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多伦多爱情故事第16章:秋天的童话(下)

  • 来源:

多伦多爱情故事

 

X-ray 小说作品

 

第16章 秋天的童话 (下)

 

我抵达渥太华Greyhound车站的时候,梁永仁就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了,然后他开车载我去渥太华大学校园里面的那家Father & Son 酒吧。张志明的实验室在 SITE 楼,那楼离Father & Son 也不远,所以,我和梁永仁到了后,张志明也从实验室往这边赶。

他们都没有问我为什么在多伦多的面试会失败,而是直接切入到创业的主题。Father & Son 是一个谈事情的好地方,那里的顾客几乎没有中国学生,我们可以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大声地聊着关于把媒体做好的每步计划。

媒体需要依托在一个平台上来运行,比如说,电视媒体得拥有电视卫星频道,电台媒体得拥有无线广播频道,报纸媒体得拥有印刷好的报纸,网站媒体得拥有一个门户网站。那么,我们三个人想从零开始做一个媒体,没有经验,没有资金,没有人脉,也没有团队,应该怎么做呢?而我们的这个媒体又应该依托在什么平台上面呢?

可以说,微信的流行,给了我们最低成本、最直接的平台,如果我们可以做一个风靡渥太华华人微信朋友圈的媒体,那绝对是有前景的。

“公众号这个功能才在微信上线没多久,国内也是刚火,咱们抓紧时间把它在渥太华搞起来,肯定也会火,等火起来了,等我们有足够多的粉丝了,再过渡到资讯网站。”张志明说道。

梁永仁立刻问:“现在渥太华这边有微信公众号吗?”

张志明答:“可能有一两个吧,但内容做得一般,咱们应该参考一下多伦多那边的微信公众号。”

我也跟着说:“或者国内的微信公众号。”

张志明摇了摇头,然后继续说:“国内的那些微信文章太多标题党了,要不就是图片党,总用露骨的封面照片吸引朋友圈的人,点击进去后,文章内容又不是那一回事。”

“多伦多那边也巨多哗众取宠的标题党。”梁永仁补充道。

媒体的核心,是内容,而做好内容,是任何媒体的第一要务。但做媒体也是要因媒介的不同而制宜的。比如在微信上,一篇文章对于用户最大的吸引点在于标题,如果我对标题没兴趣,压根也不会点击进去看文章,而标题也属于内容的一部分,因此把文章的标题设计得抓人眼球确实是吸引用户的重要手段之一。于是,我曾经一度认为,文章标题的爆炸性和其微信朋友圈传播效果是成正比的。

“标题其实还是蛮重要的,不是说要做得像标题党吧,但起码要花心思把标题做得既有态度,又能吸引人。”我提出了我的观点。

“也是,但咱们以后的内容分专题吗?如果分专题的话,文章的标题需要对应出现体育专题、音乐专题、小说专题、美食专题、或新闻专题之类的字眼吗?”梁永仁提出了新问题。

张志明连忙说道:“不行,这样不行,这样搞的话就太没吸引力了,头几期可能还有看点,但到后面肯定没人看了,把每次发的文章题材内容和文章题目格式固定好,就等于没有丝毫的新意,这并不适合在微信朋友圈做快餐传播。”

“那就题材打乱?不断寻找新意?”梁永仁想确认他对张志明观点的理解。

“那肯定的。”张志明答道。

梁永仁再问:“去哪里找题材?”

我接话说:“咱们可以自己想,或者上网搜索英文资料吧。”

然后我再补充道:“或者偶尔来点有深度的文章也行,我知道有个FT中文网,是金融时报的中文网,咱们也可以摘选转载他们的文章。”

“不好不好,咱们得有自己的风格,而且题材必须得贴近渥太华啊,金融时报的绝大部分文章都不适合这里的群众,而且我觉得要原创出咱们的风格。”张志明提出了要做“原创”的概念。

“你的意思是每篇都原创?”我问道。

张志明一边点头,一边回答:“对,每篇都要原创。”

我们要做的是关于渥太华本地的中文杂志,在历史上,确实没有任何中文文章可以给我们抄袭或借鉴,所以,我们只好自己努力发掘题材和自己用心创作。

这时,梁永仁又提出了新问题:“那咱们每天都发吗?能应付过来吗?”

