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多伦多爱情故事第24章:再遇夏天的你(下)

  • 来源:

多伦多爱情故事

 

X-ray 小说作品

 

第24章 再遇夏天的你(下)

 

在进家门的时候,我率先打破了沉默:

“你是已经搬到多伦多了?”

周月爱应该是2013年1月份的时候MBA毕业了,而按照我对她了解,多伦多才是她的目的地,因为在那个地方,她有男朋友。

她点了点头。

“这次回渥太华是有什么事吗?”我再问道。

“没什么特别事情,”她一边脱下鞋子,一边轻描淡写地继续说,“就是回来办点手续。”

显然,我事先告诉我自己的一定要降低自己的期望值,是正确的,起码她嘴面上给我表达的意思就是,她不是专程来看我的。不过,这也许也是女生的习惯,口是心非嘛。 而她所说的办手续,我猜就是办申请PNP(省提名移民)的手续,看来,她真的想在多伦多有未来。

“来来,先坐一下。”我招呼她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然后我走去厨房准备给她沏茶。

“你昨晚喝酒了?”她突然问道。

我转头看着厅里的她,她正注视着饭桌上的啤酒瓶,那是我周一夜晚喝的啤酒,我只是忘收拾了。

不过,既然她提起了酒,我也改变沏茶的主意了。我放下茶叶包,转过身打开了冰箱门,里面有几瓶啤酒,还有几支白葡萄酒,我便伸手拿出了一瓶白葡萄酒,然后,我拎着这酒和两个酒杯走到厅里的饭桌旁边。

“要不喝点酒?”我看着她问道。

她摇了摇头,但我还是打开了那瓶白葡萄酒,开始往酒杯里面倒,待杯满将溢后,我就把酒杯端给了她,然后我也在她旁边坐下了。

她接过杯子后看了看我,似乎在等我先开口说些什么,而不知道为什么,当我们又一次单独相处在同一空间底下的时候,我们貌似都不开心。

“我不开心。”我把自己真实的感觉说了出来。

“我也不开心。”她快速地跟着说道。

“为什么不开心?”我顺下去地问道。

她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突然冲我笑了一笑后,举起酒杯,试图把杯里的酒一口气喝完,但她卡在了一半,还咳嗽了一两声。

今天的她,心事重重,重重心事。

“为什么来找我?”我继续问道。

这时,我看见她面部表情有细微的变化,她应该是思考了一下,然后才反问道:“我来看看朋友不行吗?”

我向她点了点头,然后再问:“咱们是朋友?”

她又冲我笑了一下后,再举起酒杯,把剩下的酒一口气喝完了。

她的这种笑容我以前见得太多了,那是故作轻松的笑容,也是企图把事情含糊带过的笑容。

于是,我也冲她微笑了一下,然后,我一边给她再倒酒,一边说:“周小姐不好好聊天的话,那我就不断给你倒酒了。”

“讨厌,作家,你欺负我。”说罢,她又一口气把酒喝完。

“是周小姐欺负我吧。”

“我怎么欺负你了?”她从我手上拿过酒瓶,然后也一边给往我的杯子里倒酒,一边说,“都是我在喝,你呢?作家,你呢?”

“好啊,我喝,周小姐高兴就行。”说罢,我也一口把酒给干了。

我们就这样斗气般地连续喝了好多杯,直到把这整瓶白葡萄酒喝完了。我本来就是一个喝酒很差的人,所以,说实话,我已经有醉意了。不过,不开心嘛,那就继续喝呗。

“我再去拿瓶红酒。”我从沙发上站起来后说道。

“作家,我喝困了,我能睡一下你的床吗?”

听到到她说的这句话,我诧异地差点站不稳脚步,她要睡我的床?我不知道是我听错了,还是她真的困了,我只知道自己的心跳加速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心乱如麻吧。

这时,她也从沙发站了起来,直径走到我的房间里,并一下子在我的床上躺下。而我跟着她后面,小心翼翼地帮她把被子盖好了。

看着她闭上了眼睛,好像真的困到马上要睡着似的,我便小声地说了句:“那我拿电脑去工作一下。”

说罢,我还真的伸手从我床头柜上拿起电脑,帮她关好灯后,便走出我的房间。但是,在我把房门关上后的第一秒钟,我就反应了过来,并在内心说了句:“草!”

为什么我要拿着电脑呢?于是,我把电脑放到客厅的沙发后,便立刻返回我的房间门外,然后,我打开房门走了进去,只见她其实已经从床上站起来了,并回头有点错愕地看着我。

由于没开灯,在黑暗的房间里面,我只能看见模糊的她,而此时,我觉得自己开始有点晕晕的了,似乎是酒精的作用让我往前走,不断向她靠近,并试图伸手搂住她。有的时候,你越想降低自己的期望值,就渴望得到更多。

“作家,别这样,”她敏捷地躲开了我,然后她继续说,“你要是这样,我就走啦。”

在她真的要走出我房间的时候,我伸手拉住了她,然后我快速把房门重新关上,于是,她只好背贴着房门,被我逼迫到了一个狭小的空间。

也只有这样稍微强硬点,我才能够把双手放在她的腰部,搂住她了。她挣扎了十几秒钟后放弃了,然后她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因为我能明显感觉到她的重量。这大概是我和她认识这么久以来,身体最接近的一刻,我贪婪地闻着她头发的香味,也顺便在她耳朵旁说了句:

“我终于等到了今天。”

时间好像静止了,她也开始伸手拥抱着我,并且愈发用力,似乎她最近真的很不开心,真的需要一个依靠。而在这时,我想恢复我和她之间的距离,因为我真的想要得到更多。

她察觉到我的动作,于是她快速地说:“不要动,让我好好抱一会。”

我听她的,所以停止了动作,然后,我继续在她耳边轻声地说:

“你知道因为你,我有多难过吗?”

