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多伦多爱情故事第6章:渥太华爱情故事(下)

  • 来源:

多伦多爱情故事

 

X-ray 小说作品

 

第6章 渥太华爱情故事(下)

 

要说最喜欢渥太华什么,对我而言,当然是这里的夏天:蔚蓝的天空,灿烂的阳光,茂盛的草树,丰富的河流,和清爽的温度,这里简直就是墨镜和短袖的天堂。当经历过长达半年的冰天雪地,你就会格外地喜欢和珍惜这里的夏天。

所以,我更加愿意把我和周月爱在亚岗昆学院的认识定义为我们第一次的遇见,因为这是发生在夏天的,何况她一直也不知道我之前就见过她。

夏天是渥太华最精彩的时光,它充满一切的可能性,但往往精彩的时光都难免稍纵即逝。很快我就发现,周月爱不仅是一个漂亮的女人、神秘的女人、聪明的女人,她还是一个复杂的女人。

她复杂到足以摧毁我。

话说回来,从我发微信邀请周月爱来我家吃饭开始,我就进入了“作死”的模式了,我知道自己不应该那么做的,但我还是那么做了。我给自己找个借口是:无论我怎么玩,我能料想到我和她是玩不出什么结果的,而且我暑假毕业后还是要回国,我明确知道彤彤才是我最后的温暖港湾。

但最后我还是玩出火了,玩得我自己都无法控制自己的内心了。

周一到周五周月爱都要去实习,所以,要来吃饭的那天是周六,我一大早就去超市买了好多东西,然后便回家准备了各种食材。关于自己买菜做饭,我觉得这也是留学生活给人的另一种锻炼,我相信每个留学生回国后都是个让父母吃惊的优秀厨师。我记得我来加拿大前,连淘米都没试过,但在国外,我必须要先学会自己把自己喂饱。

也许是因为太想在厨艺方面表现好了,导致到实际操作上失误连连。叉烧烤老了,酸菜鱼不入味,红烧肉不够软,做糖醋鸡翅的时候连手指也切伤了。迷信地感觉一下,运气明显是不对路的,似乎上帝在警告我,我正在犯错。

大概十二点多的时候,她来短信说她到楼下了。我便立刻下楼去迎接她,在一楼大厅看见她的那一刻,在亚岗昆的感觉又回来了。她这天穿了一条牛仔裤,一件深蓝色的T-shirt,而且T-shirt边缘是束在牛仔裤里面的,原来,把衣服束在裤子里是她穿便装时候的习惯。

她还给我买了很多水果,打开公寓大门后,我连忙接过她手中的购物袋,然后说:

“来吃顿便饭,还这么客气,买这么多东西。”

她露出得意地微笑看着我说:“我懂礼貌嘛。”

我家住12楼,在坐电梯的时候,我转过头,认真看了看她的侧脸,化了淡妆的她,把头发拨到了耳后,所以,她耳垂上那心型的耳环显得格外惹目。

突然,她也转过头来看我,我也被她发现我一直在看着她,于是,在那短暂的一秒钟,我们对视了,我尴尬地连忙重视正前方,并稍微仰头,看着那电梯门上方的楼层进度灯。

*   *   *

在我下楼给她开门前,我已经布置好餐桌了,饭菜都摆好,筷子勺子也准备好了。我想让她进门后就可以直接舒舒服服地在开始吃了。

不过,从她在餐桌旁坐下了开始,我就莫名地变得非常紧张,这和邀请璐璐来我家吃饭完全不是一回事。

我记得我上次在亚岗昆学院还挺自信、挺能侃的,但这次换了场景,换了主题,连人物也只剩下我和她了,我略微有点不适应。总之感觉就是怪怪的,连她吃第一口鸡翅的时候连声称赞好吃,我都觉得有点怪怪的。

所以,整顿饭下来,都是她在找话题聊。比如:“你暑假为什么不回国?是要上课吗?”

我回答道:“是啊,我在上一门课,以及我在做一个项目。”

“那你岂不每天都挺忙的哦。”

“还好啦,还行。”其实我还想说这比起我前两学期的强度,简直是小菜一碟。

“那你什么时候毕业啊?”

“我啊,我暑假过后就毕业啦。”

“那你毕业后是在这边找工作吗?”

