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多伦多爱情故事第14章:秋天的童话(上)

  • 来源:

多伦多爱情故事

 

X-ray 小说作品

 

第14章 秋天的童话 (上)

 

由于买了第二天早上10点的“灰狗(Greyhound)”车票,所以我没睡多久,又被梁永仁开车送去Greyhound车站了。Greyhound提供北美地区的长途客车服务,概括地说,它专门负责城市与城市之间的客运,甚至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客运。从渥太华Greyhound车站出发的汽车,还有到美国纽约市的。而我的目的地是多伦多,那是我第一次去多伦多,所以,除了面试外,我还想在那里玩几天。

那天其实也是我第一次来到渥太华的Greyhound车站,和国内客运站最大不同的是,Greyhound的安检措施几乎为零。除了在排队等上车的时候,有一个工作人员用肉眼看了看我书包里面的东西外,就没有别的安检措施了。那时候我在想,这趟车千万不要碰到假装乘客的恐怖分子。

从渥太华开车到多伦多大概需要五个小时,而坐Greyhound则一般需要六个多小时。除了自己开车和坐Greyhound外,你还可以在网上找找一下顺风车,有谁顺路去多伦多的便可以载上你,坐顺风车的价格肯定要比买Greyhound车票便宜。当然,如果你的出行预算够的话,火车是最舒服的,但也是最贵的。

在这一路往多伦多走的公路旅程里,除了欣赏车窗外的景色,还可以玩一下手机和电脑,因为Greyhound车里面配备有充电孔和Wifi。不过,车启动后没多久,我就挨着车窗睡着了,直到两个小时后,一通电话吵醒了我。

“嗨,你今晚有空吗?”

我刚接电话的时候并没有看清来电显示,不过,通过这声线,我能听出是周月爱周小姐的声音。

“嗨,周小姐,早安哈,你一般都给我发微信的,怎么今日给我打电话呢?”

“我今日心情好嘛。”周月爱答道。

“你最近怎么样?在忙什么?学习?”我又问道。

“我瞎忙, 你呢?”周月爱反问道。

“我啊,我这不忙着办工签嘛。”

“那你今晚到底有没有空啊?”

“周小姐是要找我吃饭吗?但我在去多伦多的路上。”

“好吧,那算了算了,你去多伦多干嘛啊?这么突然。”

“我去旅游啊。”不知道为什么,我并不想告诉她我去面试工作。

“那你得去尼亚加拉大瀑布看看啦,你还可以去看看CN Tower和多伦多岛。”周月爱在给我推荐多伦多值得一去的地方。

其实尼亚加拉大瀑布并不属于多伦多市,而且它本身就是一个市,叫尼亚加拉大瀑布市,由于离多伦多比较近,开车或者坐车两小时左右就能到,所以,一般说去看瀑布,大家都说会去多伦多吧。

“哎哟,周小姐对多伦多挺熟的嘛,看来上次在多伦多呆那十几天,周小姐玩了好多地方啊。”我故意提起了周月爱暑假实习结束后的那躺多伦多之旅,和男友一起睡了二十多天后,我想她应该有一些心态上的变化吧。

“我这次其实没怎么玩啦,多伦多好多地方我去年圣诞节的时候都玩了。”她的语气非常平静。也是,她应该还以为我不知道她有男友,或许我应该提醒一下她,或许我也应该把这层薄膜捅破,那么事情就会变得更加简单和直接了。

“真好,那我这次去尼亚加拉大瀑布得多拍拍照片了。”我着重说到了瀑布是因为我想起了周月爱的脸书头像,那是一张她站在瀑布岸上围栏处拍的单人照片。其实,要告诉或者暗示她我知道她有男友了,加一下她的脸书就行了。

“那里真的太美了,你都无法相信在城市里,可以突然之间出现一个巨大的瀑布,而且水流量惊人啊,那绝对是你难以想象的自然奇观,嘿嘿。”

“是嘛,听起来真不错耶。”我应和地说道。

“对了,那你去多伦多几天啊?”

“我也不知道啊。”说罢,我忽然觉得自己的回话方式越来越像周月爱了。

周月爱疑惑地问:“什么啊?什么叫不知道呢?”

