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多伦多爱情故事第26章:Lost in Toronto(上)

  • 来源:

多伦多爱情故事

 

X-ray 小说作品

 

第26章 Lost in Toronto(上)

 

(作家,我已经在多伦多了,今天一大早醒来,突然想回去了,因为我不知道如果我继续在渥太华待下去,今晚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已经控制不住我的内心,只好逃离渥太华来控制我的身体,我不想犯下巨大的错误,请原谅我,我需要点时间自己把事情解决了。)

站在花店的门口,我看着这条短信愣了好久好久好久,甚至比我和周月爱之间曾经有过的沉默都要久,最后,我仅仅回复了一个Emoji的微笑表情过去。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一刻内心的感受,五味杂陈,她又一次离开了,为什么她觉得她可以随随便便地出现在我的生命了,然后又可以随随便便地说走就走呢?

我不服气,我不开心,我难受,我沮丧,我失落,我愤怒,但我又能怎么样呢?难道我追去多伦多吗?难道我去硬生生把她抢来吗?

的确,她答应过我她六月份可以把事情解决,但这真的是我想要的吗?

我越想越觉得怎么好像,希望又一次破灭似得?这难道是我太悲观了吗?但直觉在告诉我,即便我真的等到了六月份,一切也未必都会如愿。

那刻,我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我真的不如她男朋友,这是让人沮丧的无力感,这也是让人可以重回低谷的绝望。

我从钱包里拿出了昨晚写的书信,然后走到一个垃圾桶的旁边,慢慢地把这书信扔了进去。 这垃圾桶带走的不仅仅是我原本想对她说的话,也带走了我对周月爱的勇气和信心。

也许,我和她就是一类人,所以是一个死循环。

那接下来我该做些什么呢?一个人傻傻地捧着花站在路边,想想也真的挺讽刺的。

这时,我重新拿出手机,打开通信录,翻到了璐璐的电话,然后我拨打了过去,很快,就听到她的声音。

“喂,雨果。”

“Hi,璐璐,额,”我停顿了一下,然后问,“你在干嘛呢?”

“没有啊,就在家里咯,你呢?”

“哦,我在外面刚见完客户,你待会有空吗?”我再问道。

“有空有空,你说。”

“那我待会路过你家,上去看看你。”

“好啊好啊,那雨果,待会见!”

“好的。”

璐璐是我在渥太华最好的女性朋友了,她四月份考完试,现在分数应该都出来了吧,我想按照她的实力,顺利毕业是绝对没问题的,那就把这美丽的花送给她吧,当作庆祝她的毕业。

她住在Lees 190, 而连同Lees 180、Less 170、Lees 171、Lees 169等等的这几栋公寓楼,Lees的那一片区域便成为了渥太华大学学生最密集的居住地方,远远要比Alta Vista密集。

我记得刚来渥太华的第一个寒假里,我经常去她家吃饭,不过后来,我毕业了,也创业了,我们几个好朋友之间的聚会,往往都安排在了我家,或者就直接出去吃。所以,我也好久没去Lees了。

*   *   *

我到Lees 190楼下大门前的时候,恰好有人出来,所以我也就进去了,然后我坐电梯到了璐璐家的那层楼,而她家就在电梯口的正对面。

站在她家门口,我轻轻地敲了敲门,很快里面就传来了声音:

“马上马上,稍等稍等。”

我等了大概五分钟,然后她开门了。今日的她,和往常有点不太一样,她不但化了妆,还穿了条很短的裙,这应该是我认识她这么久以来,她最性感的一次。

“Hi,雨果!”

“Hi,璐璐!”我一边把那束玫瑰花捧到了璐璐面前一边说,“送给你的。”

“哇,雨果,雨果,你,”从她万分惊讶的笑容可以看出,她应该完全没有料到我还给她带了一大束花,“你这是干嘛啊,雨果。”

于是,我解释说:“祝你毕业快乐嘛。”

“这花,也太大了,” 她小心翼翼地从我手中拿过玫瑰花,然后笑着说,“嘿嘿,雨果,谢谢哦。”

“客气啥。”

“快进来坐坐。”

“没事,我就给你送个花,我这就走。”

“你吃饭了没?”她连忙问道。

“我打算待会在外面随便吃点。”

“那正好了,我刚在做饭,你就顺便在我这吃呗。”

“别了,别麻烦了。”

“你客气啥啊?你都好久没吃过我烧的菜了,而且咱们也好久没有单独一起吃个饭了。”

虽然我实在是没有心情,但看着璐璐认真的眼神,唉,我想了想,确实,我好久没有和她单独吃个饭了。于是,我不好意思拒绝她。

“好啊,那就麻烦你了。”

“进来进来,你先在客厅坐会,菜很快好。”

璐璐住的是一室一厅,而且她没有室友,所以地方是够大的。我在客厅的沙发坐下后,便想从旁边的小柜子上拿本杂志看,然而我一眼看过去,那小柜子上面放了叠厚厚的A4纸文件,像是一份合同。我伸手拿来一看,确实是一份合同。

这时,璐璐拿着一瓶红酒和两个玻璃杯从厨房走了出来,并走到我面前说:

“来,雨果,咱们喝点红酒。”

“好啊。”说罢,我接过玻璃杯,然后放下了那份合同。

“噢,雨果,”她连忙解释说:“额,这是个工作合同。”

“工作合同?”

