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多伦多爱情故事第15章:秋天的童话(中)

  • 来源:

多伦多爱情故事

 

X-ray 小说作品

 

第15章 秋天的童话 (中)

 

这是一栋Townhouse,中文叫“联排别墅”,毕竟是和别人家连在一起的,因此价格是要比Single House(独栋别墅)便宜。不过多伦多房价一直在涨,我想她这Townhouse足以比渥太华的Single House贵,而且还贵不少。

进门后的右侧便是厨房,我看见那炉子上的汤锅正在冒水汽,估计她来给我开门前正在认真地做饭。Alice姐和我说我住的房间在二楼,于是,我跟着她往楼梯上走,走到一半的时候,我往下瞅,看到那客厅的沙发上还有一个小男生,他背后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大油画,而他正在全神贯注地看着电视。

原来Alice姐是两个男孩的妈妈。那么她丈夫呢?还没下班回家吗?

二楼有三个房间和一个洗手间,我住在其中一个房间,而孩子们睡在我隔壁屋,因此二楼有一个房间是空的。她问我要不要一起下楼吃个晚饭,我从书包里拿出来了在公交车站旁买的麦当劳,婉拒了她。对于我来说,她是个陌生人,而对于她来说,我也只是个陌生人,我觉得一起吃顿晚饭就有点距离太近了,一般房客和房东不就是表面寒暄的关系吗。

随着她走下楼梯的声音,我也进房间把房门关上,虽然这房间不大,但我眼前看到的是一个布置极具格调的空间。走到那棕色木书桌旁,我把书包放下,然后抬头看了看上方的书架,上面放着的都是画册的选集,我随手拿出一本出来,其封面是一个半裸的金发女郎正面照,我把这画册放回原位后,便转过身看看了那小窗户,外面天色已黑,而里面则紧挨着一部留声机,这留声机是放在一个小柜子上,柜子里面竖着放满了黑胶唱片。我走到床边,看到那床头柜上放着几件小小的手工艺品,然后我把风衣和鞋子脱了,往床上一趟想歇会。昨晚就没睡好,而今天这一路从渥太华到达这个地方,也挺漫长的。

市场推广这个职务到底是做什么的?而我应为要为面试做些什么准备?我对它最直接的理解就是把公司的形象和产品搞出名,那我得通过什么手段和策略才能让公司的形象和产品出名呢?普通投放广告?微信朋友圈传播?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地炒作某个事情?我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十点,而我的面试在十一点,于是我赶紧起床、洗漱和换衣服。

作为一个理工科生,我几乎从来没有穿西服的机会,连用来面试的这套西服都是问张志明借的,但出奇地合身。当面对着洗手间镜子系领带的时候,我意识到我以后应该多穿西服,因为作为一个长大的男人,不能总是匡威鞋加帽衫吧。

我西装革履地走下楼梯,想去和房东姐姐和她的两个小朋友打个招呼,但发现他们都不在,应该是各自上班和上学去了吧,然后我便走出这家门,往公交车站赶过去。说实话,穿着西服皮鞋地挤多伦多的公交和挤多伦多的地铁,让我有一种情绪高涨的感觉,似乎我已经成为了这座城市里匆忙的一员。

5000 Younge Street是一栋标准的高级写字楼,它的具体名字我已经忘了,但我忘不了的是,时代华纳也在那栋楼,所以我坐电梯的时候,被一群一米八多的金发美女模特包围了。

我提前十分钟到了我要面试的公司,那里的前台小姐也是一个金发美女,看见我走了进来,她抬头问我:

“How can i help you sir?(有什么可以帮到您吗先生?)”

“Hi, I have an interview this morning.(你好,我今天有个面试。)”我连忙回答道。

前台小姐看了看电脑上的行程安排,然后重新看着我说:“Can I have you name?(可以麻烦你告诉我一下你的名字吗?)”

“My name is Hugo Lin.(我的名字叫Hugo Lin。)”

“Thank you Mr. Lin, please have a seat.(谢谢林先生,请先坐一会儿。)”

大概十点十五分的时候,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国男生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看了看我,我也看了看他,他长得蛮年轻的,应该也是刚大学毕业,跟着他后面出来的是一位中年女黑人,她瞅我说道:

“Mr. Lin? (林先生?)”