大部分的公众号自媒体,都会每天发文章推送,而且一发就发一大堆文章,要知道认真写篇完整的好文章都是很费人力物力的,所以那些文章大多数是抄袭和转载,这样的话,文章的质量就太低了,光是标题抢眼也没有用,粉丝自自然然就会在后期流失掉了。而当公众号运营到后期,若订阅人数还没有达到一定的数量,运营者本身自然而然也松懈下来了。我见过很多公众号在刚开始的时候,每天都兴致勃勃地更新一堆文章,然而一两个月后,慢慢地就不再更新了,也就是放弃了。

如果是只有我们三个人写文章的话,每天都发文章是应付不过来的,我们要注重每篇文章的质量,在有限的人手下,文章的数量是无法提升的。另外,用户若多关注几个别的公众号,也懒得看你的公众号了,还不如一周就发那么几次,用户对你还保持点新鲜感。于是,我们决定每周只会在周二、周四和周六这三天推送文章,而且我们并不会固定专题栏目,所以我们的粉丝从来都猜不到我们下一期会发些什么东西。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们在Father & Sonl讨论出来的这两条做公众号内容的基本方针,放到现在还是很先进的,而OTTAWAZINE也是因为有着正确的方针,才得以在渥太华地区迅速地成名。

“那咱们什么时候正式开始?”我问道。

张志明答:“现在其实已经算是开始了,我明日就拿身份证申请一个公众号吧。”

我再问道:“那发第一期之前,咱们是不是得储备一些文章,起码够发一两周的?”

梁永仁看了张志明一眼,然后看着我说:“我觉得咱们这周就开始要思考思考,看看都可以写些啥,比如渥太华的吃喝玩乐资讯。”

“唉,”张志明突然叹了一口气,然后他说:“我年底要交一篇小论文,导师想帮我把论文发去学术期刊,反正我这周都巨忙,只有周日有点时间写写文章”

梁永仁接话说:“哎,我周末前也要交两个作业。”

而我呢?我最近白天也要抓紧投简历,不过我可以夜晚写。

我们虽说有着满腔热血,但聊到最后,都不得不面临现实的问题。有的时候,现实和理想,是有差距的,但是,选择现实,还是选择理想,我认为掌握在自己手里。张志明和梁永仁要忙学业,而我则连每一个明天都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变数。打个比方,万一我找不到工作,而OTTAWAZINE则成功做起来了呢?这样我还回国吗?

这时,距离11月10日的毕业典礼还有38天,距离11月11日我的回国飞机票还有39天。人生就是这样,没有什么“万一”不“万一”的,因为很多事情都恰似被安排好了。

说起毕业典礼,渥太华大学的毕业典礼在National Arts Centre(国家艺术中心)举行,毕业生每人有四张亲属门票。我的四张门票该怎么分配?梁永仁一张,璐璐一张,张志明一张,那最后一张给Samantha?

离开Father & Son酒吧后,张志明回去实验室准备通宵,而我也让梁永仁不用送我回家了,我自己走去Campus车站坐车吧。其实,我是想利用走去车站的这段路里,打一个电话。

*   *   *

“Hi,作家,怎么这么晚给我打电话呢?”周月爱的声音很小很弱,她貌似被我的电话吵醒了。

“Hi,周小姐,额,”我迟疑了一下,然后继续说,“抱歉,我应该先微信你的。”

周月爱就像是在用气息说话:“没事没事,你说吧。”

我听到她那边有走路的动静,我猜她应该从床上站了起来,往房间外走。

我便继续说:“我回到渥太华了,我不是说过等我回渥太华了要告诉周小姐的嘛。”

“你回来了?这么快?”这会,周月爱说话的音量变大了。

“是啊,赶回来和你吃饭嘛。”

“嘿嘿,你突然打电话来就是要和我说吃饭?”