周月爱提的这个问题,让我在那个瞬间想起了彤彤,也想起了彤彤已经对我暑假不回国感到无比失望了,如果我毕业后还留在这边找工作的话,彤彤肯定杀了我,然后,我们将近五年的爱情也要完蛋了。

我有点走神了,我便放下了筷子,抬头看着她答道:

“我想我一定会回去的,你呢?”

她快速地答道:“我不想回国,我喜欢这里的生活,我毕业后一定要移民。”

在加拿大的安大略省,研究生毕业都可以申请“PNP”(省提名资格),然后进行排队等待移民。所以,除了学费便宜外,在加拿大留学另一大好处就是移民很方便,若是在美国,你毕业后,也许连工作签证都拿不到。

“因为安逸?”我问道。

“算是吧,”她一边说,一边稍微低头又夹了一个鸡翅,看来她是真心喜欢我做的鸡翅,还是因为我别的菜都做得太烂了,“不过我们MBA专业的,毕业都很不好找工作。”

就这时,我意识到,和我面对面坐着的她,稍微低下头准备去夹菜、去吃东西的样子,很真实很动人,这让我有种我们的距离变得很近的既视感。

“哦,原来你是MBA专业的?好高大上啊,总裁班耶。”

“我没告诉过你吗?”这回轮到她放下筷子,然后抬头看着我说,“还是你忘了呀?”

这时,我却重新拿起了筷子,有意无意地避开她的目光后答:“是我从来没有问过你啦。”

“我怎么记得你问过呢?”

“没有啦。”

“哦哦,”然后,她突然话题一转:“对了,渥太华还有什么好吃的?你平时出去都去哪里吃?”

作为一个生活里几乎只有学习的理工科宅男,我出去吃的机会其实并不多,于是,我便随便说了个我和张志明一起去过的饭店:

“唐人街那个烤肉你去过吗?”

“没有耶,总是路过。”

“那,下周一晚,你实习下班后,要不咱们一起去?”

说罢,我便再次放下筷子,抬起头看着她,期待她的答案,却只见她已经重新低头又在夹鸡翅,她一边夹一边轻描淡写地答应道:“好啊,去呗。”

无端端地,我就得到了再一次见她的机会。

我们的这顿午饭吃得不过不失,我表现得并不算是很好,我们的对话,好有礼貌,好健康,也好奇怪,我最大的感觉就是有劲使不出来,也许是我生锈了。我当然不想如此难得的一天就这样结束了,于是,我想到了要不出去走走,饭后我便和她说,我想去买件西服,要不陪我挑挑?她一口就答应了。

*   *   *

我说买西服的原因是为了我11月份的毕业典礼准备。渥太华大学每年都有两场毕业典礼,一场是6月份,另一场就在11月份。但我一毕业就回国,如果按我对彤彤的诺言,我应该不会再折返加拿大参加毕业典礼的了。

所以,这也许只是我延长和周月爱这一天相处的借口吧。

我们先去了Rideau Center,Rideua Center是渥太华市中心最大的购物商场,它坐落于渥太华大学的旁边。但我们并在没有在Rideau Center找到合适的西服,因为老外的尺寸都偏大,然后我们又去了The Bay,不走运的是,我们在那里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而且,因为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和女生一起单独逛街了,在这逛街过程中我自己都被自己闷到了。直到在我们要离开The Bay的时候,我们之间才有了“活跃”的对话。

我们路过了一家Levi’s专卖店的时候,她立刻被店里的一件T-shirt吸引住了。

她兴奋地说道:“来来来,咱们进去看看。”

“好啊好啊。”我边附和边跟她走了进去。

我们站在一款印有黄色太阳的白色T-shirt前,只见她兴奋地双手拿起了一件,摆在自己的身前,然后看着镜子中的我笑着问:“觉得这件咋样?好看吗?”

“好看啊,很好看,呵呵,”也许每个女孩子挑到中意衣服时候的表情都是这样开心和可爱,我也笑了一下,然后便继续称赞她的眼光,“这衣服和你很搭配啊。”

“行,那我就买啦,嘻嘻。”

“不用试试?”