我点了点头,然后就跟着她走了进去。这家公司的规模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大,但也不算是小企业,从门口一直走到最里头的一间小会议室,我路过了大概十几张办公桌子,大家都在自己的座位上聚精会神地工作着,而他们里面大概有一半是中国人。

我在小会议室里坐下后,黑人女士就出去并把门关上了。大概五分钟后,我的面试官抱着一堆材料开门进来了,我抬头一看,居然是Alice姐,我的房东姐姐,Oh My God。

我相信她看到我的时候,也惊讶万分,她连忙把那堆材料放到桌上,然后在我面对面的位置上坐下,并拿出了两张纸,那应该是我的简历。 说真的,我感觉这面试的气氛变得有点尴尬。

这时,Alice冲我微笑了一下,然后她说:“Hi,你就是Hugo Lin?怪不得中文名叫林雨果。”

既然Alice姐看过我的简历,为什么她昨日认不出我呢?因为这是在北美,和在国内求职非常不一样的是,没有人会在简历里附上一件美丽的证件照,也没有人会在简历里面说自己的年龄、身高和体重。

虽然她的笑容减缓了尴尬,但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额,是的是的,你好你好。”

“那咱们说中文吧。”

我点头道:“好的好的。”

“Hugo,你的简历是我审阅的,”Alice低头看看她手上的两张纸,然后又重新看着我说,“我是这家公司的市场总监,因为我们公司也不大,所以我也身兼设计总监,这次我们招聘的职位是市场推广专员,那么请问一下,你对市场推广的认知是什么?”

“我对它最直接的理解就是把公司的形象和产品搞出名,越有名气越好,越多人讨论越好。”我把昨晚睡着前想的东西说了出来。

“那好,你看一下这份资料。”

说罢,她从材料堆中抽出一个文件夹递了给我,我接过打开一看,这是一份想要引进国内资本的计划书。中国在最近几年变得越来富裕,因此,中国资本已经成为世界资本市场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中国资本并不算是流通性很大,一是缺乏渠道,二是缺乏对国外项目的信心。既然大家都在垂涎中国的钱,为什么不建立一个渠道让中国的钱可以来国外投资优质项目呢?比如房地产的开发,又比如中加贸易的实现。

不过说到底,如果你是足够有名气的话,事情办起来也简单,因为别人相信你,自然会给你投钱,也自然会买你的东西,这跟互联网创业拉风投也一样,罗永浩在微博上喊一句,也比你那份精心准备的计划书和组建的团队强。

“我看完了。”我大概花了五分钟。

她点了点头后问:“如果你的任务就是要把公司扬名到国内,注意,不是一般的扬名,而是非常非常地扬名,比如新闻联播的微博都转发你的东西,你有什么好的想法吗?”

“我们是在加拿大的企业,但要扬名到国内,然后让国内的资本大鳄相信我们的实力,然后投钱给我们的项目,是吧?”我想和Alice姐确认一下我对问题的理解。

“是的,只有非常非常地出名,别人才会轻易地相信你,从现在开始,你有十分钟的时间。”说罢,她露出了期待我答案的眼神。

只有非常非常地出名,别人才会轻易地相信你?

这也许只是一道考题而已,但这考题的命题实在是太大了,我低下头思考了好一会儿。

赞助国内大型的活动?那得花多少钱啊?花得起吗?

搞微博和微信的宣传,好文章加好题材,逐渐渗透大家的朋友圈,但这样需要多长时间?这时间耗得起吗?另外,一篇优秀的传播文,真的不是那么容易写出来了。

直接请个明星代言算了,但这样太俗了,用明星来吸引资本投资?荒谬啊。

别偏移目标,目标是让国内的资本大鳄认可远在加拿大的我们,这宣传和推广,一定要走高端主流的路线。

那要不自己办个活动?自己办活动的话,所有细节都掌控在自己的手里,但那得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活动才行,而且还需要结合天时地利人和,才能受国内外全体华人的关注。那么,具体要办个什么活动呢?只有十分钟的时间根本连个大概都想不出来,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我觉得自己已经花光十分钟了,于是,我下意识地抬起头看了看这小会议室的玻璃窗,外面的每位员工依旧在自己的座位上紧张地工作着,然后我又看了看Alice姐,她正低着头翻阅别的文件夹。

她似乎没有要中断我思考的打算,于是,我又看了看玻璃窗外的员工,然后视线重新回到她身上地说道:

“我觉得,公司可以拍个视频?”

