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华兴资本是怎样一家投行?上市估值竟超中金中信

昨日,被称为“新经济金融服务第一股”的华兴资本控股有限公司(1911.HK)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交易。

在现场,持有华兴资本44.53%控股权的董事长包凡,致辞中表示上市是送给父亲的生日礼物,敲“锣”可谓还卯足了劲,最后送给港交所的纪念品是一只3D打印的独角兽。

▲华兴资本创始人董事长包凡及合伙人敲锣

不过,首日开盘华兴资本31.8元的发行价跌了22.33%,全天成交额4.27亿,关于“估值”的疑问再次引起关注。一家收入7成来源于投行业务的机构,凭什么估值能高于中金、中信?究竟华兴资本是一家怎样的投行或投资机构?

▲华兴资本和港交所合影▲华兴资本和港交所合影

投行走差异化“精品投行”路线,十多年来服务了许多知名的新经济企业;但投行的服务深度还不够,投资这些企业并伴随其成长壮大,未来仍有很大发展空间。包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未来投行、投资、华菁证券三大业务将会三足鼎立”,也就是说华兴资本的收入不会一直高度依赖投行,业务结构将会发生变化。

差异化服务新经济企业

如果把华兴资本看做一家投行,会发现它在IPO、尤其并购方面很有心得,并且服务的领域也跟传统券商存在着差异化。

对于这一点,包凡显得颇为自豪,昨日他对记者表示:“华兴资本在新经济企业服务上已经有了十几年的先发优势,团队所有人加起来多达600人,并不是意识到独角兽重要性的传统投行从此发力就能追赶得上的。”

从业务结构上看,投资银行、投资管理、华菁证券是华兴资本的三大业务,其中投行对收入的占比高达7成。

招股书显示,2017年华兴资本的总收入约为1.39亿美元,投行业务约占总收入的71%。当年的净利润大幅缩水,从2016年的3183万美元跌到3.2万美元,但经调整后的净利润达5810万美元。

近三年,投行业务出现了下滑的态势。不过2018年第一季度收入3880万美元,总收入同比增长65.9%;投行收入2140万美元,同比增长43.8%。

这家精品投行的差异化体现在,华兴资本参与过的IPO和并购项目,有不少耳熟能详的新经济企业。比如参与过京东声势浩大的IPO,也促成过滴滴与快的的“世纪联姻”,还有美团和大众点评的牵手上市等。

可以说,这些新经济企业一系列融资、并购、入股、上市行为的背后,始终都有华兴资本的身影。华兴资本成立于2004年,至今参与过的新经济项目包括:2006年的当当网、千橡互动,2007年的巨人网络,2008年的暴风影音,2009年的开心网,2010年的神州租车、爱奇艺,2011年的大众点评、赶集,2012年的优酷土豆,2013年的百度、PPS、奇虎360,2014年的新浪微博陌陌,2015年的滴滴快的、美团点评,58赶集,2017年的快手、摩拜,2018年的优信等。

截至2017年12月31日,中国新经济企业市值或估值最大的20家企业中,有15家是公司的客户,占中国独角兽公司总市值的56%。

因此,有人甚至将华兴资本称为“独角兽推手”。截至去年底,华兴资本现有客户群在中国前20名新经济公司中占据15席,所服务的独角兽客户市值占中国独角兽总市值的56%。

投资规模5年内将达几百亿

目前,投行业务是华兴资本的支柱,此次IPO募资总额的40%也将用于扩展投行业务。

但投行是一个人力成本相当高的业务,利润空间并不如投资,并且服务深度也受到限制,华兴资本区别于其他投行的另一方面是,抓住了新经济企业的投资方向。

昨日,包凡对券商中国记者等表示:“华兴资本投资、投行服务的都是新经济企业,并且已经具备了十几年的先发优势,初衷是建一个匹配资金和资产的平台。其中,投行是平台的基础建设,否则不能提供交易场所和流动性,而投资管理是重要的发展方向,华菁证券则是国内业务的载体,未来这3块业务发展会三足鼎立。”

