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加拿大美女晒半裸毕业照遭校方起诉,校友们竟都脱了……

  • 来源:

【OTTAWAZINE资讯】

???

有没有老艺术家们能跟Zine君说说艺术和色情的边界到底在哪里?

前段时间,魁北克大学蒙特利尔分校(UQAM)视觉艺术系女学生Helene Boudreau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晒了一组大尺度的毕业照

就……确实很有视觉冲击,maybe也能算是艺术:

图片来源:ins@im.hely

原本拍毕业照这么认真严肃的事情,突然间就变了一个味儿。也不知道拍下这张照片的摄影师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搞艺术的都比较有……创造力,嗯……

事实上,Boudreau出格的举动并非只在拍毕业照的时候,在更早的一组更新在社交媒体上的照片中,Boudreau在母校50周年的时候,还脱过一次。

那次是在有学校名牌的地方脱裤子、比中指:

图片来源:截图自ins@im.hely

啊……这!

虽然想要怎么做确实是个人的自由吧,但是这样是不是对学校的声誉会有点影响啊?毕竟,要是你家门口有人脱到半裸来拍照,你多少也会有点不舒服吧。

果然,没过多久,校方就对这些照片作出了回应:告她!

据悉,UQAM校方要求Boudreau删掉这些照片,并要求她赔偿名誉损失10万加币和惩罚性赔偿2.5万加币。

告没告赢不知道,但Boundreau确实删掉了在社交媒体上的推文……

只不过,还是有很多人可以通过其它渠道来看到这些照片的。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Onlyfans,成为会员的人可以在这里为各种照片或者视频付费。而且这个网站似乎不限制R18的内容,因此也有许多人在这里……卖片儿

Boundreau就是在自己的Onlyfans帐号中存下了这些照片,并未删除。简单来说,就是把原本免费的内容变成了付费的……

据悉Boundreau每个月从她运营的这个账号中可以获得超过2万加币的营利。

当然,这还不是重点!

重点是Boundreau拒绝交罚款,并认为自己是艺术家,而照片则是想表达自己的想法。

可能是因为Zine君的艺术造诣不够,所以没有get到这是要表达什么想法。

但显然,同是她在UQAM的校友们却get到了,而且还通过一种让人意想不到的方式来表达对她的支持:

图片来源:截图自CTV news

根据CTV news报道,在学校起诉了Boundreau之后,一群学生认为学校的做法十分虚伪(hypocrisy),并且发起了一场抗议活动。

UQAM的博士生Cato Fortin和Stephanie Roussel也在社交媒体上上传了自己和带有UQAM学校标志的合照,而且,在这些照片中,她们都仅仅穿着内衣。

此外,她们还在社交媒体上附上了#Boundreau的标签,以支持被起诉的校友。

图片来源:截图自ins@catofortin

据悉,这两名学生一直在研究与性工作者有关的议题并且得到了资助以及赞扬。她们提到,当学校对Boundreau的照片做出回应并且要求起诉时,她们感到很震惊。

她们提到,Boundreau所做的就是她们正在研究和写论文的东西。

她们不认同的是,当有人这么做而不是去研究这些事的时候却出了问题(when someone does it, instead of studying it, it seems like there’s a problem)。

Cato Fortin和Stephanie Roussel坦言:“我们写这篇文章赚了不少钱,而Helene Boudreau(这样做的人)却没有得到这些钱和认可,这对我们来说真的很虚伪。”

Roussel在Instagram上说:“UQAM是一所包容的大学,它以自己是所谓‘社会流动性’(social mobility)的一部分而自豪。”

“但学费昂贵,……性工作是一份体面的工作。性工作者有时也是UQAM的学生和毕业生,可能将来会成为教授、作家、生物学家、律师。

随后,这样的声援很快就在UQAM的学生之间流行了起来。

学生Alice Rivard贴出了一张自己穿着内衣、拿着UQAM大学文凭的照片,她称这起诉讼不公平。

图片来源:CTV news/Source:Alice Rivard

Rivard说:“性工作也是工作。UQAM大学的一些学生过去和现在都是性工作者。”

Rivard以优异的成绩获得了UQAM的本科和研究生学位,而且还曾经因为她的学术成就而获得了奖学金。

为了支付在读时的学费,在读书时她还做了一份职业施虐师(dominatrix)的工作。

“我们使用身体的方式并不代表我们不值得拥有尊严,UQAM不能利用我们的成功来提升自己,然后又因为我们是性工作者而起诉。”

不管Boundreau的工作赚了多少钱,支持她的人都觉得校方对她的起诉宛如是一种人格的攻击,十分过分,尤其是在当前女性不断被害的环境之下。

在疫情期间,魁北克省甚至是整个加拿大针对妇女的暴力急剧上升。几起引人注目的性工作者被虐待或被杀害的案例都在这次的媒体声援中被重新翻出。

性学家Amelie Bouchard参加了支持Boundreau的运动。“我真的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起诉这个女孩。”

图片来源:CTV news/Source:Amelie Bouchard

而UQAM文学专业毕业生Stephanie Paquet指出:“对我来说,这不仅是对性工作者以及一般的女性的支持,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来揭示这个诉讼是多么的虚伪和不连贯。”

“校方在这么一件小事上投入这么多时间、精力和金钱,却一直在回避解决一些涉及到他们内部的性骚扰的重大问题,这让人非常恼火。”

据悉,UQAM学校工作人员分别在2014年、2017年一级2020年都收到了性骚扰指控,但似乎这些指控到后来都没有激起多大的水花。

图片来源:截图自ins@mlle_bovary

似乎对于这些站出来声援Boundreau的女孩们来说,像Boundreau这样习惯表达自己的艺术系学生,应该被允许有能力表达自己对作品或身体的看法。

此外,她们声援的并不仅仅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特殊的女性群体。她们认为学校的诉讼是“暴力的、不公平的、对性工作者有害的”。

她们提到,学校的做法似乎更加把“荡妇/妓女”和“处女”这两个概念推向了极端对立。

如果你在某种程度上也有这样的性倾向,你就不可能成为一个知识分子,你就不可能成为社区中有价值的一员。”

不知道,对于这次的争议,你们怎么看呢?

 

 

OTTAWAZINE/酡儿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