她立刻抬起头问道:“什么样的视频?”

“不是公司的宣传视频,可以是一个充满中国元素的视频,和国内尽力拉近精神上的距离,要有格调,要高大上,也要贴近人的生活,让大家看完后都想转。”

“能具体说一下吗?内容应该是怎么的?”

“Alice姐,抱歉,我没有想到具体的方案。”

我如实地说出来了,而且说完后,一种莫名的舒畅感涌上了心头,仿佛就是告诉自己无需激动了,因为面试已经失败的感觉。而从她的眼神里可以看到,她应该是略微有点失望。

“知道为什么我喊你来面试吗?”她问道。

我摇了摇头,然后Alice姐接续说:

“本科读的是理工科,却在20岁就成为某网络小说平台的签约小说作家,也当过正经校报的主编,在雅思托福培训班混过讲师,第一部讲课视频就收获了十万的播放率,然后,你的研究生还是读理工科,最后还比别人早一年毕业。我看你简历的时候,发现你这个人脑袋挺好使的,你做的事情跨度都很大,我猜你压根就不喜欢自己的专业,但你却有能力把你不喜欢的事情做好,然后还不断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像你这样的年轻人,还真的蛮适合做市场推广的,有很好的理性思维,有丰富的感性嗅觉,最重要的是,你懂得如包装自己的未来路途。”

我不断道谢:“谢谢,谢谢,谢谢,Alice姐的称赞。”

头一次被这么称赞,我承认我有点蒙圈了,但对于她用“包装”二字 来形容我的职业规划,就让这连番称赞带了点别的意味。

“你已经很接近了,如果可以多说点就好了,”她边说边递给我另一个文件夹,“本来的第二个问题就是要问你对于这个计划的看法。”

我接过这第二个文件夹打开一看,是明年国庆快闪活动的策划书,在多伦多向祖国献祝福、表忠心,若把这个拍成视频,国内肯定疯转了。

这时,Alice姐继续说:

“所以,雨果,很抱歉,你没能通过这次的面试。”

虽然刚刚已经料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但我原以为会过几天之后才会收到拒信的,没想到结果就来得这么直接和迅速,我把手上的文件夹合上,然后也不知道该给Alice姐什么反应。

“谢谢你的到来。”说罢,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身子往前倾,想和我握手。

见我没反应,她又说一句:“在多伦多玩得愉快。”

“额,谢谢谢谢。”

我才反应过来,然后我也站了起来,和她握了一个手。而在我要走出这小会议室的时候,她还补充了一句话:

“以后可以多穿西服。”

说实话,我的心情跌了一大截,毕竟我是满怀希望地来到了多伦多,我也是兴奋不已地来到5000 Younge Street, 只是没想到希望破灭地这么快。我知道我应该学会习惯这种找工作碰壁的事情,但在那刻,我已经没有心思再去哪里玩了。

这里就是多伦多,某一天你肯定会成为幸运儿,但在那之前,你都不知道自己要和多少机会擦肩而过。

*   *   *

那一天下午,我去CN Tower附近逛了逛后就回家庭旅馆了,也就是Alice姐的家。走进那二楼的房间,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买了第二天中午回渥太华的Greyhound车票。周月爱果然说得没错,来多伦多后两三天,我就要回渥太华了。

我实在没有心情到处游玩了,只想着赶紧回渥太华和张志明、梁永仁他们面对面商量做中文媒体的事情。

大概傍晚六点半的时候,我听见楼下有小朋友玩闹声,应该是Alice姐回来了,然后我也听见有人上楼梯的脚步声。木制而且没地毯的House里,脚步声是很容易传播的,隔音问题也许是House和公寓相比,最大的劣势。

很快,我就听到敲门声音。我连忙从书桌那走去开门,然后看见刚下班回来的Alice姐手提着外卖站在我面前。

“Hi, Alice 姐!”我主动打招呼。

她微笑了一下后把外卖提到我面前,并说道:“我和小孩们刚在外面吃了点饭,我猜你没吃东西吧,给你带了叉烧饭,应该合你口味,今天有点累了,否则我就回来亲自下厨了。”