他还透露:“投资管理规模未来5年内达到几百亿美元,估计不成问题”,也就是说,现有业务结构的比重将发生变化,投行依然是主业之一,但投资领域将有值得期待的发展空间。

事实上,华兴资本的投资管理业务近年来增幅巨大,收入规模已从2015年不足千万美元,升至2018年上半年的超2420万美元。

目前华兴资本管理着六支私募股权基金,截至2018年3月31日,华兴投资管理业务在新经济领域约90家公司投资额达19亿美元,资产管理规模达到约41亿美元,已进入投资新经济的中国私募股权基金排名前十位。投资项目包括日前刚上市的美团点评等。

估值超过中金、中信

此次,华兴资本IPO的联席保荐人为高盛及工银国际,独家财务顾问为华兴资本。最终发行价31.8元,国际配售获得5倍超额认购,但公开发售阶段一开始却没有足额认购。

国际配售的基石投资者包括蚂蚁金服、LGT(LGT Group Foundation)及雪湖资本(Snow Lake Funds)等。公开招股期间,中国人保PICC、对冲基金Coatue Management、阳光保险、凯思博投资管理(Keywise Capital),还有全球规模最大且经验最为丰富的投资管理公司之一——资本集团(The Capital Group)等多个国内外知名机构参与认购。

此外,包括京东金融、高瓴资本(Hillhouse Capital)及加拿大最大的单一型专业化退休基金——安大略省教师退休基金会(OTPP)等也随后加入认购行列。

但是,这样一家收入7成来源于投行业务的机构,估值为何高于中金证券、中信证券等券商?华兴资本的“成长性”和“持续性”仍然值得关注。

中泰国际研究部的报告分析,华兴资本的净利润增长率高于中信、海通、中金等,总资产回报率也比较高,市盈率和市净率也明显高于上述券商。

目前,华兴已涉猎互联网、医疗健康、大消费、文娱、企业服务、人工智能、大数据、科技、汽车、智能硬件等在内的众多新经济前瞻性行业。不过只做投行业务则有局限性,投资延伸了服务深度和广度,而国内的合资券商华菁证券虽然仍在起步阶段,弥补了华兴资本二级市场的牌照缺失。

华兴资本高管答记者问

包凡:华兴资本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谢屹璟:华兴资本联合创始人兼医疗行业团队主管

杜永波:华兴新经济基金管理合伙人

姜山:华兴资本联席首席财务官

记者:股价出现一些下跌,此刻您最想跟投资者交流些什么?

包凡:我觉得公司的投资价值主要还是取决于于基本面的,我们对未来业绩的增长还是很有信心。因此对于短期的股价波动我们并不太在意关注,希望大家对我们有信心。

记者:招股书提到从数据中收集并提取洞见的能力,将成为下一步华兴重要的竞争优势。和其他金融公司相比,华兴在收集和利用数据上最大特点是什么?

包凡:华兴一直以来都在打造一个平台,希望将新经济领域的优质资产和资金之间做一个高效的匹配。这种匹配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个是对优质资产的获取能力,第二是资产的定价能力;获取能力依托于我们铺设的线上和线下连接新经济优质资产的渠道,定价能力这一点与数据有很直接的关系。华兴资本打造的这一平台目前来看是交易量最大,交易数据也最完整的,对资产定价的方方面面有自己的独特之道和模式。

记者:你们服务极多的新经济企业,我想问一下,你们在早期去寻找新经济企业的时候,有没有一个标准?

杜永波:做任何一个项目的判断也都不容易,因为每个项目它彼此长的都不一样,我们也尝试在里面设立一些共同的标准。具体来说,我们新经济基金投资的标准有四点:

第一,我们希望他所在的是一个比较巨大的市场,我们坚信,只有一个巨大的市场才能产生一家伟大的企业。我们给自己的定位就叫做中国伟大新经济公司推手,所以我们希望能够挖掘出一堆这样的公司;

第二,市场变化很快,我们希望寻找到的企业业务模式,或者他竞争的优势,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持续的,是时间的朋友,而不是随着技术有一点变化,大家有一些什么样的改变,它的优势就抵消掉了;

第三,尤其在很多新经济行业里面,市场最终的格局,马太效应还是比较明显的,赢家通吃。最优秀的企业中间,不管是从他在市场的占有率上,还是在资本市场的价值上,都可能是“二八”或“一九”的天下,所以我们自己还是希望能够参与到,投到最优秀的公司上面。基本上我们内部的标准是,希望能够投入到中国的前两名吧;

第四,我们要想办法投一个优秀的团队,尤其是新经济行业里面,土地、房产、固定资产这类的东西,市场变化又快,这样的话是不是一个有能力、有远见、有干劲的团队?遇到各种各样不同情况,“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把这个企业最后一步步带向成功,我们是希望和这样一些最优秀的创业者同行。

当然这是一些抉择,在某一些个案上,大家还是要从各个角度去企划,来更好地满足我们的标准。

记者:识别一个企业的优劣,要看重企业家的品质,您认为最优秀企业家的品质是什么?您对下一步新经济的风口有何预测判断?

