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在加拿大 找个保姆的头痛事

拖家带口来到加拿大,一个现实问题摆在眼前:在国内习惯了请保姆甚至月嫂帮忙带小孩做家务的,不得不事事亲历亲为——有的是因保姆工资太高望而却步,有的却是苦于找不到正规可靠的华人保姆,最近温哥华的李女士遭遇了保姆私自外出及偷窃的头痛事。

在加拿大 找个保姆的头痛事

网络发广告招来家贼

近日,温市一名华裔母亲在网上登广告聘请保姆照顾两个孩子及做家务,但在录像中发现保姆2天内多次将孩子独自留在家中,并怀疑其偷窃现金、钻戒以及蔬菜等。屋主报警后警方介入调查,但因证据不足无法提出刑事诉讼而结案。

温哥华市民李女士有一名10岁女儿及3岁儿子,约两周前,她透过两家本地华人网站发广告招聘住家保姆,第二天即有一名华裔女性保姆主动联络她希望应聘。她即邀请对方于14日开始至家中试工,并安排原保姆14日上午与其交接工作。15日下午李女士接儿子回家时,发现家中无人,门也没有上锁,保母回来,李女士问她去了哪里,她回应说去帮旧雇主收信,李女士提醒其出门前要锁好门。10岁的女儿回家后告诉李女士保姆下午曾借口其女儿生病出门,将她丢在家中。李女士遂找来保姆询问,保姆矢口否认,后又称误以为李女士说的是自己将其儿子丢在家中。

私自外出还不算。第二天早上,保姆做早餐时将随身包背下楼放在椅子上,并自始至终用自己的衣服盖住。李女士感觉此举有些奇怪,于是掀开其衣服查看,却发现内有一包自家冰箱里的豆角。李女士遂叫来一名朋友陪自已一起跟保姆对质,问她为何拿走自己家的菜,保姆回答说看她冰箱菜那么多,有的都快烂掉,所以拿回自己家中食用。李小姐遂要求对方将所有偷走的东西都拿回来,并支付其两日工资后将其解雇。之后,她发现自己还丢失了一枚钻石戒指以及五六百元现金。李小姐表示,后来她在一次电话中询问保姆为何要拿她的钱时,保姆曾回答因为她令其“超时工作,当然要拿钱”。

目前,李女士在警方要求下已经将家中门锁全部更换,并将室内房间也加上门锁。她说,自己以后再聘请保姆时也会特别留意管理好财物,不给别人制造偷窃机会。她表示,完全没想到温哥华的保姆市场比中国的还不规范,保姆连健康证都没有,“本地华人保姆需求其实很大,但似乎并没有什么正规的途径可以找到可靠的,我和周边的朋友多数都是通过自己发广告或是找保姆刊登的广告来寻找,但对其背景完全不了解,只能通过面谈找感觉,即使通过中介公司来找,中介公司也只是收取介绍费,并不能对保母负责”。

在加拿大 找个保姆的头痛事

无行业规则华人保姆只占一成

老龄化的加拿大对于保姆需求很大,亦诞生了住家保姆的移民计划,可为什么找保姆,尤其是华人保姆,还是那么难呢?

最大的原因是华人保姆语言不过关。据移民部数据统计,华人保姆只占加国保姆市场的一成左右,几乎只为华人家庭服务,在如今的政策下,全球申请人数将上升,但英文永远是中国申请者“最大障碍”—— 比如2013年上半年移民部通过了5,347人的申请,其中北京签证处只通过了24人的移民申请,还有5人退出申请。虽然门槛不高(雅思3.5分),但除雅思考试成绩,移民部要求申请者能与移民官用英文对话,不用翻译在场,此外每名保姆需要2年以上工作经验、高中毕业、需要出示前雇主的推荐信等,种种门槛,将华人保姆挡在了门外,而从网上发帖找到的华人保姆,很多在国内甚至没有相关经验。

在加拿大,大部分保姆都来自菲律宾。菲佣以高素质而闻名,但很多华人家庭不喜欢菲佣,除了语言及饮食差别的问题外,还在于菲佣有类似工作的组织,非常善于维护自己的权益、工作超时必须必须要收加班费、每周一定要有固定假期,有时还会控告雇主。

中侨互助会行政总裁周潘坤玲指出,私人僱主聘请保姆并无专门行业规范,雇主只能根据需求对保姆受训资质有所要求,但盗窃等违法犯罪行为更是个别案件,非行业规范能够控制的范围。

周潘坤玲表示,私人雇主雇用保姆基本都是个人行为,除受本地《劳工法》监管之外,并无专业行业规范,而这一现象也并不仅存在于本地华裔保姆市场,即使菲佣也同样如此。不过,周潘坤玲指出,雇主若需要专业护理人士,则可以要求护理人员出示相关受训记录及资格证书,比如注册护士、儿童护理、长者护理等。此外,雇主亦可要求对方出示工作经验纪录,但至于对方是否有职业操守,是否有爱心,比如照顾老人的护理人员在为其洗澡前是否先试水温,则很难通过法例进行具体要求。

至于偷窃等犯罪行为,周潘坤玲则认为属于个案。她建议说,如果是为了照顾儿童、长者或者智障人士等弱势群体,可建议应征者提供无犯罪纪录,但不能作为硬性要求。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