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别再停留

别再停留

其实渥太华的夏天并不热,尤其是夜晚。当最后一束光消失在天边,已经近九点了。

他推开Townhouse的门,在宽松的裤子口袋里摸索一阵,然后抬起左手。漂亮的火焰在夏日的微风中颤动着,继而又因他遮挡风的右手更加明亮起来。

随着火焰染上烟头,也是该它熄灭之时。他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白烟又被微风吹散。

身后的门发出“吱嘎”声响,他却没回头。

“晨光。”她总喜欢那么叫他。可他却不喜欢听。“怎么又抽烟?”语气中满是责备和埋怨。

把烟夹在两指之间,于晨光只是轻轻应声:“恩。”依旧不愿把目光集中过去。他感觉到身后之人的怒气,始终无动于衷。

片刻的寂静后,她急躁地踏入门内,把门重重摔上。接着是门锁转动的声音。

他这才瞥了屋内一眼,看到的是女人有些狰狞和不甘的目光。这一刻他不禁笑出声,有那么丝不屑的味道。

一脚踩灭剩下的半截烟,然后毫不犹豫地离开。

 

随手按响门铃后,便倚靠在门沿,因为他知道里面的人不会立刻前来开门。又摸索了下口袋里的烟盒,拿出来。犹豫片刻后,他最终还是把烟盒放回口袋。

这次他倒没有像往常那样等很久。

“哟!”门一开,里面就是故意大惊小怪地一声,“咱们老大又被赶出来啦!”

“赶出来个毛!”丝毫不客气地抬脚作势要踹,可惜对方默契地退开,也给了于晨光让出进门的路。

来开门的那人也不恼,边往屋里走,边“啧啧”两声,“我说你整天往我这儿跑,怪让人误会的!还让不让我带妹子回啊?”

轻车熟路地到冰箱里拿了两罐啤酒,扔了一罐给对面的人,好似自己才是这个家的主人。“我们又没搞基,你该干嘛干嘛。”

“你不知道现在的妹子脑洞多大!没事儿别老往我这跑啊,我还要脸呢。”话是说得一副嫌弃,不过语气明显地在调笑。

“你特么也有脸?”于晨光毫不客气地讽刺回去,因为他知道对方也不会恼。

果然,他只是无所谓地耸耸肩。这、就是于晨光最好的哥们,吕晓峰。

“嘭、嘭”相继两声,是啤酒开罐的声音。两人往嘴里灌了一大口,均是沉默下来。

“阿峰呐……”于晨光只开口那么一句,就又不语了。

最终还是吕晓峰先问道:“今天又咋了?”

于晨光显然知道他在问什么,“又那样。她最近管得越来越多。”随即回忆道:“一开始和她在一起就是因为她听话,不该多管的就不问。没想到时间久了,还是和前几个一副样子。”

“你还当谁都当像……”吕晓峰的话说了一半,转了个弯只是道:“你们的事我也不方便多说。不过女人嘛,越是在意你自然就管得越多。”没想到才认真没几句,一转眼又回归本性了:“不过要找妹子我可以帮你介绍啊!”还不忘狠狠在于晨光肩上拍几下。

“行了吧你!自己留着!你那些妹子一个比一个难搞——”

吕晓峰边笑着,边在茶几的抽屉里拿出盒烟,递了根给于晨光。然后在另一个抽屉里成堆的打火机中顺手拿了一个,帮于晨光点上后,自己才点燃烟。待深吸一口、吐出后,才“啪”地一下关上打火机。

于晨光的目光集中在打火机上,虽然他光听声音也知道那是Zippo的打火机,可还是不禁看过去。他们是高中时认识的,大约是高二时,吕晓峰开始用Zippo。一开始未说完的话,似乎还是该说:“阿峰,我刚刚在路上遇到陈秋果了。”

他注意到吕晓峰拿着烟的指尖明显一颤,但很快被他吸烟的动作掩饰过去。把烟蒂稍稍弹去一些,才问道:“所以呢?”