包凡:其实我们投资主要是投人,对人这块的投资很难用一个统一的标准去衡量,要取决于这个人是不是适合去干这件事,这俩之间有没有一个很好的匹配程度在?我觉得有几点,就是一些共性的东西比较重要:

一是企业家本身自己希望是一个有理想的人,做这件事不简简单单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看到这个世界,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不够完美,他需要做一些事情,能够改变世界,或者是让世界更加完美,或者他认为很多东西存在是不合理的,他应该让它更加合理。如果是这样一个想法,会走的比较远;

第二,比较重要的一点是创业者本身自己要有自我学习、突破自我的能力,作为一个创业企业,没有一个人创业的时候就具备管理这个企业的能力。包括滴滴这些企业,坦率地说,程维以前肯定没有驾驭那么大一个平台的经验,但是他为什么今天能做到这件事?是因为他不断地进步,不断地在学习,这种超越自己的能力相当关键;

第三,我们一直谈论格局,我们希望这个创业者需要think big(想得很大),同时还有一个big heart,这个心要足够大,只有这样,当他看到这个格局足够大,他才会真正地懂得去分享,当一个人自己格局很小的时候,是很难去分享的。但是做创业这件事情有很大的需要,懂得去分享,无论是跟团队分享、投资人分享,都需要去分享。

记者:第二个问题是对下一步新经济的风口有什么看法?

杜永波:我觉得新经济行业风口变化也会比较快,所以我们希望还是那些能够长期创造价值的,这种大的风口,而不是转瞬即逝的小风口。

近期这段时间来讲,处于行业早期,包括在人工智能、大数据、智能制造等等一些方面,都有很多一些项目。整体上来讲,我个人的一个观点,还是比较看好人工智能、大数据和物联网结合,在中国我把它叫做智能互联网。从原来的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我觉得下面我们会进入一个万物皆互联,万物皆智能的这么一个时代。

谢屹璟:我补充一下,医疗健康、生物科技,未来也会是一个很大的产业,中国刚刚开始,大家就能够关注到生命科技行业各种各样的创新企业开始出来,这个产业的发展会需要很长的时间,我们相信未来应该是有一个挺大的市场。

记者:大家都说华兴是新经济伟大公司的推手。您对新经济的定义是什么?后期个人财富管理业务方面是否有时间表?

包凡:从新经济本质角度来说,我理解这是一个对模拟世界数字化的过程,把很多以前模拟的系统变成了数字的系统,再加上今天超强的计算能力,和大数据分析能力,在里边产生了很多新的可能性。不论是提高效率,或者是创造新的效率模式,其实各行各业都是一样的。广告行业以前做广告,为什么要做rating?因为你搞不清楚有多少人在看。但是到了互联网时代,完全数据化。零售行业也是一样,以后你开一个店,其实每天有多少人来,多少人走,以前做零售的实际上是搞品牌的,等做了电商以后,完全变成数据化。

甚至于像医药健康,我们说很多基因技术,基因本质上就是把一个人是一个模拟形的一个系统破解了,变成数字化,但还没有完全破解,所以还有很多事需要去做,这个角度实际上是一个数字化。

这个趋势在行业很多我们都能看到,包括能源也是一样。以前能源的管理,能源的存储,能源的输送,其实以前也都处于相对模拟状态,现在到了信息化时代,我们把很多东西都可以慢慢数字化。所以现在看我们这个物理世界,有多少还处于模拟系统?我相信未来都会经历一个数字化的过程。所以这样来说,未来的潜力还是巨大的。

财富管理方面,因为我们在做新经济做了十几年,坦率地说,我们见证了大量财富的创造。但我觉得这些人,他其实是相当特殊的一个人群,他们年纪也轻,受过高等教育,又懂技术,而且本身风险嗜好和普通的一般的所谓高净值人群不太一样,而且天然地对新经济的投资感兴趣,想投回到新经济的生态系统里。为什么我们服务这些人群会有优势?

