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到底是什么杀死了这些名校高材生???

【OTTAWAZINE资讯】去年10月1日,一名毕业于北京大学2004级空间物理专业的学生唐晓琳在旧金山失联。10月10日,美国犹他大学物理与天文学系主任布罗姆利教授给系里所有学生群发了一封邮件,信中表示来自中国的唐同学已被确认离世。

去年12月西安交大在读博士杨宝德溺亡

今年2月12日,加州大学圣塔巴巴拉分校(UCSB)的一名中国留学生Weiwei Liu12日在寝室内自杀身亡,留下的遗书写着:“当大家看到这份遗书的时候,我应该已经离开人世。当然我希望那时候我已经离开了人世, 而并非躺在病床上的植物人一般昏迷却生活着。所以定了一个这么长的时间,希望一切都能顺利如愿完成。世界是美好的,而我是一个不堪重负的胆小鬼,所以选择退缩和躲避,我的离去完全是因为自己的选择,不因为任何人和任何事。”

一周前武汉理工大学陶崇园不堪重负跳楼

打出上面这一段话的时候,小编的心情非常沉重。这些都是和我们差不多年龄的,会拥有光明未来的年轻人,但是现在,他们的生命早早陨落了。

这一切也道出背后一个现象,名校高材生如今越来越成为自杀高危人群,但原因到底是什么呢?唐晓琳自杀案调查结果可能会给出部分答案。

 

不久前,犹他大学公布了唐晓琳案调查报告,揭露了唐琳所在的物理与天文学系制度不合理、人关系复等状况,并宣布将在整改期系研究生招生至少一年

调查结果是这样的:

1 唐7年未毕业,她不是唯一被拖延毕业的博士生

唐晓琳去世前,已进入了博士学习的第8个学年。

该校规定学生要在7年内完成博士学位,但是唐晓琳在第8学年还没有明确的论文计划。

然而,唐晓琳并不是唯一被拖着毕不了业的博士生。

调查人员发现,该系还有其他研究生在第4、5学年才参加博士生资格考试,直到第8、9学年才毕业。

2 没有据表明唐琳遭遇性侵

虽然有匿名电子邮件称唐晓琳在学院里遭遇了性侵,但是调查指出,这些电子邮件的发件人不能提供进一步的证据;也没有任何受访者表示该系存在性骚扰、歧视或性侵行为。

3 实验室工作压力过大

调查发现,学生在实验室的工作紧张严酷,工作量经常超出预期,学生还经常需要在深夜和周末工作。实验室成员有时会就获得物质和资源方面进行激烈的争吵。

4 教工派系之矛盾尖

报告指出该系教员之间存在“派系化”,缺乏凝聚力,关系不和谐,派系小团体之间几乎不交流。目前,一些理念上互相冲突的教员还互相不讲话。但是系领导和有关管理部门的干预不力,新政策执行工作收到重大阻碍。

5 学院没有学生提供签证保障

唐晓琳的F1签证于 2015 年 12 月到期,直到 一年后才恢复,导致她的研究停滞了至少 6 个月。

另外,在 2016 年12 月她的签证恢复后,唐晓琳仅在 2017 年1 月连续两天向实验室报告。一年多以来,唐晓琳虽然名义上隶属于犹他大学,但她的日常情况和活动系列一无所知,这表明了该系对学生的情况了解甚少。

6 学校国生没有受到有的关注和帮助

国际学生可能不常直接提出对他们的经历或学习进程的担忧,“因为他们来自其他国家,他们可能倾向于将负面经历视为’正常’的美国经历。”他们也可能不知道或不会寻求学校的咨询服务,因面对着不熟悉他们文化背景的辅导员,他们“可能会面临用英语描述个人问题的挑战”。

这一份报告也掀开了导师和院系压迫学生的遮羞布……

 

具体说到以上这些学生不堪重负的事件的发生原因,我个人的观点是:

一:大部分的任要咎于导师及其所在院系制度。

问题的根源就在于导师被赋予了太大的权力,基本上学生的命脉就掌握在导师手中,那么遇到了不公正甚至是道德方面有问题的导师,学生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比如对于唐同学,因为美国学术界缺乏国内几千年来发展的师承观念,反而以雇佣的体制来运行导师和学生的关系,导致很多导师明显以个人利益为重,缺乏甚至完全不考虑学生的前途。

回归到唐晓琳的事情上,她已经发表了六篇论文,又是在犹他大学,硬件条件上完全符合博士毕业的要求。然而七年(也可能是九年)了还不能毕业,几乎可以肯定是导师从中作祟,不愿意放弃这么好的一个劳动力。

对于最近引起广大网友愤慨的陶崇园事件:

陶崇园的家人在他的电脑里,找到了很多王攀“压迫”陶崇园的证据。

看着这些聊天记录,感觉陶崇园不像是一个沉浸在学术中的研究生,更像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士兵,随时等待着导师王攀的命令。

不管导师说什么,他都只能回答“到!” “是!”