“她似乎过得不错。”于晨光把口袋里的名片递了过去,“这个给你。”见吕晓峰不接,转而放到桌上推了过去。接着他便起身,“我去洗个澡。”

高中在国内,于晨光和吕晓峰混得不错。说白了就是小混混。有趣的是,高二那年,吕晓峰和陈秋果在一起了。和他们不同,陈秋果是个乖乖女,老师心目中的宠儿。

吕晓峰生日的时候,陈秋果送了他一个Zippo的打火机。别人都说,人家女友都不希望男友抽烟,她却偏偏送吕晓峰一个打火机。

可很多时候事情和想象中就是不同。虽然收到打火机,但吕晓峰却抽烟越来越少。他自己说舍不得用。很可久后才知道,原来是陈秋果对烟味过敏。

陈秋果有个闺蜜叫林洛。因为于晨光和吕晓峰一直混在一起的关系,时间一久就变成四个人玩的模式。

林洛也是个乖女孩。不说话的时候特别文静,可一开口就完全不同。说好听的是活泼,说难听的就是贫。和他们熟了,就开些没什么下限的玩笑。根本没把自己当个女生看。

大概是于晨光周围爱缠他的女生太多了,反而是林洛这种豪爽的,一下子就吸引了他。

本来因为吕晓峰和陈秋果情侣关系走到一起的四人,最后倒成就了又一对。这一点,于晨光一直很感谢他们。

可惜、世事无常。聚变的开端,是吕晓峰的父母突然提出要送他出国。

那段时间,一到半夜,吕晓峰在电话里哄完陈秋果去睡觉,就会找于晨光出去喝酒。于晨光知道他心里难受,所以每次无论多晚,都是二话不说就陪他。

陈秋果那边吕晓峰还瞒着,于晨光自然也就不敢和林洛多嘴。可话,总是要说。

那天是个晴天,倒是反衬得吕晓峰的心情更为沉重。一路上他都黑着张脸,什么也不说。

“吕晓峰他怎么了?”林洛也看出气氛不对,轻轻拽住于晨光的袖子让他慢下步子。这样一来,他们就只能远远跟着前面两人,倒是给了他们足够的空间。

别看林洛平时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其实心细起来比谁都体贴。就像吕晓峰平时总是吊儿郎当、没个正行,可一旦认真却是真的专情。

于晨光想了想,知道既然吕晓峰下定决心,今天就一定会说清楚。于是把事情和林洛大概地说了下。哪想到听完事情的林洛一下就愣了,然后眼泪“哗哗”地就下来了。

于晨光被林洛的样子吓到了,也不知道她为何哭,只是条件反射地将她抱在怀里哄。

那天回去的路上,吕晓峰给于晨光报告了两人商议后的结果。听着他轻松的语气,于晨光就知道,是没什么事儿了。

原来是陈秋果一听,第一个反应就是问他多久回来。在吕晓峰说了可能不回来后,陈秋果想了会儿就告诉他:“我回去和我爸妈聊聊,看看他们同不同意送我出国。”

陈秋果的反应是出乎吕晓峰和于晨光预料的。不哭不闹,只是想尽办法去解决问题。冷静又理性。

吕晓峰自嘲道:“搞了半天我都在一个人瞎急……”

于晨光不但没安慰他,还帮着他讽刺自个儿:“早知道这样,你早点告诉陈秋果多省力!”

“滚滚滚。”吕晓峰差点就要踢他。

笑闹一阵,于晨光才慢慢说了句:“林洛不错,你好好珍惜。”

“这还用你说?”吕晓峰从口袋里拿出包烟,递了根给他。

 

于晨光洗完澡出来,从衣柜里拿了套自己的衣服穿上。

这一晃,都不知道多少年了。

他跟着吕晓峰出了国。头一回做了次跟屁虫。记得高中时,明明都是这货跟在他后头。

头两年他们在多伦多还有上点学,混了个文聘。不过老是缺课也没学到什么实质的东西。然后两人就凑了凑手头家里给的买车钱,到渥村开了家KTV。

别人都觉得他们有病,多伦多大好的市场不要,到个华人没那么多的渥太华。可吕晓峰和于晨光就是这种性子。想做就做。

结果哪知生意倒还不错,倒是让那些人闭嘴了。这也证明:环境确实重要,可更重要的是你敢不敢做、有没有能力去做。

一开始是他们自己打理,所以那段时间过得充实又忙碌。时间久了、有经验后就找个信任的人帮忙。他们自己倒也轻松多了。

忙的时候没时间想其他的,可一旦空下来,很多以前的回忆都会回来。

就像吕晓峰整天找不同的妹子一样,他身边的女友也是换了一个又一个。每一个看着大不相同,可每一个都有林洛的影子。

其实吕晓峰知道于晨光在自欺欺人。可也不说破,因为大概他自己也一样。

感情稳定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是少数幸运派,以为爱情真的可以永不褪减。但往往在时间和距离的作用下,它只会被一点点消磨,直至成为彼此的痛苦。

陈秋果似乎也失了她应有的冷静,吕晓峰似乎也失了他该有的从容。

信息里、语音里、视频里,他们不再聊得那么欢愉,而是越来越多的沉默和冷战。最后,由于陈秋果出国的日子遥遥无期,他们还是分手了。

于晨光是替吕晓峰惋惜的。

 

于晨光下楼的时候,看到吕晓峰拿着烟。可都快烧到烟嘴了,也不见他动弹。他的姿势几乎没变,就连桌上的那张名片还摆在那里没动。

在吕晓峰旁边坐下,直接问:“打个电话过去聊聊?”