“其实是,额,”我又想了一下,然后继续说,“你可以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吗?”

“可以啊,哪天?我肯定去。”

“11月10日,在National Arts Centre。”

“额,”她突然迟疑了一下,像是在思考,大概有好几秒后她才接着说,“11月10日?那时候应该是我们卡尔顿的Study Break休息周,额,我不知道…”

“不知道要不要去多伦多?”我快速接话道。

“额…”

在我的理解中,周月爱周小姐每逢放假,就要去多伦多和她男友睡。我忽然意识到我说错话了,貌似暴露了我知道她有男友了,我便赶紧尝试把话圆回来:

“或者蒙特利尔?我猜你Study Break肯定要出去玩的,是吧,嘿嘿。”

“嘿嘿,是的是的,我也要旅游的嘛,额,所以,额,我那天不一定可以来哦。”

“没关系没关系,我把门票给你留着吧,哪天一起吃饭了的时候,再亲手给你吧。”

“你们毕业典礼还需要门票?我们卡尔顿毕业典礼就在足球场那里,亲朋好友们随便来。”

“你们卡尔顿地方大嘛,你们比教壕啊,哈哈。”

“嘿嘿,那咱们什么时候吃饭呢?”

“我想想啊,”我想到了最近的时间是要用来研究OTTAWAZINE公众号内容的,然后每天还得投投简历,于是我便说,“要不下周末吧?”

“好啊,那就下周末吧!”

“那周小姐你早点休息吧,晚安。”

“晚安!”

和周月爱挂了电话后,我也走到了Campus车站,虽然已经夜深,但等车的同学还是有不少。曾经,我也是像他们一样,每天都在学校自习到很晚,为的就是把学业完成,不过,我相信他们绝大部分并没有我那么勤奋,因为我回到家里还是要继续自习的。

从那天晚上以后,即便我已经不是学生了,我还是会经常深夜在Campus车站等车,因为学校里的Father&Son酒吧成为了我们三人固定的开会地点了,而且我们每次开会都开到很晚很晚,为的就是把媒体内容和市场策略的每一个细节讨论清楚。因此,关于OTTAWAZINE风格的定位、文章的创作、热点的捕捉等等都是按照计划一步步进行的。

但在那个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倒没有仔细想过这中文媒体的盈利模式以及盈利规模,因为我们认为,先靠媒体积累人气和用户,因为用户就是财富,然后再利用自身就是媒体的天然优势,推出更大的产品,比如梁永仁最开始提出来的垂直电商网。只是后来,OTTAWAZINE的发展速度远远超乎了我们所料。

*   *   *

从学校回到我所居住的Alta Vista小区,需要坐8路车或者86路车。Alta Vista是一个神奇的小区,这里面三栋公寓楼的住客基本上是中国学生、印度学生和黑人学生。所以,8路车或者86车路的深夜乘客,基本上都是这三个种族的学生。

这个夜晚,我上了8路车,然后选择了后门靠车窗的位置坐下,而坐我旁边的正是一位中国女生。我戴上手机耳机,开始听歌,而我看见她则打开了微信,在各种和朋友聊天。那个瞬间,我就在想,如果有一天,渥太华的所有华人玩微信时都看我们的公众号,那该是多美妙的事情。我也在想,也许一年半载过后,我和别人介绍自己是OTTAWAZINE联合创始人的时候,对方都会向我投来崇拜和羡慕的眼光。

(点击继续阅读第17章)

1 条评论

  1. Pingback: 多伦多爱情故事第15章:秋天的童话(中) | OTTAWAZINE NEWS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

正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