她在我的肩膀上点了点头,然后也在我耳边答道:

“作家,对不起。”

“那你为什么来找我?”我又一次问了她这个问题。

这回,她终于告诉了我答案:“因为,我在多伦多过得很不开心。”

“那你回渥太华啊。”

“我的一切都在多伦多,怎么回?”

“为什么你不能做出改变?”

“因为这就是现实,改变现实的代价太大了。”

“所谓的实现,就是我比他差?”

说话这句话后,我不禁想起许久以前,我和张志明一起翻看周月爱脸书的时候,发现了周月爱的男朋友长得很挫。那时候,我真的很惊讶,也很难以置信,原来经常和周月爱睡觉的男人,竟然是长这样的。

“和他在一起是过日子,和你在一起是冒险。”她答道。

“那你想怎么样?”我再问道。

“我不想伤害他,他是一个非常nice、非常体贴、非常会照顾人的暖男。”

“去他妈比的暖男。”

说罢,我立刻用力恢复了我们之间的距离,然后,我摘下眼镜放入衣服的口袋里,而搂着她腰部的双手也逐渐用力,因为我想亲吻她。

她闪躲了,头部微微向右侧,然后她说:

“我真的不想伤害他。”

“那你喜欢我吗?”这个问题,我已经问过无数次了。

“喜欢不等于爱情,也不等于合适。”她轻声地答道。

我感觉我受够了她那种模棱两可的说话方式,我便用额头顶着她的额头,提高音量地对她说:

“我不想和你讨论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过日子,什么是合适与不合适,我只想亲你,你知道吗?”

说罢,我再一次尝试地靠近她,这回,我没有给她任何挣扎的机会,而我也终于达到了我的目的:像我幻想过无数次的那样,疯狂地亲吻她。

她的嘴唇很软,她的舌头也很软,因为她彻底放松了,任这难忘的瞬间自由发挥。

*   *   *

我们这第一次接吻持续了三四分钟,然后她用力推开了我。虽然我们停下来了,但我的心跳并没有减速,而在我还没有缓过劲来的时候,她用认真的语气看着我说:

“作家,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吧。”我只想赶紧再次亲吻她。

“你总是问我喜不喜欢你,但为什么你从来也没有直接和我说过一句你喜欢我呢?”

那是因为,就像周月爱想做个好人一样,我也没有胆量做出伤害彤彤的事情。我以为,在语言上打擦边球,就约等于没有犯错。她的这个问题说中了我最害怕的东西,让我顿时无言以对。

“作家,你回答我,你真的全心全意地喜欢我吗?”周月爱继续问道。

我发现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这种问题,但我知道我那一刻想要什么,我想要的就是她,站在我面前的她。所以,无论是不是全心全意,其实,都属于喜欢吧。

“我很喜欢你。”我想我这样说应该不算是撒谎。

“我也很喜欢你。”她也说道。

说罢,我们俩又开始激烈地亲吻起来,而亲到最动情的时候,我还把手伸入了她衣服里,并戈游到了她胸前,反正,她也没有要阻止我的意思。

*   *   *

我们这第二次的缠绵持续了好久,直到我们都觉得需要好好呼吸一口空气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我是你亲过的第几个女生?”她问道。

我想了一下后回答说:“第一个。”

“滚,不信。”

“哎哟,你们北方女生真猛。”

“你知道厉害就好,哈哈。”

说罢,我们俩都笑了,而这样近距离地看着她的笑容,我忽然无法相信我刚刚吻的人就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人,这有点像是在做梦。

“周小姐,我其实还真的不知道你有多厉害,要不今晚让我试试?” 

“作家,我不喜欢玩刺激的东西,我怕受不了。”她答道。

“但我可是非常喜欢玩刺激的东西哦。”

说罢,我双手瞬间又紧紧地搂住她的腰部。

“不要,啊!啊!”

她立刻喊了两小声,而我也立刻松开了我的双手,然后,她得意地看着我笑了笑,似乎很满意我的乖乖听话。

而这时,我应该再一次紧紧地搂住她,然后不让她走了,但我并没有这样做。那一刻,我脑袋里面想的是,有些事情,不需要非得赶在一个夜晚做完,而且我们也不是赶时间,来日方长嘛。

于是,我往后退了几步,让她重新获到了活动的空间。但是,我发现她的笑容也突然消失了。

“你怎么了?”我关心地问道。

“作家。”她似乎还有问题想问我。

“恩?”

“其实,我这次回渥太华来找你,”她停顿了一下,然后用很认真的语气继续说,“还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得认真回答我。”

“好,你说。”

“你愿意来多伦多发展吗?”

(点击继续阅读第25章)

1 条评论

  1. Pingback: 多伦多爱情故事第23章:再遇夏天的你(中) | OTTAWAZINE NEWS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

正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