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加拿大土著居民的艾滋病毒(HIV)感染率过高,引起全球重视

hiv-testingjpg.jpg.size.custom.crop.1086x724

【OTTAWAZINE资讯】第21届国际艾滋病大会( 7 月 17 日至 22 日)将在 Durban, South Africa 召开,届时,加拿大将处于全球的焦点之中,尽管会议上的议题并不讨人喜欢。

会议将听取加拿大土著居民的极高HIV感染量——仅 Saskatchewan 省的感染率就和发展中国家相当。

去年年底发布的2014年 Saskatchewan 省年报显示,土著居民在全省继续占新病例的多数。

2008年到2012年间,Saskatchewan 省平均每年有 140 名土著居民被确认感染艾滋病毒。2014年的最终人数是79——比2012年平均水平低44%,但仍占全部新病例的71%。

换句话说,每10人确诊就有7人是土著居民。

在 Saskatchewan 省生活的土著居民人数约为全国平均水平的2倍,是加拿大最高水平,省副总医疗卫生官员 Denise Werker 医生说。

即使全世界其它地方在教育人们朝健康的方向发展,Saskatchewan 省的土著社区感染率——尤其是在农村地区——依然居高不下,因为缺乏足够的卫生服务,Stuart Skinner 医生说。他是 Regina Qu’Appelle 卫生管理区的传染病专家。

Skinner 将此联系到针头和药物的使用,以及深层次的精神健康问题。

“很大程度上与吸毒成瘾和精神健康服务有关,”他说。“进一步涉及到治疗,很多地方和寄宿学校、创伤和贫穷有关。”

加拿大土著艾滋病网络表示,Saskatchewan 省农村地区的土著社区感染率是世界上最高的。该网络制作了一部纪录片,着重介绍了部分这样的社区,以及他们是如何来应对这一问题的。

这部纪录片会在 Durban, South Africa 举行的国际土著居民艾滋病预备会议上首映。嘉宾包括联邦卫生部长 Jane Philpott 和联合国艾滋病联合规划署(UN AIDS)副执行主任 Dr. Luiz Loures。

Trevor Stratton 作为 UN AIDS 的北美委托人帮忙组织了会议。他表示政策制定者需要考虑加拿大卫生服务面临的司法障碍。

“这是我们土著居民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Stratton 说。

“HIV相关的服务和部分免费治疗没有到位……我们社区的医疗系统落后很多……(它们)绝对不是一回事(和保护区比)。”

Stratton 是 Mississaugas of the New Credit First Nation, Ont. 的成员。他在1990年被确诊感染HIV,已经积极参与加拿大的艾滋病运动超过15年。

“Saskatchewan 似乎是加拿大的艾滋病毒流行中心,”他说。

Werker说,全省2015年完成的测试比2009年多48%。但要给原住民提供适当的治疗还需要做很多工作。

“原住民在 Saskatchewan 省不时离开保护区,所以协调服务是一种挑战,”她说。“与保护区相比城市环境中的人员能获得更好的服务,我们在努力改善这种情况。”

每个社区都必须愿意接受可能存在和HIV相关的问题和随之而来的耻辱,Werker补充道。

“耻辱不仅仅与HIV相关。我们还要应对在省内作为土著居民的自己内心的心心理障碍,这是一个缓慢且持续的过程。”

Jann Ticknor 是 Saskatchewan Indigenous Strategy on HIV and AIDS (SISHA) 的统筹者。她指责省政府缺乏对人员在保留地内外流动问题的清晰目标。

“司法权一类的东西确实存在。但这是政府要弄清的事情——不是人民,”Ticknor 说。

Ticknor 还表示实施 Jordan’s Principle 将有助于原住民社区应对他们的现状。

Jordan’s Principle 是一项在对土著儿童提供医疗服务时消除各级政府间的官僚问题的政策。

上周,Philpott 在 Manitoba 宣布,联邦政府将斥资3.82亿加元在三年内实施该原则。

原住民社区,加拿大卫生部和 Saskatchewan 省共同努力会带来巨大的变化,Skinner 说。

“最重要的是得到测试,”Skinner 说。“如果你不能容易地得到HIV测试,更不能说被确诊了。”

 

OTTAWAZINE/Ever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

正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