我解释道:“我没买回程的车票,想着玩到不想玩了,就回渥太华吧。”

我确实没买回渥太华的车票,主要的原因是我觉得去了看情况再买也不晚。其实,如果提前订好Greyhound的话,是有优惠的,而且优惠可以达到半价,但真要到临走了才买票,只能买全价票了。

周月爱笑着说:“哈哈,多伦多也没什么好玩的,别抱太大期望,我觉得你两三天后就想回渥太华的了。”

也是,如果真把多伦多类比广州,我真没见过国内有旅行社说是组团去广州旅游的。但多伦多的还是让我感到了兴奋,我期待我在那里的一切所见所闻。虽然我一直说相比多伦多的繁华,我更喜欢渥太华的安逸,但在那个刚毕业的非常时期,哪座城市给我工作机会,我就会去哪座城市生活的了。

在欧美要找工作,拿到面试机会你就成功了一半,因为在人力资源昂贵的情况下,如果哪家公司愿意花时间去面试你,证明他们对你很感兴趣,除非你在面试中表现得太差,否则,成功拿下工作机会的几率还是蛮高的。我深知这个道理,所以我相信这一次的多伦多之旅肯定会有收获的。

我憧憬地说:“是嘛,不过我还是蛮兴奋的,感觉是要进城见世面了。”

“那你宾馆酒店订好了吗?”

“我上网找了一户家庭旅馆。”

“注意安全啊。”

“都是中国人,没事。”

那个时候,Airbnb在加拿大还没有流行开来,我们要找民宿居住的话,最好的方法还是上中文社区网站,看看中国人发的出租帖子,然后给这些房东打电话询问租住的细节。这让我想起了我刚来到渥太华的时候,刚出机场就和张志明被一对南京夫妇接送到了他们家的家庭旅馆了。

“你是和朋友一起去?”周月爱再问道。

“嗯。”我只回了她一声语气词。

“那行,祝你旅途顺利哦。”

“多谢多谢,等我回渥太华的时候,就告诉周小姐一声。”

但实际上,等我回到渥太华的时候,我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

*   *   *

和周月爱挂电话后,我的微信就砰砰砰不断响了。我还没来得及看看车窗外的田园风光,又得低头看微信了。那个时候的微信也没有像现在那么功能强大和复杂,但它确实是一款很出色的移动端聊天工具,并深深渗透了我们的日常生活中。

微信的创始人张小龙先生是我的偶像,他精通编程,也精通产品设计,他带领的广州研发团队设计出微信,让腾讯公司得到了又一次的高潮。其实,对于讨厌理工科的我来说,我未来要是在IT界有什么大作为的话,我的发展方向必定是产品的定位和设计,这里面包括了产品的功能设计和其商业模式的开发。

我看见彤彤只给我发了一条信息,和我说了晚安以及叮嘱我要注意安全。而其余的一堆信息,都来一个新建的微信聊天群,名为“三人游”,因为这群里面只有三个人,张志明,梁永仁,和我。

(要不起名叫渥太华学生杂志吧)

(我靠,这名字太俗了)

(你觉得“淘宝”这个名字起得不俗吗?让人能深刻记住的都是好名字啊,名字并不是说越高雅越好)

(但渥太华学生杂志太普通了)

(那你觉得怎么起名字比较好?)

(要不就直接英文名吧,英文有格调,叫“Ottawa Magazine”,浅显易懂,而且又好记忆)

(英文是不错,但媒体的英文名字,最好还是一个词吧,不要这种两个词在一块的吧)

(Globe and Mail 还三个词了,人家这么大的国际媒体)

(但“Ottawa Magazine”这两词都太普通了,若真起这个名字,你要是在谷歌上搜索,肯定搜索不到咱们,这个SEO太难做了)

(那看看雨果有什么建议吧,雨果你在线吗?)

能和梁永仁和张志明一起共事,一直以来都是我感觉到非常幸运的事情。他们是行动派,昨晚喝完酒商量出来的想法,今日白天就已经在认真地讨论。

我重新抬起头,看了看车窗外,每当我思考的时候,我都喜欢看风景,而此时映入我眼帘的是大片大片的农场,然后每隔几十秒,我都能看见一座很大很漂亮的House出现在农场的中央。我想那些House应该就是农场主一家人温馨的住所,但在这远离城市的地方,他们平时是去哪里买菜做饭的?而他们的小孩平时又是和谁一起玩耍长大的?

加拿大真是一个富饶的地方,资源丰富,地广人稀,大家都安安逸逸,快快乐乐,和无忧无虑地生活着,那他们还有别的需求吗?我想精神上的需求是永恒不变的,否则为什么人类要发明电视剧,不就是为了消磨时间,以及在虚构的故事上满足自己的精神幻想。

当我重新低下头看微信的时候,他们已经提出了一个新的想法。

(要不就叫Bigger,译音就是“逼格”的意思,咱们这个杂志就是走高逼格路线,渥太华有态度的媒体)

(没几个人能懂“Bigger”就是“逼格”的含义吧,这个不好)

说真的,我们在2012年的时候就想出了“Bigger”这个词的用法,这比苹果公司推出iPhone 6 和 iPhone 6 Plus的时候要早了不少。

我开始参与了这场名字讨论:

(这Bigger看上去有点怪,做不到让人一目了然的感觉,而且,咱们要想清楚这中文媒体的路线,是本地媒体吗?若是,名字里面应该要出现和渥太华相关的东西,是吧)

然后,他们也提出了各自的意见:

(是啊,一开始肯定是渥太华本土的华人媒体,若是要说全加拿大,咱们没有能力去切入,反倒是垂直一点,切入口小一点,才好发展)

(那以后的发展呢?如果名字里面有渥太华的元素,那么这个媒体就永远局限在渥太华?)

