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在加拿大看病=等死?渥太华女子食物中毒入院后等26小时,等到阑尾爆裂

【OTTAWAZINE资讯】

CBC记者在亲身经历加拿大让人无比糟心的医疗系统之后,在CBC公然写道:“清醒吧,加拿大的医疗系统已经死板到没救了”。

我们先看一则新闻:

ASHLEY FRASER : POSTMEDIA

6月2日,一名渥太华的女子由于疑似食物中毒,引起腹部剧烈疼痛,丈夫呼叫救护车将她送到医院。

结果,她在救护车的担架上等了4小时才被The Ottawa Hospital收入,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帮她确诊了是阑尾的问题。

被医院收入后,她本身还处于疼痛的痛苦中,被告知排在她前面的人不多,不需要等很久就能接受检查。

结果她等啊等,两个小时之后,她开始感到疼痛越来越严重,肚子像被击打一样剧疼。在后期的检查中,得知她在等待的时候,阑尾爆裂,导致感染。

图片来源:Ottawacitizen

尽管急诊科似乎没有异常忙碌,她不得不等待了四个小时才接受检查,得到了止痛药。

护士对她采集了血液样本并且她进行了快速超声检查,但结果并不理想,并且必须等到早上才能进行更有效果的超声检查。她等到早上接受检查,中午时分检查结果出来,她的阑尾破裂得到证实。

她在到达医院后26小时的第二天晚上10点左右接受了手术。她被告知,手术需要一个半小时,比预期的要长,而且她的恢复时间会比正常的手术稍长一些,因为感染已蔓延到整个腹部。

嗯,所以在食物中毒患阑尾炎这样的紧急情况里,患者等在担架上等了4小时才被收入,在医院等到阑尾爆裂,等了26小时才给她做手术。。。。

PATRICK DOYLE : POSTMEDIA

就在这位患者入院的前一天,渥太华医院才更新了价值8700万加币的系统,名叫Epic,医院的高管Virginia Roth相信这个价值8700万的医院系统将通过最大限度地减少错误,并在其他方面实现更快,更准确的护理来挽救生命。

然而,OttawaCitizen记者从几位患者那里听说过,自新系统采用以来,他们已经经历了数次获取记录和其他故障的混乱状况。据报道,新信息系统的引入并没有改变患者分类的方式,以及“如何识别和对待需要紧急护理的患者”。

图片来源:Tes Blendspace

这位患者说,她在医院等的时候,经常听见医护人员抱怨说新系统非常不好用。。。在她住院期间,工作人员告诉她一切都比较慢,因为他们花了很多时间在处理新记录系统的计算机上。

而且,还有另一名患者当天早上患有阑尾炎入院,匆匆接受手术,并于下午2点回家。这对于这位女士来说完全不合理!

渥太华医院拒绝就此事发表评论,只表示了他们将深入调查这种情况。。。

在加拿大,这种病患在急诊室等候过久,导致病情更严重,甚至导致死亡的现象其实时有发生。不说在人少的小城市,就连首都也会发生这种事,其实已经说明了很大问题。

在开头提到的CBC记者Neil Macdonald的那篇 “清醒吧,加拿大的医疗系统已经死板到没救了”中,作者也经历了类似的事情,然而,除了漫长的等待,作者Macdonald还经历了令人绝望的糟糕待遇和不合理的现象:

某个周日,Macdonald感到臀部剧烈疼痛,被救护车送往医院。急诊室里人满为患,医护人员却寥寥无几。在常人眼里有礼貌,有秩序的加拿大人,在急诊等候区痛苦呻吟,“鬼哭狼嚎”。

图片来源:CBC News

尽管在救护车上被打了硫酸吗啡来止痛,在等候的时候药效一过,Macdonald又一次经历了剧痛,没有人管他,他也忍不住痛得大喊起来。有医生听到了他的喊叫,过来给了他一些芬太尼(另一种止痛药)但是没有进行任何检查。

苦等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Macdonald才正式被医院收入,有了自己的病床。然而,是和另一个60岁的女患者同房。这名女患者很不安,多次要求换病房,被医院无视——这名女患者因病会时常失禁,有男患者在隔壁床让她感到羞耻。Macdonald也认为,将她和自己,一个男人安排在邻床也是不合理的。但是医院没有给她安排别的房间。

图片来源:CBC News

这位女患者失禁的时候,按铃已经没有人理会她了。护士只会在定点的巡视护理的时候,替她清理。

Macdonald接受了仪器扫描的检查,但是医生和护士都不向Macdonald本人透露他的情况,他问检查人员他是什么情况,检查人员只告诉他:“我只是负责拍片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得问医生”。

没有人告诉他检查结果,他患了什么病。一晚上过去了,没人理会他。Macdonald在第三天早上才得知了自己的检查结果,不是什么严重的病,更不至于让Macdonald在医院呆这么久。

图片来源:CBC News

Macdonald陈述完这段令他痛苦的经历后表示:“一位专家告诉我,如果等候线超过一个月(有些人等待六个月或八个月或更长时间),它不再是医疗,而是赌博,因为人们可能会在等待过程中死亡。”

Macdonald的朋友,之前是一名医生,后来不干了,原因就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好好照顾他的病人。朋友认为加拿大应该好好提高医疗效率,提高医生的时薪,这样医生们就不需要匆忙地对待病人,甚至把他们轰赶走,也可以在一次看病的时间内解决多个健康问题了。

以前Macdonald在美国居住,他将美国的医疗环境和加拿大的医疗环境进行了对比。对比非常明显——在美国,一般医生会给病人他的私人手机号码,告诉病人任何时间你感到不对劲,就可以给医生打电话咨询。而且,美国的医生会时常和病人跟进健康情况——电话回访,发邮件,也可以回顾病人的检查结果,医疗历史等等。

然而,回到加拿大,每个医生脸上似乎都写着:“我为我们的医疗系统感到抱歉”。

Macdonald说他曾在美国的一家公立医院的门口,被一名拥有医学学位的护士迎接,护士对她说:你可以问我任何问题,在你在医院的这段时间里,我会照顾你,你睡觉的时候我在这儿,你醒来的时候我还在这儿。让Macdonald觉得非常感动。

同时他也指出,美国的医疗系统也不尽完善,但是加拿大的医疗系统面对着更严峻的问题,加拿大的医疗,完全被政府把控着,然而政府只关心民意调查和选举,根本不关心医疗问题。随着人口老龄化,需要进医院看病的人越来越多,这个问题会越来越严重。

不知道什么时候,政府才会真正有力的改善医疗系统的问题。不然,在这个看病=等死的社会,还有谁敢生病呢?

不知道,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

OTTAWAZINE/Scarlett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