跑腿给导师买饭,成为了他的日常任务:

 

陶崇园不想再继续读博士,也放弃了出国留学的希望,他开始找工作,想开始全新的生活,但是王攀又给他发了这样一段话:

有网友指出,从陶崇园姐姐提供的资料中看出,王攀频繁地让陶崇园晚上8、9点去他的家里,王攀对陶崇园的某些做法超出了“正常师生关系”的范围。

而王攀又是独居的中年男性,不禁让网友产生猜测,陶崇园的自杀会不会和导师的“压迫”有关。

西安交通大学在读博士杨宝德,也因受不了导师的压迫,最终选择溺亡在河里。

根据杨宝德的女友说,杨宝德除了陪导师周教授吃饭、挡酒以外,周教授对杨宝德明确提及或暗示的要求还包括:浇花、打扫办公室、拎包、拿水、去停车场接她、陪她逛超市、陪她去家中装窗帘等。

而且就在小编身边,也有受到导师压迫的留学生。国内的导师要求买饭,加拿大的导师就要求学生帮忙除草,作为国际学生的我们,不仅要承受学业上的压力,还要在陌生的环境中面对着难以消融的跨文化隔阂、校园安全、种族歧视、文化冲突。

网络上散播着“留学党天天都在玩、旅游开趴购物就是不学习”的流言。其实是因为广大留学生只是更愿意分享生活中积极的一面,而将辛酸苦闷留给自己。

二:部分原因可能出在他们家人身上。

我绝对不是在指责谁,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的家人朋友一定都悲痛欲绝,但是伤痛不代表就没有责任。

小编之所以想要提这一点,也是希望能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情出现时,我们能够采取正确的行动,避免悲剧的发生。

相信大家都有这样的体验,学习生活压力大,难以向千里之外家人亲友解释诉苦,因为不知道从何说起,而当你抱怨老师变态,父母的回答就是:

“什么?你说教授太变态?那是你没跟人家沟通好,再好好说说,教授也是人,你是不是什么地方得罪人家了?要找对症结,跟教授把关系一定要处好,一定要多加沟通,他肯定会理解的。你要相信,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总有办法解决的。”

新闻聚合网站Buzzfeed曾刊登一系列漫画,生动描绘了当亚裔青年向父母倾诉时,父母通常会给出的回复,以及他们期望得到的回复。

父母通常会给出的回复:

孩子期望得到的回复:

父母通常会给出的回复:

孩子期望得到的回复:

父母通常会给出的回复:

孩子期望得到的回复:

 

三:剩下的一小部分,是无法忽的自身原因

一是对自身的期望无法降低

二是来自同辈人的比较。

这就是一个预期与现实冲突的问题了,当目标与现实发生冲突时,人的心理就无法得到认同感。

加之周围人对其的看法也是“你应该能拿到博士学位”,“你就是比其他人优秀”,“你是留学生你应该更厉害”;同时,同龄人都拿A+, 发paper,找到好工作,或者拿到好offer了。

这种情况进一步加深了目标的架设和压力,当预期与现实渐行渐远,目标无法实现的焦躁和抑郁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虽然我也觉得说什么要端正心态、学会减压是废话,但是我们还是不得不讲,如果你觉得已经遭遇无法承受的压力,不要硬抗人生很长,虽然年轻人要拼搏,但不要太过于在意一城一池的得失。

学会沟通也是更重要的方式,无论是与海外的家人还是身边的朋友、老师,留学生群体更应该学会及时表达、排解消极情绪,永远不要给心竖起壁垒。

在这里zine君也呼吁国内外的高校能够审视一下自己的制度,让这种悲剧不再重演。

最后,愿唐同学,陶同学,杨同学等能安息。

愿所有挣扎在巨大压力中的同学们,都能走出来。

如果你有什么关于导师和学习的,想吐槽的想分享的也可以向zine君留言,我们永远在这里!

图片来源:Buzzfeed 微博

部分参考来源:知乎  

 

OTTAWAZINE/Totoro

368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