第一,我们知道这些人群在哪。通过以往的投行服务,或资产管理服务,我们和他们已建立起了合作的关系或信任关系。

第二,我们手里的确有投资资产的标准在里面,无论是我们基金还是我们的项目。

第三,华兴的品牌对于新经济人群,已经有着天然的认知度。的确,感觉在新经济圈子里面,大家还是相当关注我们,大家也都很希望我们能成功,所以这也给了我们信心。我觉得我们还是很有可能,很有希望能做到这件事。

时间表我觉得明年吧,到时候会看到我们真正在这方面有很多东西出来。

杜永波:新能源、新经济、新制造,这的确都是我们非常关注的行业,未来能源的管理方面,对这个社会的很多方面都会是一个变革。如果新能源车也算是新能源的一部分,像蔚来汽车这样的我们也都已经参与了投资,我们会积极关注和参与。

记者:我们明确提出,要在投行之上发展财富管理,是不是要转换着力点,财富管理业务将主要由华菁证券做吗?我们基金在做投资管理已经做到一定规模,华兴做资管的优势是什么?

包凡:你问题问了很多,但是我想统一回答,我们本质来讲作为一个平台,平台这边是各种各样优质的新经济资产,这边是各种各样的资金,可以是中国的资金,可以是国际的资金,而且资金可以是机构的钱,可以是散户的钱,可以是高净值人群的钱。

我们希望在资金跟资产里面做一个匹配,这个匹配可以是直接的匹配,比如投行直接匹配,比如一家企业买另外一家企业这是最简单的匹配,还有一个匹配是说,如果是机构,散户的钱给了机构,给了保险公司,保险公司把这个钱给了我们的基金,这是另外一种匹配方式。

还有一种,如果是高净值的个人,把这个钱给了我们财富管理,财富管理拿来这个钱再投别的基金,或者直接投我们的项目,这又是一种匹配的方式。

其实我们今天来干的事情一直在做这个平台,我们投行是平台的底座,是平台的基础设施,没有投行我们就不可能获取流量,不可能提供交易,没有办法提供流动性,但在此之上我们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收入这个平台,所以今天做的事情跟我们当时的初衷是没有区别的,我们只是说在盖一个房子,先把底座给盖了才去盖上面的客厅,再去盖其他的地方,一直在这个蓝图之下做这些事。

从这个角度解释就可以明白,在这整个蓝图里面,华菁证券是很重要的一个支点,因为在很多国内业务,无论是资产管理还是财富管理,因为你在国内是需要一个持牌的机构,从这个角度来说,会让华菁的业务跟华兴资本其他的业务作个有机的结合。

记者:请问华兴今后的盈利空间和增长点在哪里?

包凡:未来的盈利空间还是来自于三个核心业务,投行是我们的底端,投资管理的资产规模现在已经做到41亿美元了,未来肯定会继续发扬光大,我们会在自身基金之外,会做其他的一些策略,比如信用资产方面;财富管理方面在盈利上要做出重要贡献,还需要时间。

我觉得如果说看未来十年的话,这三个会持续成为华兴的业绩核心。

记者:我个人认为华兴的发展其实跟中国互联网这波热潮的曲线是大体一致的,这个曲线我认为已经过了峰值,这种情况下华兴在某些业务上的空间是否会受限?另外刚才提到我们说三大业务的盈利上面来看,我们从招股书来看,其实投行和投资业务已经做的相对规模比较大也比较平稳了,反而证券这块收入是增长比较迅速的,之后你们这三块业务的精力的比重或者是你们侧重的会有一个具体的规划吗?

包凡:我觉得第一点,互联网只是我们的一个团队,我们现在有15个团队,覆盖15个不同的赛道,物流、半导体、硬件、医疗健康等等,今天华兴覆盖的版图远远不只互联网,互联网只是我们一个赛道,我们未来不限于互联网,刚才也提到,新经济是一个广义的概念,实际上是对物理世界的数字化的改造。

回报来说,我觉得我们资产管理现在规模还小,现在收入也只有30%,未来成长空间是相当大的,我们资产管理规模只有41亿美金,我觉得在五年里面干到几百亿美金问题不大。

记者:所以这三块业务会有一个大概的精力分配的比重吗?就整个公司上来说。

包凡:十年以后基本上是三足鼎立。

来源:新浪科技

76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