确实,名字带有地域特色的媒体,其发展很容易被局限在了当地。比如,广州人肯定不看北京晚报。但这也要取决于媒体的形式和运营难度适不适合做无区域范围的,又比如,如果有一份中国晚报,它试图囊括全国各地的新闻,但报纸的厚度是有限的,因此关于每个城市的新闻内容都有版面篇幅的限制,这样导致的结果是,全国人民都不买账,没人看中国晚报。我买一份报纸,真的不是为了看别的城市的新闻动态。但例外的是,如果这份报纸的内容是完全垂直关于某个领域的,像体坛周报的内容全部是体育相关的,那么它就有全国的共通性,也就会有全国各地的读者。

我们要做一个媒体,只需要问自己三个问题,便可以把握未来的方向了:第一,你是要做新闻吗?第二,你有能力覆盖的区域范围有多少?第三,你的目标读者群是谁?

按照我们昨晚讨论的,我们想做个电子杂志,那么杂志和报纸在内容上其实有很大的区别,报纸讲究时效性和爆炸性,杂志讲究深度性、趣味性和故事性,何况渥太华是一个安静的小城市,值得播报的本地新闻并不多。另外,我们人手,或者说资金能力,可以覆盖的区域范围也就是渥太华本地,而我们的目标读者群肯定是渥太华的中国年轻人,以中国留学生为主。因此,这新媒体的名字上出现渥太华元素会是最好的选择,也有助于我们一炮而红。

我又思考了一下,其实“Ottawa Magazine”挺不错的,但这两个词确实都有点普通,咱们这媒体出来的时候就无法让人眼前一亮了。那如果,把这两个英文词合成一个新词呢?

于是,我在群聊里面说:

(叫“OTTAWAZINE”怎么样?弄个新的合成词,这样既是英文,又有渥太华元素,而且还让人一目了然知道是杂志)

我的这个提议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表示绝对赞同,之后的好几天,我们还讨论过无数的取名方案,最后思来想去和挑来挑去后,还是觉得“OTTAWAZINE”的方案是最好的。

*   *   *

我大概是下午四点的时候到达多伦多的,而由于多伦多的Greyhound总站就位于Downtown,所以,当走出车站的时候,我便直接置身于繁华的多伦多市中心。

高耸的写字楼,人来人往的购物商场,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那一个个巨大的LED屏幕在播放着广告。因为这会刚好是下班时间,从我身边匆匆走过的,全是西装革履的Gentleman(绅士)以及穿着优雅的Office Lady(办公室女郎)。他们忙碌的一天即将结束,而他们急急忙忙地回家,为了就是和家人一起度过这温馨的夜晚。

什么时候,我也会在多伦多拥有自己温馨的夜晚?

我顺着人群走着走着就来到了Eaton Center(伊顿购物中心),这里是多伦多最出名的购物中心之一,渥太华的Rideau Center和这个比起来,规模还是要小了不少,而这也让我想起了广州的正佳广场,因为正佳广场曾经就是中国最大的购物商场,而且也坐落于一堆高级写字楼的附近。

当然,我去Eaton Center并不是为了购物,我是想去Dundas站坐地铁。其实,刚刚在Greyhound车站,我不需要走出站都可以沿着各种室内通道找到地铁的入口,但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由于明日要面试的公司在5000 Yonge Street,而那栋写字楼附近就有一个North York Centre 地铁站,所以,我租的家庭旅馆在North York Centre站的附近。额,由于多伦多很大,我指的附近是指离North York Centre站仅一站地铁站外加几站公交车站的一居民区。

我到家庭旅馆的时候,已经将近六点半了,天色已逐渐变暗。多伦多的天气和渥太华差不多,十月份了,快要下雪了吧。我站在那House的门口敲了十几分钟的门后,终于有人来开门了,我低头一看,居然是一个小朋友给我开的门,然后,一个女人匆匆忙忙地跑到小男生的后面,看着我说:

“你好,你是林雨果吧?”

她看上去有三十几岁,那么,她应该是这小男生的妈妈。顺便说一句,她长得还挺漂亮的,也化了妆,我估计她是一个有自己事业的人,她不会是一个家庭主妇。

“房东姐姐你好,我是林雨果。”

我进屋后,她和我说她叫Alice,然后我拿出120加元现金的住宿费交给了她,那是两个夜晚的住宿费。

(点击继续阅读第15章)

1 条评论

  1. Pingback: 多伦多爱情故事第13章: Shirley (下) | OTTAWAZINE NEWS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

正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