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大有深意!各国政府都在研究拜登的这篇文章

  • 来源: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1月16日刊载题为《拜登的全球领导计划存在缺陷》,副题为《亚洲签署大型贸易协定表明世界没有美国照样前行》的文章,作者系吉迪恩·拉赫曼。文章指出,美国国力相对衰退,仅仅通过重返世界卫生组织或巴黎气候协定并不能让美国“坐上主宾席”。全文摘编如下:

▲11月18日,行人走在美国纽约时报广场。新华社
各国政府目前都在研究拜登在今年1月发表的一篇文章,题为《为何美国必须再次领导世界》。

拜登在《外交》双月刊上撰文哀叹特朗普政府已经“放弃了美国的领导地位”。文章承诺“拜登的外交政策议程将让美国重新坐上主宾席”。

但对这位当选总统来说,要想真正重建美国的领导地位,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美国国力相对衰退,仅仅通过重返世界卫生组织或巴黎气候协定并不能让美国“坐上主宾席”。参与国际谈判的代价可能是接受某些妥协结果。美国政客和选民是否愿意接受此等代价尚不得而知。

在华盛顿,“美国领导的世界秩序”“自由世界秩序”和“以规则为基础的秩序”之间似乎通常可以互换。这种混用不难理解。二战后的秩序基本由美国制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总部设在华盛顿,联合国总部设在纽约,这都是有原因的。

唐纳德·特朗普上台时称,世界贸易组织等国际机构不再服务于美国。他说,美国被蒙蔽了双眼,“全球主义者”正在让普通美国人变得贫穷。在这个权力分配更均衡的世界里,基于规则的秩序和美国领导的世界现在不再是一回事了。

这种难以调和的矛盾贯穿了拜登处理国际事务的过程。拜登在《外交》双月刊上撰文称,“美国必须领导世界”应对气候变化,还承诺美国将“召集世界主要碳排放国召开峰会”。

实际上,中国和其他许多国家坚持认为,在气候谈判问题上,只有联合国发起的谈判才具有合理性。拜登政府值得庆幸的是,下一届联合国气候大会将由友好国家英国承办。即便如此,这位当选总统可能无法兑现减排承诺。美国的谈判伙伴知道,国会差不多对美国的一切承诺拥有最终发言权。

类似的问题可能妨碍新总统关于美国主导贸易的承诺。拜登承诺将抵制“全球滑向保护主义的危险状况”。但他知道,特朗普对自由贸易的敌意引起了许多美国选民的共鸣。对新贸易协议的怀疑跨越了党派界线。2016年,希拉里·克林顿被迫反对她曾协助谈判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因为她所在的民主党内部对这项影响深远的贸易协定存在敌意。

拜登的对策是承诺让“劳工和环保领袖”在未来美国贸易谈判一开始就“坐上谈判桌”。但这可能会使新贸易协议的达成进展缓慢。与此同时,世界仍在前进。上周末,来自日本、中国和韩国等15个亚太国家的领导人签署了一份大型自由贸易协定。拜登及其团队大谈要召集美国的盟友反击中国。然而,新的局面已经形成。

这位当选总统强调与盟友合作,而不是像特朗普那样进行对抗和辱骂,这显然是个好主意。不过,美国的友好态度并不能保证成功——即便是在欧洲也不行。

欧盟正在推进一系列计划,试图加大对谷歌和亚马逊等美国科技公司的监管和税收。与特朗普政府一样,拜登政府很可能会反对其中许多措施。在科技税或监管问题上的早期争端可能会使跨大西洋友好新时代即将到来的希望受挫。

普林斯顿大学学者约翰·伊肯伯里在一本新书中提出“自由的国际秩序”一词,他认为自由国际主义的概念需要与美国霸权区分开来。他认为,对美国来说,“在美国国力衰退的时代,与其他自由民主国家合作的价值应该增加”。这可能确有道理。但这一论点在普林斯顿大学说服他人可能比在华盛顿容易得多,因为华盛顿的人们仍在疯狂捍卫主权。

拜登会发现,如果美国不能自然而然地担任领导角色,就很难说服国民相信美国可以从国际参与中获益。但有利的一面是,美国将不再积极破坏国际机构。这足以让人大松一口气了。

来源:新浪国际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