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华裔女教车师傅遭菜刀分尸 儿媳睹惨状惊吓绝望

华裔女教车师傅遭菜刀分尸 儿媳睹惨状惊吓绝望

遭杀害的退休女教车师傅冯许凤榆

64岁退休华裔女教车师傅冯许凤榆2013年圣诞节礼日于士嘉堡Alton Towers Circle柏文大厦单位内遇害案,昨天在安省高等法院进入庭审第二天。涉嫌杀害死者冯许凤榆(To Nua Hua)的多伦多华裔男子李伟良Patrick Wai Leung Lee被警方控以一级谋杀罪名。

冯许凤榆To Nua Hua又名许苏女,是越南华裔。据证供显示,其夫姓冯(Fung),据说是香港移民,不过已于1999年过身。儿子Ken婚前亦同受害人同住位于Alton Towers Circle的两居室柏文单位内,直至2010年5月结婚后同太太再与母亲同住了半年(其太太作证时说9个月),之后搬出去母亲名下另一间柏文大厦居住,受害人自此之后独居在出事的公寓中。

5名证人出庭

华裔女教车师傅遭菜刀分尸 儿媳睹惨状惊吓绝望

案发当天大厦保安闭路电视录得受害人出入情况(法庭提供)

检控官传召5名证人出庭,包括前日已出庭作证的一位受害人的女闺密,最先抵达现场发现凶案的受害人儿子和儿媳、首位抵达现场的42分局女警员,以及多伦多警队法医搜证科的一位女警官。

事发于2013年12月26日,当日下午许苏女在好友家中参加完聚会后离开,许苏女的两位友人随后多次致电其手机及住宅电话没有响应,担心患有糖尿病的死者独自一人在家出事,于是联络死者的儿子和儿媳前去查看。

华裔女教车师傅遭菜刀分尸 儿媳睹惨状惊吓绝望

闭路电视影像显示,死者儿子Ken与太太当晚驾车前往柏文查看,揭发母亲被杀。 法庭提供

两人于当晚11时30分左右抵达母亲住所,开门后发现许苏女仰卧躺在客厅地上,脸上满是鲜血,上衣被翻高,露出胸、腹;右腿膝盖以下的部分被人锯断,尸体左边则放了一个半透明的购物袋,装着死者的截肢,另一边地上则放着一个切菜用的砧板;死者的头部明显有受重物重击而凹下的伤痕。Ken表示他也在厨房的水池中发现大量血迹,以及一把大尺寸的中式菜刀。

两人见状,吓得立即大叫,Ken曾呼喊母亲的名字,但对方毫无反应,知道母亲已经遇害,大惊下,马上将太太推出走廊。然后立即拨打911报警,其妻则四处拍门,要求邻居协助。

在大厦附近区域与另一位同袍一起驾车巡逻的42分局女警员作证时表示,当晚11时32分收到指挥中心指令,抵达现场,在17楼见到Ken夫妇,之后进入现场查看,证实屋内除死者之外并无其他人。女警表示,虽然随后有多伦多EMS的急救人员赶到,但她在现场时已肯定受害人已死亡。

该名女警员也看到了与Ken描述一样的情形:死者面部朝上躺在大片血泊中,右腿被割下,头部及眼部有严重的凹陷伤,上衣被掀至颈部,胸部外露,部分残肢被装进胶袋放在死者旁边,厨房水槽中有带血菜刀,厨房地上有一支黄色胶桶中疑似有血水。她指现场整齐,没有搏斗的痕迹。 

多伦多警队法医搜证科(forensic identification service)警员Leslie Wyard于翌日(27日)凌晨2时许奉召抵达罪案现场进行拍照和搜证。她将于今天继续出庭作证。

女教车师傅疑投资受骗

华裔女教车师傅遭菜刀分尸 儿媳睹惨状惊吓绝望

李伟良(Patrick Wai Leung Lee)

李伟良是华人地产经纪,早在13年前曾因欠下10万元赌债,向多伦多市一名华裔地下钱庄借高利贷4.8万元,事后他竟然用大刀将对方斩杀。后来李伟良被判误杀罪名成立,判囚5年,服刑至2004年后获释。

检控官表示,死者在事发前个月曾给过疑凶27,000元进行投资,疑凶承诺回报很好。不过事实上他根本没去投资,而是将这笔钱拿到华玛赌场输光。受害人得知这件事后,表示要把疑凶告上法庭,并且向他太太揭发其恶行。疑凶于2013年12月28日被发现在士嘉堡京士顿路一间汽车旅馆内,将房间以胶带封闭并企图烧炭自杀,他因一氧化碳中毒而被送医。

死前疑进行独立屋交易

本案被告的辩护律师布洛斯基(Daniel Brodsky)详细盘问Ken有关母亲生前投资买卖柏文的情况。Ken表示早在其父过身前全家居住在另外一处地点,那时受害人已买了事发地Alton Tower的柏文放租。母亲买卖柏文投资的事他从不经手。母亲遇害后他处理她留下3间房屋:案发现场的柏文、Ken与太太在案发时居住(由其母名下转到两人名下)的一处北约克柏文,以及另外一处位于士嘉堡的出租柏文。他证实数年前母亲由被告、被告的妻子,以及被告妻子的侄女陪同外出看房一次。

律师盘问Ken在事发前圣诞节与母亲吃饭时,受害人是否提及当时已买定一处独立屋,且要在1月交接。Ken表示完全不知此事。律师又问Ken与太太是否考虑当时居住的柏文单位空间不足,有另购独立屋的打算,并要求其母资助15万元给其付首期。Ken表示从没有向母亲提及要其帮助买房。

律师再向随后出庭作证的受害人的儿媳同样提出这一问题,即是否曾要求受害人提供15万元资助小夫妻买房,令这名女证人感觉十分受冒犯,高声说“NO!”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

正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