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加拿大医疗系统全国性崩溃?!

  • 来源:

【OTTAWAZINE资讯】

今天(9月16日),安省新增新冠病例864例,其中有655例为未完全接种疫苗者或位置疫苗接种状况的。

此外,还有209例为已经打完两针疫苗的突破性感染病例。

渥太华的情况也并不乐观,新增病例达到了60例。

从这些数据看来,不能否认现在我们已经正在经历第四波疫情了。而且,目前不仅仅是安省,即使是加拿大全国的形势都十分严峻。

9月15日 加拿大全国数据

也许在我们正常出门吃喝玩乐的时候,对于疫情的状况并没有什么实感。但是加拿大的医疗系统全国性崩溃这件事已经初见端倪了。

 

ICU内大批年轻患者
均为未接种疫苗者

在Hamilton综合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加拿大COVID-19第四波的真相非常清楚,那里的大多数COVID-19患者都生命维持系统中挣扎,而且没有接种疫苗。

重症监护室里到处充斥着绝望与紧张,随着Delta病例的增加,医护人员每周都在往里送人,硬抗着这些骤增的压力。

并非什么危言耸听,当我们轻易说出ICU里又增加一人的时候,对于他们来说,那是又一条生命的重担落在了他们的肩膀上。

图片来源:截图自CTV news

危重病护理医疗主任Dr. Sunjay Sharma略带无奈地表示他认为让加拿大人看到他们每天都在面对的现实十分重要。“两个月前,这些人都没想到自己会沦落到这里。。”

在Hamilton医院的ICU里,45张病床中有30%是COVID-19患者,他们大多数是最近感染的。

但另一个数据更是让人不免担忧——在第四波疫情期间,每个入院的人都拒绝接种疫苗,或者是在生病之前没有接种疫苗。

图片来源:截图自CTV news

他们希望那些不相信COVID-19风险是真实存在的人看到不接种疫苗的人给医护人员带来的巨大压力,他们已经在近两年的战斗中疲惫不堪。

在Hamilton医院,未接种疫苗的患者是30多岁、40多岁的年轻健康人群

他们中的许多人都需要用到一种被称为ECMO的特殊生命支持方式,在这种方式中,他们的血液被抽出来供氧,然后被泵回身体,因为他们的肺已经衰竭。

事实上,这是“你在任何地方都能得到的最高水平的生命支持”。

图片来源:截图自CTV news

在采访中,医生指着一个40多岁正值壮年的病人并表示,他的脖子上有一根导管,在腹股沟上也有。

“基本上,它(软管)从他的腹股沟取出血液,放入机器,取出二氧化碳,输入氧气,然后再回到他的心脏。”

此外,大多数ECMO合并COVID-19的患者没有显著的其它病症。这对于医护人员来说是十分可怕的,因为这证明他们在此之前十分年轻,且健康。

图片来源:截图自CTV news

但更令人感到可怕的是,整个安省只有四家医院可以提供ECMO支持。

在Hamilton综合医院,所有重症的COVID-19患者都没接种疫苗,其中还有8人正在接受ECMO治疗。

多伦多综合医院也是提供ECMO的四家医院之一,他们那里目前已经有13名新冠患者需要这种治疗手段了,同样的,这些所有人都没有接种疫苗。

ECMO部门的医务主任Faizan Amin医生说,他希望了解医院的情况会改变一些人的想法。

一个月前,这个重症监护室只有一名COVID-19患者。现在他们除了原本已经在病房里的病人之外,每周还会有4到5个请求从其他医院转过来,需要接受重症监护的病人。

和之前的每一波疫情一样,随着重症监护室挤满了COVID-19患者,其他患有中风、心脏病和身体创伤等紧急问题的患者的治疗都被推迟,手术也被取消。

病人逐渐积压,医生和护士都不够,这样的情况也并不仅仅只是发生在安省。

 

阿尔伯塔省首席卫生官:
ICU新冠患者中92.3%没有打完疫苗

阿尔伯塔省首席卫生官Dr. Deena Hinshaw周三在推特上表示,该省在ICU的218名COVID-19患者中,92.3%没有接种疫苗或部分接种疫苗。

CBC新闻指出,最近几周,阿尔伯塔大学医院(University of Alberta Hospital)的重症监护室已经开始创建了应急床位,为了应对第四波COVID-19疫情,容量翻了一倍。

卫生服务部门的一名发言人周三表示,在埃德蒙顿地区医院的137张重症监护病床中,容量已经高达了89%,其中还包括65个新设立的应急床位。

而在这其中,104例为COVID-19病例!