“对,我找到工作了,其实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们,也是这两天的事情。”她答道。

我虽然有点惊讶璐璐找工作找得这么快,但想了想,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她才是真学霸。

“哇,恭喜啊,这么快就找到了,不愧是真学霸,厉害厉害。”

“嘿嘿,哪有你们厉害,你们的OTTAWAZINE现在全渥太华的华人都看,何况,你才是学霸,比我们都早那么多毕业。”

“我就是个死记硬背的选手,而你是电子工程的真高手。”

“别谦虚拉哈,再乱谦虚就要罚酒了,哈哈。”

说罢,她开始往我的杯子里倒红酒,待这酒稍微过了杯子一半的时候,她停止了,然后看着我,似乎是在看我会不会觉得酒倒多了。

璐璐知道我不能喝酒,但对于我来说,此刻,好好喝酒也许才是我最需要的。

我已经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了,继续和周月爱维持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傻傻地等待她六月份和她男友分手?若无其事和彤彤维持精疲力尽的异地情侣关系?继续隐瞒着她我父母对她的态度?

有那么一个瞬间,我真想重头再来。我宁愿我没有认识彤彤,也没有认识周月爱,那就没有这么多事情了。

我一手拿过那杯红酒,然后开始猛喝了起来,直到喝完为止,而看见我如此冲动地干了半杯红酒,璐璐便说:

“雨果,你怎么了?感觉你今天心情很不好耶。”

“没事,男生每个月也会有生理期的嘛。”我试图轻描淡写地带过。

“说啥了,你真没事?”璐璐关心地继续问道。

“没事啦,哪那么容易有事啦,”我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说回你的工作吧,你什么时候开始工作?”

“等工签下来了,就可以开始了。”

“那这是家什么样的公司?”

“多伦多的一个网络公司。”

“多伦多?”

听到“多伦多”这三字,让我的内心颤抖了一下,也让我想起了周月爱的离开,我觉得她那样算是不辞而别吧。

“对,多伦多。”璐璐确认道。

“你也要去多伦多?”

“也要?谁还去?”

“没事了。”

这时,我感觉到刚刚那半杯红酒让我的脸开始发热了,但无所谓了,我已经不在乎了,这真的是一个无比失落的夜晚。

“你也得喝啊,璐璐。”我继续说道。

“没问题,不过我得先去厨房看看菜好没好,然后再回来和你好好喝。”

这顿晚饭璐璐做了红烧肉、番茄炖牛腩、蜜汁鸡翅和瑶柱鸡骨汤。说实话,她所做的这些饭菜准备就好像她事先就知道我会来她家似的,于是我问:

“你这菜做得好丰盛啊,看来最近买不少菜啊。”

“嘿嘿,今早确实去买了不少东西,是因为本来我就打算喊你明天来吃饭的,谁知你自己今天送上门了。”

“哦哦,原来如此。”

“我想着,我很快要去多伦多了嘛,以后见你的机会就很少很少了。”

“没事,咱们是好朋友嘛。”

“是的,好朋友,”她停顿了好几秒后,举起酒杯继续说,“那就为好朋友干杯吧!”

“干杯!”

说罢,我们把各自的酒喝完。如果按这个速度喝下去,我估计我这个夜晚又要宿醉了。

“以前,我很多作业,”我一边倒酒,一边继续说,“如果没有你的解答,我根本都搞不掂。”

“雨果,看来你就是找酒喝,我再说一次,乱谦虚的话,必须罚酒。”

“哈哈,为了抄作业干杯!”

在我的带领下,我们又干杯了。这个夜晚,我真的纯粹是找酒喝,最好喝到宿醉了,把一切不开心的事情都忘光吧。

这时,我的手机震动了几下,我拿起一看,是周月爱发来的微信:

(作家,你在干嘛?晚饭吃了吗?”)

