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面对协助死亡,医生承受高压,在挣扎中伸出“援助之手”

516336064.jpg.size.xxlarge.promo

【OTTAWAZINE资讯】自从去年新立法实施以来,渥太华有28人在医生的帮助下结束了生命。

支持者说,去年6月生效的新立法对一些医生造成了创伤。这些医生发现帮助想要结束生命的病人很困难。

截至2月3日,报告给安省验尸官的28名渥太华病人包括在医院、家中和护理机构死亡的人。

加拿大医学协会(CMA)医学专业精神副主席Jeff Blackmer说,医生一直在告诉他的团队说他们对参与协助死亡(assisted death)很挣扎。

他说,同意帮助自己熟知的病人的医生很难帮助之后的病人。

“他们会说太艰巨了,生理上的创伤过大,不想再经历了,”他说。“他们确实很挣扎,有些人只做一次。”

Blackmer说,有些加拿大医生完全拒绝以后为病人提供临终协助。

“在部分省份有愿意参与协助死亡的医生名单。我从与同事的谈话中了解到有些名单越来越短。”

他说,协会没有收到任何医生被迫提供协助死亡的报告;一些医生仍然觉得在病人临终时减少痛苦很重要,但很难度过这种经历。

“现在在加拿大执业的医生没有人想过会参与这种事。”

在一封电子邮件中,渥太华医院发言人Stephen Chang-Fong表示,他们理解医生可能不愿意参与协助死亡。

“我们将尊重所有院内的医务工作者,承认他们有权切实拒绝参与。”他说。

他说,医院还为参与协助死亡的工作人员提供“抵抗能力训练”。

“我们认为,照顾好我们的工作人员的健康和福祉是至关重要的——临终关怀可能很艰难、触动感情。所以有这种额外支持帮助他们克服随之而来的压力。”

 

OTTAWAZINE/Ever

347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