我没想到Alice姐会给我买晚饭,无论她是不是想安慰今早面试失败的我,从她手上接过那叉烧饭的时候,我内心还是一阵感动:

“谢谢Alice姐。”

“不客气不客气,我可以进来坐坐吗?和你聊聊。”

我向她点了点头,然后把那饭放到了书桌上,Alice姐也走进屋并坐到床的边缘,而我坐在了椅子上。

“雨果,明天准备去哪里玩,我看你只打算住两个夜晚。”

“额,Alice姐,我其实明午就回渥太华。”

“啊?为什么啊?因为今早的面试?”

我摇了摇头,并不想承认确实是因为面试的事情。

“没事啊,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和前途。”她安慰我道。

这会,我点了点头,然后她接着说:

“我真羡慕你们年轻人,无拘无束,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有着无数的可能性,也有着失败的资本,你们太占优势了。”

我向Alice姐笑了笑,然后回应道:

“姐,你也不老啊。”

“但我要带小孩啊。”

“两个小弟弟不是挺可爱挺懂事的吗。”

“是啊,现在他们是我的一切了,但还是你们年轻好,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她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犹豫将要说的话,“我应该不会这么早稳定下来,这几年我的精力都耗在了小孩身上,很多想做的事情都没法做了,很多理想也无法去实现了。”

说实话,我不知道该接什么话,貌似Alice姐是在讨论沉重的话题,关于现实与理想,也关于选择与后悔。

她继续说:“你有女朋友了吗?”

“我有。”

“在渥太华?”

“她在国内。”

“那你在这里找工作的话,你们以后怎么办?”

“我们在一起五年了,还能怎么办,但是最近几个月,我遇到了一个很特别的女生。”

不知道为什么,我脱口而出和Alice姐提起了周月爱,也许是因为对于我来说,Alice姐仍算是一个不熟的人,往往和不熟的人分享埋藏在内心的思考,会更加容易和放心。当然,也是因为这两天和Alice姐短暂接触后,我觉得可以和她谈心,而且我也想和她谈心。

“她在多伦多?”

“算是吧,她经常来多伦多居住,她非常熟悉多伦多,我估计她毕业后也是要来多伦多的了。”

“你喜欢上她了?”

Alice姐的这个问题让我想起了在亚岗昆和周月爱的相遇,想起了她来我家吃饭,想起了我们一起在唐人街吃烤肉,想起了那个美妙的月圆夜晚,也想起了送她回家后她和我说“Timing”不对。

我想我是心动了,或者说心动过,但是不是真的喜欢上周月爱,我自己也不敢承认。于是,我看着Alice姐摇了摇头,然后微笑了一下说:

“她有男朋友了。”

“你不也有女朋友吗?”

“但我没有办法去做更多的事情去把她抢过来,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的。”

“那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姐,我想我做错了。”

“你这么年轻,而且你们也还没结婚,谁都有机会的啊,爱情里面没有对错的,为什么要束缚彼此呢?”

我又摇了摇头,而Alice姐则继续认真地说:

“在你这个岁数,应该是挖掘自己极大潜力的时候,也是追求自己梦想的时候,你不应该被困在责任和承担里面,你以为的担当也许就是自私,这和多伦多的女生没有关系的,关键是你自己到底清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这回,我点了点头。

那天晚上,我和Alice姐一直聊啊聊,聊到了夜深,那叉烧饭也凉了,最后还是她去下面条给我吃的。有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是那么地奇妙,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会认识什么人,你永远也不知道,你现在所认识的每一个人,对你未来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或能给予你什么样的帮助。

第二天,在返回渥太华的Greyhound车上,又一次看着车窗外不断退后的田园风光,我仔细想了一下,这短暂的多伦多之旅,也并不算是那么糟糕,起码我结识了Alice姐。而不知道为什么,我也想起了面试时候Alice姐说的那句话:

“只有非常非常地出名,别人才会轻易地相信你。”

(点击继续阅读第16章)

1 条评论

  1. Pingback: 多伦多爱情故事第14章:秋天的童话(上) | OTTAWAZINE NEWS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

正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