我没有理会她的这条微信,而是把手机重新摁成待机后,继续和璐璐各种干杯,我感觉这次真要比毕业典礼后在酒吧喝得更猛和更急,因为我的大脑已经开始有点迷糊了。

大概十几分钟后,我的手机又震动了,我心想如果还是周月爱发来的微信,那我就把手机关机了。但这回,是彤彤发来的微信,她连续发了两条:

(雨果,我对你甚是失望,也早对你忍无可忍了,终于把你哄回渥太华了,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整天就想着谈恋爱,而且那个彤彤也太差了,你居然这么喜欢她?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停止对你的资金支持,直到你和那个彤彤分手为止,我恨透了那个操控我儿子的女人!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这算是什么意思?)

我惊呆了,这不就是爸爸给我的那条恐怖微信吗?怎么彤彤也发了同样的微信给我?在我还没反应过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我已经接到了来自广州的越洋电话,而且我也已经有预感要出事了,是要出大事了。

彤都没有用skype,而是直接用她的移动号给我打越洋电话。

“璐璐,我去接个电话。”

说罢,我立刻拿着手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还差点没站稳,我直径走到洗手间里,把门关上后,才接了电话。

“怎么啦,老婆?”我用若无其事的语气说道。

“你在哪里,你在做什么?”彤彤的语气似乎很平静,但我知道这只是暴风雨的前夕。

“我在朋友家吃饭,喝了点小酒。”

“你妈妈刚刚联系我了。”

听到彤彤说我妈妈联系她,我都不知道我该说些什么了,于是我选择了沉默。

而彤彤继续说:“她发给我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是要羞辱我吗?”

我还是保持沉默,而我还感觉到脑袋开始有点疼,可能是酒精的原因。

“你不觉得,”她话还没说完,便开始哭了,然后她努力地说下去,“这样很伤人吗?为什么你妈妈要这样对我?”

听到彤彤的哭声,我内心就像被炮弹重击般地产生了一阵剧痛,这剧痛包含了对彤彤的愧疚,也包含了对我父母的绝望,为什么他们可以对彤彤这么残忍?

“也许是我爸爸指使的。”我本能地认为爸爸是主谋。

“你爸爸不是挺喜欢我的吗?为什么啊?”彤彤哭得是越来越厉害。

“对不起啊,老婆,我也不知道啊。”

“为什么啊?你告诉我为什么啊?我一个这么好的女生,为什么啊?!”

“乖,老婆,别哭哈,乖哈。”

“雨果,你们家到底想我怎么样?他们就是要咱们分手,是吧?”

“老婆,你冷静点。”

“你让我怎么冷……”这时,彤彤哭到彻底没办法说话了,而我也只能一声声“老婆”地去试图稳住她的情绪。

“老婆,乖,老婆,你听我解释,老婆,老婆。”

几分钟后,彤彤终于缓了过来,然后她说:“林雨果,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谎言吗?”

“我没有啊,老婆,别这样。”

“林雨果,你就是一直骗我,是吧?”

“我真没有啊,老婆,你听我解释,好吗?”

“我本来以为,咱们今年年底前肯定可以领证的了,”说着说着,彤彤又哭了起来,她边哭边继续说,“但你们现在是什么意思?啊?你们很了不起吗?你们也太过分了吧!”

“是的,我父母是太过分了,”我连忙抓住机会解释道,“但是我也有在努力啊,我为了你都和他们闹翻了。”

“你早就知道他们不喜欢我,然而,你选择了一直把我蒙在鼓里,是吧?”

“老婆,你再听我解释。”

“不用说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彤彤强忍住了哭声。

“老婆,老婆。”

“我们分手吧,雨果,再见。”

说罢,她把电话给挂了。

*   *   *

一天之内连续遭受两个打击,此时的我,精神已经恍惚了,而且脑袋也愈发疼痛,我索性把手机摁成了关机,为的就是让这个夜晚不再有什么意外。我也没有任何心情去作理性思考和分析,有什么事情,都等明日清醒了再说吧。

我一走出洗手间,璐璐就问我:

“和女朋友聊电话?”

我相信洗手间的隔音效果并不会很好,所以,璐璐应该听到了我刚刚说的话,而她这么聪明,最起码也能大致猜测到我和彤彤大吵了一架。

“额,刚刚分手了。”我尴尬地答道。

“没事,雨果,我陪你喝酒解愁。”她似乎并没有太吃惊。

“不喝了,璐璐,额,”我已经没有心情继续聊天和喝酒了,我只想赶紧回家,抱着枕头好好睡一觉,“抱歉,我得先走了。”

说罢,我直径走到她家的门口处,然而,在我准备要俯身穿鞋子的时候,璐璐跟了上来,伸手拉住了我的手臂,并说道:

“雨果。”

“恩?”我转过头诧异地看着她。

她用认真的语气问:

“你今晚,想在我这里过夜吗?”

(点击继续阅读第27章)

1 条评论

  1. Pingback: 多伦多爱情故事第25章:明目张胆 | OTTAWAZINE NEWS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

正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