图片来源:截图自CBC news

正常来说,医院通常有28个ICU床位,但最近几周,甚至在阿尔伯塔的新增研究所内都直接搭建起了23个新床位。

截至本周三,ICU的床位几乎翻倍达到了51个,而且数字还在随着需求而波动。ICU病床上约50%的患者患有COVID-19。

整个阿尔伯塔省的ICU容量达到了88%。

图片来源:截图自CBC news

然而,收治病人并不是说增加一个床位这么简单的。

Brindley提到,“问题是,每次我们增加床位,就需要更多的护士,需要更多的医生,而医生和护士已经不堪重负,疲惫不堪。”

更何况,“一旦你到了需要生命维持机的地步,这是非常专业的护理”,并非所有医护人员都能担任这些职位,ICU护理只能在特定的地方由特定的训练有素且有经验的人员来进行。

但是,又哪能招来这么多有经验的医护人员呢?甚至目前在职的医护都已经疲惫不堪,精神状态上逐渐崩溃。

 

ICU护士相继辞职,
全国性医护人员紧缺

多伦多的急诊室护士Nancy Halupa曾热爱自己的职业,如今她已经从事医护工作20年了,但她说自己几乎准备放弃了。

她表示,第四波疫情的浪潮对她的心理将康不好,对家庭没有好处,再坚持下去对她来说不太可行了。

Global News新闻指出,在全国各地,医院工作人员正以惊人的速度离职。这促使专家和医疗工作者呼吁联邦政府采取更多行动。

图片来源:截图自CTV news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加拿大近五分之一的职位空缺是在医疗保健和社会援助领域。2021年初,与其他所有行业相比,这些行业经历了最大的人员流失。

加拿大护士工会联合会(CFNU)表示,从2019年5月到2020年5月,医护人员每周加班时间也增加了78%。

在魁北克和安省,情况更为严重,这一比例跃升至137%。CFNU主席表示,仅在加拿大最大的省安大略省,估计就有1.6万多个职位空缺。

她说,对于像Halupa这样还没有辞职的人来说,这样的工作量简直是压垮了他们。

图片来源:Global News

Halupa表示:““我从未带着如此焦虑或恐惧去上班,担心我将看到什么,我们将不得不处理什么,我们有多么人手短缺。”

床位可以加,但收了病人没人照看的现象并不是独立的。

今年7月,艾伯塔省卫生部门证实,由于人员短缺问题,医院最繁忙的部门内只有18张治疗床位可用。

自那以后,阿尔伯塔省联合护士组织(United Nurses of Alberta)一直在聘用合同制护士,以解决当地医院严重的人员短缺问题。

与此同时,在BC省的Kamloops,人手短缺已经变得致命。甚至在一些轮班上,只有3名护士需要努力完成通常由13人来完成的工作量。上周,一名70岁的妇女在急诊室等待治疗时死亡。

图片来源:Critical Care Ontario

曼尼托巴省护士协会也表示,由于努力拯救新冠患者,那里的护士也正在与抑郁症和ptsd等其他心理健康问题作斗争。

在新斯科舍省,曾经7%的护理职位空置率已经攀升至20%。工会主席Jason MacLean提出,在过去的两个半到三个月里,已经有34人离开了哈利法克斯医院急诊部,其中6人甚至没有其他工作就裸辞了。


由此可见,我们目前所要对抗的并不仅仅是病毒这么简单。数据显示越来越多媒介中疫苗的人正在患病,并且发展到了重症监护室内。而在那些医院最为紧张的部门里,医护人员都在不断崩溃。

CTV新闻指出,有数百万加拿大人没有接种疫苗,有些人甚至选择完全不接种疫苗,因为认为它们不安全,而COVID-19本身就是一个骗局。

有些人可能有合法的豁免权,当然我们也要尊重那些不接种疫苗的人的想法。但是看到这些每天奋战在前线的医护都在消耗着自己与死神赛跑,真的挺让人心疼的。

还是那句话,无论接种疫苗也好,还是用别的方式来保护自己也罢,希望大家都不要患病,健健康康,也不要给她们再增加负担啦!

 

 

 

相关链接:

https://www.ctvnews.ca/health/coronavirus/inside-an-ontario-icu-where-the-covid-19-patients-are-largely-young-and-all-unvaccinated-1.5587419

https://www.cbc.ca/news/canada/edmonton/university-of-alberta-hospital-nearly-doubles-icu-beds-as-edmonton-zone-hits-89-capacity-1.6177501

https://www.cbc.ca/news/canada/edmonton/alberta-health-services-looking-out-of-province-for-icu-beds-staff-1.6177703

‘Getting dangerous’: Calls grow for federal action amid Canada’s nurse shortage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