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加拿大慈善组织担保的五名叙利亚学生申请难民保护

CBC

多伦多的慈善组织“女儿生命基金会”去年为7名叙利亚学生提供全额奖学金,担保她们来加拿大学习。现在13个月过去了,其中有5名学生提出了难民庇护申请。

这七名女学生在多伦多学习英语,所有费用由“女儿生命基金会”承担。尽管基金会方面说,5名女生提交难民申请是基于加拿大难民制度可以带来的好处,而不是因为奖学金计划有什么缺陷。

“女儿生命基金会”是由来自巴勒斯坦的医生 伊泽尔丁•阿布拉什(Izzeldin Abuelaish)牵头创立的。他在多伦多大学任教,曾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在2009年加沙爆炸事件中他的三名女儿遇难后,他创立了这个基金会,赞助来自中东的年轻女性到加拿大和其他国家学习。

阿布拉什说, “我完全相信受到良好教育的女孩和女性在世界上能发挥的作用,这是我希望送给女儿的祝福”。

5名叙利亚女生去年抵达多伦多时受到欢迎 / Natalie Nanowski/CBC

去年,针对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冲突,该基金会资助了七名因战争而中断学习的女性, 为她们提供9个月的强化英语课程,希望之后能够被加拿大的大学录取。他们上学的语言学校是多伦多Yonge街上的加拿大国际语言学院。这是一所私立学校。

CBC

7个人中24岁的阿雅特·拉巴德(Ayaat Labbad)已经完成了英语课程, 并已被瑞尔森大学录取, 还有全额奖学金。 她说,“女儿生命基金会”给我的奖学金就像是“来自上帝的恩赐”。她还赞扬基金会的工作说:“他们像家人一样对待我们。只要你遇到问题, 向他们提出来,他们就会帮助你”。

但拉巴德的妹妹阿斯玛则是提出难民申请的5名学生之一。阿斯玛说,她申请难民不是因为奖学金有什么问题,而是因为来自母亲的压力。她说是母亲强迫她申请难民身份的。

但另外4名申请难民的学生则抱怨基金会。

19岁的阿雅·哈姆德说;“他们说要帮助我们实现我们的梦想,但后来就没有消息了”。她说,在财务上一直很紧张,必须努力节约开支,为了买地铁卡,根本不敢去餐馆吃饭,也不敢出去玩。甚至眼镜丢了都没钱再去验光。她说并没想向基金会多要钱,想出去打工又必须通过基金会批准。“他们告诉我可以工作,会帮我找到一份工作。 可一直也没找到”。

另一位25岁的学生拉雅·斯列卡(Raya Slieka)说,在拿奖学金学习期间“遇到很多困难”,却没有得到基金会的支持。她说,基金会无法为他们今后在加拿大的生活提供保障。她们现在经济上也很困难,今后能否移民也很难说,因此就选择了现在申请难民身份。

24岁的阿拉·阿拉克尔(Alaa Alakel)是唯一一名难民申请已经获得批准的女学生。她曾在叙利亚的阿勒颇学医,内战爆发后曾被捕,但后来逃了出来。她说,尽管来加拿大学金期间的食宿费用由基金会承担,但生活中还需要一些个人卫生用品和交通的开支。她说: “我什么都没有。想去学习,也没有地铁票”。

基金会的创始人伊泽尔丁•阿布拉什说,虽然基金会与学生签订的合同中规定了奖学金只包括往返机票、住宿、膳食、学费和健康保险,不包括“个人杂费”,但学生需要的必要的零花钱, 基金会也会提供。 他认为,申请难民身份是学生自己的“个人选择”。因为“他们知道申请庇护给他们带来很多好处”。

国际语言学院的校长则认为,随着语言课程即将结束,能否被加拿大的大学录取成了这几个女孩担忧的问题。也许是因为基金会没有为她们制定下一步的计划, 她们又不想回叙利亚, 所以就提出了难民申请。

例如现在已经拿到难民身份的阿拉卡尔,她的学生签证是去年九月份首先到期的。当时眼看到期日的临近,她也曾心里发慌,还直接告诉过基金会主席“不能回叙利亚”。

现在,随着另外几个人的学生签证也面临到期,基金会虽然答应帮他们延长签证和奖学金(包括食宿费用),直到他们通过雅思考试并进入大学。但在某些问题,包括住房和获得工作许可等,仍没有解决。这让她们失去了希望。

阿拉卡尔说,她很感激基金会的帮助,但学习期间遇到的艰难经历不是每个年轻女孩都能承担的了的。

来源:星网

107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