她应该是我见过的买东西最干脆的女生了,以前陪彤彤逛街的时候,彤彤可以为一件衣服纠结两三个小时。在我转过身正准备想往收银台走去的时候,她叫住了我:

“嗨等会,你过来,来来来,来照着镜子。”

这回,她又拿起了另一件T-Shirt 摆到了我身前,不过那是小一码的T-shirt,然后她看着镜子里面的我打量着。

“还行啊,挺合身的,是吧?”我习惯性地附和她说,虽然这衣服明显小于我的尺码。

那一刻我感到有点诧异,她为什么要拿一件小码的衣服放到我身上作比对呢?是为了要确认这件衣服适合男性吗?而她是要买两件的?那么她就是在帮别人挑选着同一件衣服,而且肯定不是为自己的好姐妹买的吧。这是在买情侣衣吧?

她有男朋友,我理工科的分析性直觉立刻告诉了我。

说实话,我的心情也是在那一刻跌落了好多,我草了,我应该给她什么反应呢?她不会觉得她这样太明显了吗?

从拿好两件衣服,到走去收银台付款,我走在她旁边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当然这也被她觉察到了,于是她问:

“你怎么不说话呢?”

“噢,没有啊,额,在想些事情嘛。”

然后她接着笑说:“哈哈,对了,衣服不合身的话,就送你啊。”

为什么要送我啊?我愈发诧异,我不知道她这句话有多少含义,是她发现我觉察到她有男友后想弥补尴尬吗,还是想用笑容一带而过呢?

我思考了一会儿后也模糊地答道:“送啥,留着呗。”

从Levi’s出来到走出Tha Bay门口的这几分钟,我感觉像过了几十分钟。好不容易走到The Bay门口的时候,周月爱主动说她要回家了,不知道是不是想要赶紧结束尴尬的氛围,我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

不过,在道别后的几秒,我就觉得这一天结束得还是有点缺失,我便站在原地叫住了她:

“Hey,周小姐!”

她停住了脚步,然后转身看着我。

然后我再说:

“那下周一晚上见?”

说完我就知道自己冲动了,为什么要确认下一次的见面?是因为不甘心吗?还是因为不愿意相信她有男朋友?

下午的阳光照射在她的脸上,让我清晰地看见她笑了笑,然后点了好几下头。

*   *   *

可惜,不需要等到周一,我周日又见到她了。

有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是这样,你也许大半年都碰不见的人,却让你在特点的某时间段内高频率地遇见。

那个周日的早上,我原本是在学校做项目的,但十一点多的时候,有个中国男生来了我们实验室找我的项目导师求情,估计是挂科了,就各种在找借口央求老师加点分数,我在一旁听烦了,就想走去Rideau Center的“Food Court”吃个快餐。

那个时候,Rideau Center 还没有改建,它的Food Court在最底下的一层,并且靠近Rideau Street。我在那里快速地吃了一个肯德基套餐,然后便匆匆忙忙把餐盘放到回收处,快步往扶梯那边走。我的项目快要做完了,就差一个小程序没调试好,幸运的话,那天我就可以搞掂,然后我就可以毕业了,因为另一门的课不需要考试,交个小论文就好了。

我一边脚踏进了扶梯,一边拿出手机给彤彤发了条“晚安”的微信,发完后,我便把手机放回口袋里,然后微微仰起头,看着这扶梯一格格往上走。然而,在我往前看的视野里,我捕捉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在我的旁侧,也就是在另一边往下走的扶梯上,我看见了周月爱,她正转过了头,笑容洋溢地在她身边的人耳朵旁说着什么。然后,我看见她和她身边的那个人,十指相扣着。

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个瞬间,我居然害怕让她发现我看见她,我连她身边那人的样子都没来得及看清,就赶紧重新低头,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玩了起来。

我和他们在扶梯里,一个向上走,一个向下走,肯定有那么一个瞬间,是交叉而过的。我不知道周月爱有没有看见我,但起码我是等完全到上一层后,才抬起头的,而我也没有勇气站在高处回过头去他们的背影。

我很难找到准确的形容词来形容我那刻的心情,我居然是面对面地碰见了他们,我居然是如此直接地验证到了原来周月爱周小姐真的是有男朋友的。

对此,我本来早就有心理准备,只是我自己不愿意相信罢了。

那周一晚约好的晚饭,还吃吗?

(点击继续阅读第7章)

1 条评论

  1. Pingback: 多伦多爱情故事第5章:渥太华爱情故事(中) | OTTAWAZINE NEWS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

正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