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加拿大“住房痛苦指数”出炉!大半加拿大人因住房市场而痛苦!

  • 来源:

【OTTAWAZINE资讯】

家,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有人说,家在哪里,心就能在哪里休息、放松。

换在以前,家对于很多“社畜”来说,只不过是一个每天睡觉的地方。

但自从疫情暴发,大人们开始在家工作,小朋友们开始在家上学,家,又或者说是住房,就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必聊话题之一。

2020年5月,那时加拿大刚刚因为新冠病毒疫情开始封城不久,加拿大抵押贷款与住房公司(Canada Mortgage and Housing Corporation)的负责人就预测,加拿大的房价将暴跌18%,

然而事实却啪啪打脸,从去年2月到今年2月,全加拿大的平均房价上涨了25%。

图片来源:Angus Reid Institute

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全国的房地产市场都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因此,加拿大人也开始对这个市场有了新的看法。

非盈利机构Angus Reid Institute近日发布了一项研究,发现40%的加拿大人希望房价继续上涨,

39%的人希望房价会下跌,而22%的人则希望房价能下降30%以上。

虽然这一波房价大涨对加拿大经济的多个方面都带来了惊人的连锁反应,

但不可否认,来自整个加拿大不同社区的大部分居民,都在饱受这样的房地产市场的折磨。

据调查,加拿大有57%的农村居民,67%的小城市居民,以及超过70%的城市和近郊居民,都认为他们所在社区的房价实在是太高了!

为了深入了解加拿大人对现在的房屋市场产生的情绪,Angus Reid Institute的研究人员整理了数据,从多个角度观察了加拿大人的感受。

不难发现,最受住房问题折磨的正是年轻人和低收入人群

加拿大人对房价的看法

图片来源:Angus Reid Institute

据统计,认为所在地房价高得离谱的人在温哥华、GTA、蒙特利尔和哈利法克斯最多,在这些城市里,都有至少56%的人有这样的看法。

在目前没有房子的人当中,只有21%的人不想买房,45%的人想买但现在买不起,

最可怜的是有25%的人表示自己想买,但感觉自己永远买不起。

绝大多数加拿大人都对省政府处理住房负担能力的方式持批评态度,

在每个参与调查的省份中,都至少有一半的居民表示他们的政府在这方面做得很差。

图片来源:Eberdova | Dreamstime

“住房痛苦指数”

虽然加拿大的平均房价已经在过去的一年里迎来了疯狂的暴涨,但专家预计,加拿大今年的房价还将上涨16%以上。

这促使蒙特利尔银行(Bank of Montreal)的经济学家们发出警报,称房价一味上涨可能会带来严重后果。

其中最直接的结果自然是大多数人的住房压力变大,但是另一部分人却不是这么想的……

图片来源:Pixabay

13%的人认为住房压力不大,而且他们看到房价暴涨感到非常开心!这一人群基本上有以下共同特点:

  • 年龄较大,收入较高;
  • 绝大多数拥有至少1栋房产,而且是在15年前购买的;
  • 其中73%已经购买房产的人目前已经没有在支付抵押贷款;
  • 在那些仍在支付抵押贷款的人当中,大多数人都能轻松应对每个月需要付的贷款金额,哪怕每个月再多花$500对他们来说也不是问题。

图片来源:Flickr

26%的人看到房价暴涨感到很舒适。

  • 与上述的13%的人相似,这批人同样年龄较大,收入较高,面对房价的暴涨,他们并没有感到太大的压力。
  • 他们当中有七成已购房。
  • 38%的人还在还房贷,其余的62%已还清。
  • 其中那三成还在租房的人当中,有80%的人认为他们所支付的价格还算合理,甚至能接受更高的价格。

图片来源:TheStreet

36%的人因上升的房价感到不安。

  • 在加拿大的每个省份都有32~39%的人这样认为;
  • 他们遍布在三个不同等级家庭收入的群体中,分别为每年家庭收入低于$50,000,家庭收入在$50,000~90,000之间以及收入高于$100,000的三个阶层;
  • 他们分别来自18~34岁,35~54岁,以及55岁以上3各年龄层,且不论是在家庭收入还是在年龄群的分布都相对平均;
  • 其中60%的人已购房,31%的人在租房;
  • 这个群体中有82%的人仍在偿还贷款,且其中只有50%的人表示他们可以轻松偿还。

图片来源:Urban Institute

还有24%的人正在饱受上升房价的折磨……

  • 从人口统计学上看,这批人正是最年轻的群体;
  • 来自家庭收入较低阶层的人最多;
  • 其中42%的人现在在租房;
  • 这个群体里已购房的人当中,有97%的人正在支付抵押贷款,其中只有10%的人可以轻松偿还贷款;
  • 这个群体里还未购房的人中有80%的人表示自己想买房但买不起。

不同地区之间的差异

同样面对房价暴涨,但却分别感到开心、舒适、不安、痛苦的人在加拿大不同省份也有着不同比例的分布:

图片来源:Angus Reid Institute

由于爱德华王子岛的人口较少,无法绘制离散样本,研究所没有发布关于爱德华王子岛的数据。

在加拿大的主要城市当中,哈利法克斯和卡尔加里的居民最有可能面临严重的住房和经济压力,因此他们当中感到不舒服或痛苦的人占比相当大。

尤其是在哈利法克斯,在过去的一年里,竞价在买家们买房时也变得司空见惯。

图片来源:Angus Reid Institute

收入水平与“住房痛苦指数”的关系

大家应该都认为,家庭收入与“住房痛苦指数”一定有着必然的联系。

但尽管如此,在住房面前展现出不同情绪的人竟然都涵盖了不同收入水平的人。

早在2018年,Angus Reid Institute就已经注意到了类似的趋势,因为生活成本的上涨对于各个收入水平的加拿大人来说,都是一个相当大的挑战。

万万没想到,竟然有14%每年家庭收入少于$25,000的人对房价上涨感到开心,但却有9%家庭收入高于$150,000的人在为之焦虑。

图片来源:Angus Reid Institute

相比之下,年龄对这种情绪的影响似乎要更加显著一些。

为房价头疼的人当中明显有更多的年轻人,而因此感到舒适、开心的人则有相当一部分是64岁以上的老年人。

图片来源:Angus Reid Institute

不论房价是高是低,对于很多人来说,一个属于自己的住房都是他们安身立命的基本条件之一,在很多文化里,只有自己买下的房子才能被当成一个安稳的家。

有太多人一直像蝼蚁一般在这个社会上生活着,每天只知道埋头苦干,然后一下用掉攒了多年的积蓄来支付房价,又或者背负了数十年的房贷。

但说到底,不论是希望房价能下降到自己能够负担的程度的低收入人群,还是希望房价继续暴涨的房地产投资者,往往都只是希望能给自己和家人更好的生活,所以大家难免在现在的市场面前出现截然不同的情绪。

但愿不论我们是哪类人,不论将来房价的走势能不能满足我们对家、对住房成本的期待,都能在需要的时刻看到那个真正有爱的家为我们点亮的灯,而我们奋斗的目标也绝不仅是那个房子,更重要的是房子里那些能让我们随时停下休息的家人。

OTTAWAZINE/Joey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