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爆:加拿大多所大学不断增收中国军方科研人员,加媒慌了……

【OTTAWAZINE资讯】近日,加拿大媒体《环球邮报》爆出,加拿大多所院校和中国军方科研人员存在学术合作关系。加媒对这些中方科研人员的身份存疑,怀疑加拿大部分院校正“间接”帮助中国军队提高现代化的武装力量。Related image中方人员在加拿大的交换学习期间,牵扯到的高科技领域包括:安全交通,卫星图像技术和无人驾驶技术。这些公费出国的中方人员大多是研究生及以上学历或者是访问学者的身份。

根据加拿大环球邮报的调查,至少有9所加拿大高等院校参与了这项合作。从小型学院例如Nipissing University到大型学府University of Waterloo(滑铁卢大学),都存在与中国军方科研人员一起从事的研究项目。例如,你在麦吉尔大学的兼职教授很可能同时也在中国国防科技大学任教。

来源:CHRISTINNE MUSCHI

加拿大是世界上第三大国家有着与中国军方的科研人员进行学术交流的合作。这一数据来自澳大利亚军方的政治学院(the 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 简称ASPI)的一份报告。报告表明,自从2007年,中国人民解放军颁发给至少2500名军队科学家奖学金用于出国深造。报告作者Alex Joske提出担忧:“中国军方科研人员出国访问学习的频率增加,主要因为他们想通过海外学习来推动本国的国防力量”, 这种竞争方式,是不是该引起一些西方国家的重视?”

加拿大大学表示:这件事应该完全由加拿大政府负责。某个单独的教育机构不可以随意决定他国的科研人员能否入境。虽然一些加拿大学校有不成文规定:为减少申请者中潜在的风险,学校要求发表研究成果的必须保持透明度。但目前还没有一所加拿大大学拥有明确的文件来解决这一问题。

“大部分的机构和大学, 不能在国防安全的问题上作出结论。除非加拿大政府给我们明确的建议表示这涉及到国防安全问题了,我们才可以采取行动。”——  Matthew Grant(滑铁卢大学的媒体发言人)

Richard Fisher是加拿大的国际评估策略中心的亚洲军事事务方面的专家。他提出,中国的这种做法,是在全球范围内,寻求技术军用和民用的学习资源。这一目的包括研究航空武器材料和提升现代军队技术和设备等。

根据统计,自2006年,加拿大学者和中国军方科研人员共同发表的学术论文就多达687篇。其中参与的加拿大院校有:the University of Waterloo, the University of Toronto and McGill University。

图片来源 网络

比如,McMaster大学的电子计算子工程专业,就有一名张教授,他是无线交通方面的专家。他擅长的技术领域包括LED lights。他发明的“Li-Fi”技术,可以用来交通安全方面的军事研究。他同时也是上海一所学院的博士生访问学者。

图片 GLENN LOWSON

再例如,中国国防科技大学的一名专家Wang Yijie 同样也和来自加拿大西蒙菲莎大学和卡尔加里大学的学者一起发表过科研论文。

对于此事,McMaster大学的张教授认为:“因为是公派访问,我只是在从事国家指定的一些研究项目。并且,我们所有的研究成果都是公开发表,完全透明。任何人只要申请都可以参阅。这是学校之间开放的合作。”

Annie Touchette,是来自Polytechnique Montréal教育机构的一名高级媒体顾问,她认为:“据我所知,加拿大联邦政府和任何其他机构对跨国科研人员的合作问题都无需过于担心。”

2016年,中国国防科技大学就花费5600万美金公派科研人员出国学习。在加拿大,中国国防科技大学的科学家们与UBC大学在无人驾驶空气动力学方面有合作;与滑铁卢大学在移动控制、计算机视觉方面有合作;还与卡尔加里大学在卫星导航方面有合作……

然而这些合作,都是普通的科学研究问题,并没有直接跟中国军方的任何机构有关联。

因此,从加拿大校方的官方发言来看,ASPI的研究确实过于担忧了。然而,此事一经发酵,不仅仅是加拿大,针对本国学院与中国军队科研人员合作的事情,其他国家的媒体也发出呼吁。

《华盛顿时报》直接提出,澳大利亚军方的政治学院(ASPI)发表报告表明,中国人民军队公费支持多于2500军方科研人员和工程师海外求学。而且他们大多数会隐藏自己的军方身份。

这项公费出国的项目主要发生在五个主要教育国家: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澳大利亚ASPI的报告指出:数名中国人民解放军科研人员试图掩盖自己的军方身份,去北美、澳洲、欧盟等国家和地区求学。在澳大利亚,就有至少17名。他们的研究方向包括:超音速导弹、导航科技技术。也不知道西方的高等学院和政府部门是否意识到这一现象。

小编也看到,就连CNN近日也对澳大利亚ASPI的报告表示担忧:“自从2007年,就有来自中国军方多于2500名公派科研人员去西方主要国家求学”,“这些人员大多来自中国军方院校,例如海军学院或者导弹工程大学,他们一般会进修PHDs 或者作为访问学者”。

澳大利亚校方回应:“澳大利亚大学会对来自世界各地的与国防安全相关联的学生申请进行严格筛选。我们澳大利亚大学会对世界各地的优秀学生提供科研和教育平台,至于签证是否能通过,那是澳大利亚政府的事情。”

Related image

ASPI提到,在2006年中国军方科研人员和国外科研人员共同发表的论文仅有112篇,但这一数字在2017年上升到多余700篇。该报告一再提醒,中国军方科研人员与国际科研人员的合作在涉及到国防策略领域的时候,一定要引起重视,和严密的控制。

面对《华盛顿时报》和CNN的强烈质疑,《环球邮报》这份为加拿大保守党坚定站队的官方口舌、支持毒品非刑事化(该报于1995年发表社论,支持可卡因非刑事化)的自由媒体、以及和扩展同性恋权益的言论斗士,在这一问题上,也提醒着加拿大学院和政府应该警惕那些有着军队背景的中国科研人员。

小编想说,在加拿大上了四年学,知道的一个常识是: 在加拿大,凡是经过发表的科研成果都必须是公开、公正的,根本不存在谁会盗用谁。虽然学校提供了教育资源,但大多科研成果都是联名发表的,这不仅仅是加拿大学院机构的成果,也是科研双方人员的共同努力成果。

加拿大多所学院的官方声明也表示,不能无缘无故质疑有军方背景的学者身份和他们的求学动机。签证决定权在政府,学校能做的就是通过制定有效的书面条规来更好保护科研成果诚实而不可侵犯。

46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