牧师时,我都觉得没有任何坚实的神学论点能让我信服”。

Marie Bouclin 主教将在这个月底退休. (Courtesy www.romancatholicwomenpriests.org)

后来直到2002年,在多瑙河沿岸有7名女性被任命为德国的罗马天主教牧师, 使她看到了希望。

2012年, 她又第一次参加了“天主教妇女牧师”团体任命玛丽·布克林为主教的仪式。那是一个震撼人心的时刻。她在布克林演讲结束后与其交谈时,诉说了自己的愿望,两人甚至相拥而泣。“这么多年来一直存在压在我心中的心愿,终于得以展示出来。它让我摆脱了梦想无法实现的痛苦”。

后来,克里扎诺斯基被任命为里贾纳一个家庭教会的牧师。 她说:“创世记告诉我们,上帝创造了我们所有的男性和女性。我认为教会排斥女性是错误的。我认为女性有能力成为领导者。我认为女性有能力成为牧师”。

现在她又要接替最初激励她实现信仰飞跃的女性成为主教了。她说自己的新工作是“成为牧师们的牧师”。她很高兴能成为女牧师和社区的联络点,除了以她们需要的方式支持女牧师们, 还将倾听底层信众的声音, 解决有的神职人员虐待妇女和儿童的问题。

克里扎诺夫斯基说,她有强大的圣经在手,可以指导她追求正义。“我有几分激动,现在我可以开始做主教的工作了。我已经迫不及待了。我遵从了上帝的规则,我是女性怎么了,我不会为此道歉,要一直工作到临终的日子”。

RCI with CBC

来源:星网

18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