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多伦多爱情故事第9章:如无意外(中)

  • 来源:

多伦多爱情故事

 

X-ray 小说作品

 

第9章 如无意外(中)

 

(对不起,我们Timing不对)

那是不是等我们Timing对了的时候,就有机会了呢?

我看着她的这条微信想了好久好久,最后,我还是没有回复她。而且,这算是她拒绝我了,我也不可能说去挽回些什么吧。

我其实也没说什么,我只是说了“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吗?”,这是一句很“gentle”(力量很浅)的问句,但她还是跟我说“对不起”了。

也许这样是最好的结果,在这最初的时候,在这还没陷入太深的时候,我有了机会和台阶抽身而退,然后好好改过自新地把全部心思放到彤彤身上。

可以说,我和周月爱的第一次“尝试”失败了。

于是,那个夜晚后的一周,我都没有联系周月爱,而周月爱也没有联系我。在那一周里,我每天白天都抽时间和下班后的彤彤视频,彤彤也不需要在视频里满足我什么幻想,我就是好好用心地陪陪她聊天,听听她说在国内的工作和学习情况,我会陪她聊到她要睡觉为止,然后我再去学校。

我知道自己对不起彤彤,所以我想对她好点,起码多关心一下她。

但如果周月爱没有回绝我呢?我是否还会为此感到愧疚?我是否又会抓紧每个机会关心彤彤?

我无法自己评判我自己,因为这样很不公平,我指的是对彤彤很不公平。

*   *   *

我在那一周里也完成了自己的项目,果然,不受感情纷扰的时间里,学习效率是最高的。于是,我终于顺利毕业了,就这样突然地毕业了。

把项目论文交给老师的那天晚上,我兴奋地给所有好朋友都发微信了,微信的内容就是简单的一句话:

(我毕业了!!!!!)

其实我在加拿大的好友也就是张志明、Samantha和璐璐了,所以我的微信大多数都发给了国内的高中同学和大学本科同学。

我还是无法相信,自己用了一年时间,就拿到了研究生学位,当然,彤彤还特意地发了一条朋友圈祝贺我。关于我的毕业,她为我感到骄傲,也为我们的未来感到了有希望,因为,我答应过她的,毕业了就要回国。

与此同时,我想起我遗漏了一个人没给发微信,那就是周月爱。我想,周月爱的实习学期应该完事了吧,而我也在想,要不要也把毕业的好消息告诉给她吧。

我拿起手机犹豫了很久,毕竟有一周多没联系了,而且那晚是我没有回她的信息,不知道她是如何看我的,估计她是觉得我已经知难而退了吧。

想了好久,我还是决定告诉她吧,因为这只是一条毫无害处的正常交流信息:

(周小姐,我顺利毕业了!!!!!)

很快,她就回复了:

(哇!恭喜啊!我的实习学期也结束了,现在在多伦多)

在多伦多?我便问:

(周小姐去玩啦?)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回复:

(没有啦,要去处理点事情,要在多伦多待到新学期的开学)

处理点事情?有的时候和周月爱聊天就是这样,她只会给我很模糊的答案,比如,如果我问她“在忙什么?”,她肯定会回答“瞎忙”。

我便再问:

(那你要在多伦多待十几二十天耶)

她答道:

(是啊)

如果要去多伦多旅游的话,连吃各种美食带看尼亚加拉大瀑布的,一周要看遍多伦多肯定绰绰有余了。但周月爱却要在多伦多待十几二十天,那她住酒店的费用应该很庞大了,这是不可能的,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在多伦多住那么天的。

所以,我想,她男朋友肯定是在多伦多住,但是他在那里工作?还是在那里定居?亦或是他本来就是多伦多的居民在多伦多工作?

如果是工作,那么,他就不是多伦多人,那么他应该也是渥太华这边的学生毕业后去多伦多的。

如果是在那里定居,那他就是加拿大人,他父母就会在多伦多有House。他是老外?白人?不应该是白人吧,极有可能是CBC,或者说年幼时从祖国随家人来到加拿大的移民。

其实,关于他男朋友的身份背景,我在那时候已经猜得很细致了,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最后,因为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我发现,关于她男朋友的背景我还是猜错了。

我现在一想起自己当时的这些猜测,都会笑出声,因为我那是在做一件失败者的事情,到最后,我虽不想承认,但也还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不如周月爱的男朋友。

*   *   *

2012年的9月1日,张志明和Samantha从广州飞回渥太华,到渥太华的飞机总是凌晨时分才到,所以我在家里也等到了很晚。

在我将要在客厅睡着了的时候,有人敲门了,应该是张志明回来了。我被惊醒后,看了看手机,已经凌晨3点了,然后我立刻走去门口那开门,张志明背着书包拉着一个行李箱地站在了我面前,他看上去非常非常地疲倦。

突然,他的手放下行李箱,然后走前了一步,拥抱了我,在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开始在我肩膀上哭了。

对,张志明哭了。原来,刚过去的这个暑假,对于他来说,是一个灾难性的暑假。

他发生了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他挂科了,虽然他在第一学期期中的时候Drop了“Stochastic Processing”,但他在第二学期挂了别的科目;第二件事情,他和Samantha分手了,他们是在广州分手的,但因为机票已经买好了,他们还是一道回来渥太华的,所以,刚刚他们又在机场不欢而散了。

哎,旅游真的是检验一对情侣到底合不合适的最好工具,他告诉我,他和Samantha分开的原因是:性格不合。又是这个经典的分手理由,我拍了拍张志明的后背,表示深表同情。