吕晓峰没抬眼,“这么多年没联系了,聊什么?”他顿了下,“聊她现在过得还好吗?有没有男人之类的?”

于晨光耸了耸肩,“随你。”

这回吕晓峰总算抬头哼笑了笑,“那如果她反问我呢?我是不是该答,我这几年忙着跟不同的女人约?”

“你就非要说实话?”于晨光用看病人的目光盯着他。

“不说实话?不说实话……那结果就是万一哪天在路上碰到谁,她估计得抽死我丫的!”

“你特么想那么多干嘛!”于晨光忍不住想去拍下对方的后脑勺,给他丫的锤醒,“婆婆妈妈的跟个娘们儿似的。”

吕晓峰沉默了。许久许久,直到烟烫伤他的手才惊醒过来。一把把烟暗灭在烟灰缸里,他认真地对于晨光说:“于晨光,这么多年了。你也知道,我真正在意的,也就她一个。大概也就是因为太在意,太想挽回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磨磨蹭蹭的。”

于晨光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近似长叹。缓缓说了句:“至少,你还有这个机会。”说完,他拍拍对方的肩,站起身,“我出去抽个烟。”

 

黑夜里的渥太华,平静而寂寞。

这次,于晨光说是出来抽烟,却连烟盒都忘了拿。

手机的屏幕亮起,映照出他的轮廓。本该硬朗的脸型,却在这光芒下显得愈加柔和。或许,不单单是因这光亮,更是因为他的神情。

于晨光浅浅笑着。

屏幕上的小视频闪烁着。

那个女孩不顾形象地哈哈大笑,那个女孩偏头看到镜头的不悦,那个女孩嘟着嘴要求他关掉视频……

他也没想到过,有一天会在渥太华巧遇陈秋果。他也没想到陈秋果没问吕晓峰的消息,而是和他聊起林洛。

她说:“吕晓峰说要出国那天,林洛和我说,她在你面前哭了。我问她为什么,明明该哭的人是我。她说,一联想到有天阿光也可能这样和自己分隔两地,就觉得特别能理解我的感受。”

说完,陈秋果笑着问于晨光:“你说,洛洛她是不是傻?”说这话的陈秋果,眼里似乎有泪光在闪烁。

暗灭屏幕,他闭上眼。脑中满满都是她躺在花中的那幕。

林洛太狡猾。哪想到,最后离开的人不是他,而是她。

 

伴着手机的震动,屏幕突然又亮了起来,将于晨光从回忆中强制拉回。

他看了眼来电显示,又瞥了瞥身后的窗户。吕晓峰已经在讲电话,神情还算愉快。于是,他还是接起电话。“喂——”

还什么都没说,另一头就急切地撒娇着:“晨光……我一个人在家有点怕……”

于晨光叹了口气,答:“知道了,我这就回。”

“恩——”对方总算是高兴了,“爱你么么哒!”

他有些哭笑不得地挂了电话。又敲了敲窗朝吕晓峰示意,就朝来时的方向前行。

人嘛,不能总停留在回忆中。

总要做出选择。

不管是像阿峰一样回头,还是像阿光一样前进。都是一种勇气。

 

 

后记

在写这个故事的开头时,我也没猜到会是如此的结尾。
阿光和阿峰这两个角色,在我心里是有非同寻常地位的。他们就像是真实存在的人,每每想起都五味繁杂。我想,之所以有这么深的感情,是因为我们一起创造了他们。
纵使现在我感觉我们在走着不同的道路、有着不同的想法,还是希望你能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然后坚定地走下去。
可能你不会看到这篇文章,也自然看不到这个后记。不过我们的回忆还是在那里,哪里也不去。

就像她们会和他们分分合合,又或者永不相见,但阿光和阿峰总会同时出现在一篇文章里。不管他们谁是主角,我都不会抛下另一个。

 

文/落叶有情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