张志明第一学期选了三门课,第二学期因为和Samantha的热恋耽误了正常的学习时间,所以他也非常有自知之明地只选了两门课,但他依旧不走运地挂了一门。所以,他的现状是,只修了4门课,还拿到了一张黄牌,这样他的风险还是蛮大的。那么,他最好的方式就是接下来两个学期努力点,各保证3门课安安稳稳的完成。

然而,张志明最后做出了一个大胆地选择,他觉得生活需要改变,他找了一个老师当他的导师,进行实验研究,于是,他的学位从“M.ENG”(Master of Engineering)学位换成了“M.A.SC”(Master of Applied Science)。同样是工程的研究生学位,“M.ENG”要求学生修满10门课,或者9门课加一个项目;而“M.A.SC”要求学生修满5门课加完成一篇实验研究大论文。我曾经考虑过要找个导师读“M.A.SC”的,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喜欢工科的话,做研究也不会做出什么进展来,搞不好,就会迟迟完成不了大论文,结果就是毕不了业。

很多理工科的同学在申请学校的时候也会对“M.ENG”和“M.A.SC”产生疑惑,这两者到底有什么区别的?应该申请哪个好呢?其实,无论申请哪个都一样,在加拿大这两个学位可以自由地更变。比如,你是“M.ENG”来的,如果你读着读着想去做研究,那么你就可以去找导师,只要导师要你,你就瞬间变成了“M.A.SC”;同理,如果你是“M.A.SC”来的,当你读着读着发现自己根本不是搞科研的料,毕业也遥遥无期的时候,便可以向学院申请要转为“M.ENG”。

张志明在后来的学习里面,不但拿了各种奖学金,还发表了三篇论文在国际性的学术刊物上,成为我们那一批留学生里面发表论文的第一人。

有的时候,上天让你遇到某些挫折,其实是想给你打开一道新的门,让你变得更好和更优秀。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回到那个张志明回来的夜晚,我陪他聊天聊一个通宵,我想尽力地去安慰他,让他感觉会好一点。毕竟学业和爱情的双重打击,不是谁都可以迅速恢复的。

而为了分散他对自身遭遇的注意力,在快要日出的时候,我给他讲了我和周月爱点点滴滴发生的事情。他听完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便是:

“雨果,我觉得你只是她的备胎而已耶。”

张志明说得好直接,让我竟差点无以言对。

“为什么我是备胎呢,我还需要做别人的备胎?”我说出了内心的真实感受,“她若是觉得她男朋友有那么好的话,她也不会来和我玩暧昧吧。”

“别想了,雨果,珍惜你对象吧,我连对象都没有了哎。”张志明还是说回自己身上了。

“好好好,你也别想了志明哥,Samantha肯定会后悔的,你就等她来找回你吧。”我连忙安慰张志明道。

“对了,你知道她男朋友是怎么样的吗?我非常好奇这种女生的男友是怎么样的。”

“他可能是一个多伦多的华裔吧?”我把我之前的猜想说了出来,虽然这个猜想是错的。

“有照片吗?”张志明再问道。

有照片吗?这是一个好问题,于是我仔细地想了一想,我有周月爱的微博,有周月爱的微信,但她发的所有更新都没有她男友的踪影,从她的社交网络上来看,她就是一个没有男朋友的女生。或者说,她把她的恋情处理得非常低调,就像我一样,我的任何社交网络,也不会有彤彤的任何信息,我和彤彤甚至都不是微博的相互关注好友,这让我和彤彤都有个很好的私人空间。

“没有,”我一边摇头一边答道,“她的微博和她的微信上,什么都没有,在社交网络上,她从来不告诉大家她有对象了。”

“你不是说她男友是华裔嘛,上脸书找他。”

张志明的这个建议让我猛然一醒,为什么我就从来没想过在老外的社交平台上寻找一下呢?我连忙拿出手提电脑,放到了我们前面的桌子上,然后我打开了脸书,开始寻找周月爱的账号。

我用她的名字拼音一搜索,搜索结果的第一个头像就是她,那是一张她在尼亚加拉大瀑布拍的单人照片,然后我立刻点击她的头像进入她的主页。脸书有个好处就是,没有访客记录,所以,周月爱是不知道我浏览过她脸书的。

“她长得还不错耶。”张志明小声地说道。

可惜,在她脸书里面,也找不到任何关于他男朋友的照片。那么,我们就剩下最后的希望:翻看她每条状态更新的评论。

果然,我们发现有一个人在她每条状态更新下都留言了,我点击进去那个人的主页。

他的头像,是和周月爱的合照,而他主页的每条状态更新,都有周月爱的照片。

经典,女方的社交平台里丝毫没有男方的照片,男方的社交平台里全是女方的照片。

“挺可怜的,但他爱得真痴情,你比不过他的了,雨果,你不是那样的人,何况人家的样子长得比你有安全感多了。”

我看了看那个人在脸书上的名字:Justin Bartha。一个纯英文名,JB?连姓氏都是英文,这是为什么呢?华裔的名字肯定不会是这样的。我又看了看他和周月爱的合照,他看样子是个亚洲人,然后,他比周月爱穿平底鞋的时候还矮了半个头,身材长得胖胖的,他的发型和面部长相我就不评价了,因为这样太主观了。

不过,我还是被他的相貌震惊了,难以想象周月爱周小姐和他睡在一起的场景。也许他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也许他是巨富的儿子,也许他的温暖就是可以完完全全俘虏周月爱的女神内心。我不能光凭长相来评判一个人,我在心里面反复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冷静,林雨果,冷静,以貌取人是没有用的,你就是不如他,你得服气啊。

而在那个我需要冷静的瞬间,我想起了梁永仁。

 

(点击继续阅读第10章)

1 条评论

  1. Pingback: 多伦多爱情故事第8章:如无意外(上) | OTTAWAZINE NEWS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

正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