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渥太华留学这些年,其实也就这样了。。。

【OTTAWAZINE 资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份自己对城市的定义,不知道你是怎样定义渥太华的呢?

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

也因为一份记忆,两种文化,爱上一座城。

如果还没爱上那座城,只因你未曾离开。

 

那天,搭乘86路沿着Wellington St一路往西,像往常一样听着熟悉的英法双语报站又经过了国会山,曾几何时,已记不清与它初见时生涩的情景,取而代之是一幕幕有声音有图像的记忆。

那个哥特式建筑风格、庄严宏伟的国会山,和点着永生火的广场成了最常溜达的去处。无论是已经关了的猫舍、夏天的灯光秀、圣诞点灯、新年倒数还是加拿大国庆日,它的故事它变焕的色调,都一一牵动着我们的神经。

渥太华有点小,小到经常在聊去哪逛时,总会围绕着国会山。饭后的约会、领着父母的游览日程,激烈的龙马大战,还是刚开的溜冰场……几乎每个场景都与它相关,突然觉得这个混杂着英法双文化的欧式风格建筑,突然多了几分中式情怀。

而融合各国风情的Byward Market小集市,却也冷不丁地成了周末聚会的大食堂。

第一顿并不太好吃的唐餐;第一次尝试把奥巴马含在嘴里的Obama Cookies;跟着当地朋友捧着大大的Beaver Tails大快朵颐,却怎么也吃不完;

在St. Patrick’s Day喝着不是绿色的爱尔兰啤酒;以及那个不太便宜的Sushi店和落下吹不完的牛逼的酒吧……

春夏交替的Rideau Canal,开满了斑斓绚丽的郁金香,赤橙黄绿青蓝紫,不知道那位公主是否也一样喜欢渥太华的郁金香。

秋天的Rideau Canal映衬着两道橙黄透亮的枫叶,甚是绚烂。沿着河岸漫步,轻轻踩过铺满了落叶的路面上,软绵窸窣。

冬天的Rideau Canal总得要在上面摔几跤,凹凸不平的冰面,更像与恋人拉着手,跌跌撞撞滑过的甜蜜。

刚来的那个秋天,转了几趟飞机,疲惫地拖着两个大箱子,吐槽着渥太华机场的袖珍。两袖清风,住着Lees的公寓,吃着楼下Pizza的外卖,拼着辛苦运回来的Ikea家具,一张床,一张书桌,两把椅子,姑且拼凑出一个温馨的小家。隔壁家的狼人杀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住在Prince of Wales 的自己突然开启了附近觅食的导航,原来楼对面的亚洲园的炸鸡翅是那么那么的好吃,一瞬间觉得家的味道好近好近。

刚来的那个冬天,还没有鹅,也没有UGG,公交车迟迟没来,却特别热爱参与各种户外活动。在Upper Canada Village看过南瓜灯、舔过倒在雪上的枫糖浆、在Gatineau Park爬过寂静的雪道、在清冷的夜晚和朋友在downtown疯了个遍。

很冷,很冷,冷得呵着气,搓着手,直跺脚。

可是,却开心得舍不得回家。

多少个日夜,在红色的Billings Bridge车站看过朝霞落日更替,在炎炎夏日喝着Iced Capp悠哉地等着回家的车辆;在寒冬大雪中,躲在候车厅的玻璃门后,对着手机的钟表焦虑地张望去往学校的车辆。

无论是与朋友相约同行,一同吃着Allô Mon Coco的法式brunch,还是独自一人逛着Billings Bridge Center里的宠物店,在这里度过的每一刻,都像是树叶里的纹路,纵横交错着我们与渥太华的情缘。

喜欢在Billings Bridge下车,在Bank Street上胡乱逛逛。狭长的小街道却是主路段,由北到南,或由南向北。路上两旁都是各种可爱的小家具店、甜品店、小吃店还有各种各样的小餐厅,晚上店铺里的灯光透到沥青路面上,就像星光点缀着银河,指引着前方的道路。

吃一顿好吃的韩式猪骨汤火锅,再舔着手中冰凉凉的鸡蛋仔雪糕,一路慢悠悠,逛过繁华与旧时光。

零下20多度,松软的大雪让人寸步难行,忽然就怀念起渥大的“狗爷”,心恨不得马上飞到Tabaret和the Arts building外的小餐车上。喷香的热狗,总喜欢在里面加上各种香料,脆脆地咬一口。

眼看着Rideau Center橱窗里挂起来越来越多的品牌,但最难忘的始终是时常下课后,在Food Court里的Thai Express那顿草草了事的午餐。

那一年,FSS、图书馆和家三点一线的生活成了常态。

在小组作业时,心里暗地骂着不靠谱的老外组员;课后瑟瑟地和教授争论作业的评分;Final week想在Dining Hall里边吃边复习地坐一天,却被查时间的工作人员轰走;那个早早在1月就穿起吊带衣服的黑姐姐,不禁让人肃然起敬。

还有那个偷偷惦记着,心里默默喜欢着的前排小哥哥,还没来得及表白,就随着年头坏掉了的手机,一起凭空消失了。

 

最爱12月卡大彻夜通明的图书馆,大大的落地玻璃窗透出柔和的灯光,在冬日寒夜里显得格外亮眼迷人。

多少个夜晚,那棵用书垒成的圣诞树在一楼闪闪发光,从星爸爸飘出的浓郁咖啡香气,伏案刷夜的背影,带着耳机哼着的小调,和那窗外飞舞的雪花……

转眼几年,却恍如昨日。

还记那天从Dunton Tower14楼的会议室玻璃窗外发现的第一场雪,从那时开始,总会在课上不经意因窗外那片景象走神。

还记得第一次约会时一起吃的宿舍那个自助餐,虽然有点远,一冲动还充了800刀的mealplan,直到在毕业的时候还剩30刀,但有那么一瞬间,那自助餐甚至比土狼屯的美食还让人留念。

多年后,卡大那条让人总是迷路的地下通道,却是最能回忆温暖的地方;上课老师和同学们最喜欢share的Timbits,成了现在不时想念的小零食;Food court里总是排着长队的Spring roll、University Center里的Mike’s Place和牙医楼那个煎饼果子,还是那个旧样子吗?

好想再窜上那个红色的O’train小火车;

好想再在夏天张开双手,颤颤巍巍地走在曲延的河堤上;

以前总觉得卡大的大乌鸦很是帅气,现在却那么的可爱和亲切。

 

绿衣服绿裤子还有绿帽子,虽然是到毕业也没敢买的校服系列,但不得不说,AC的绿是今生见过最最好看的颜色了。

用ABCDEFG字母命名的教学楼,很简单,但却是一种无尽的代号。

那天下课,依旧经过那玻璃天桥,不知为何,总喜欢站在桥中间,望着来往的车辆从脚下川流而过,车灯的光线像被延时的曝光,被无限拉长。

这里的自习区域很美可B Building却一直让人摸不着头脑;这里吃饭的地方超多,但停车费贵得连教授都忍不住吐槽,还有无端被提前放了5个星期的圣诞假。

U-pass原来不能退,所以你可以开车到公交车站再用U-pass 坐车去学校。

 

那个曾因旅游暂留的,以为不会再回来的城市,结果兜兜转转,一待就好几年了。

似乎给那个在小小渥太华立了无数个,“这个地方不会再来,要好好感受”的flag的自己,打了无数个响彻天扉的耳光。

无论是成为很多人刚到村里时第一顿用餐第地的天寿司,还是多少变迁了的餐厅,味道平平,却长挂嘴边;

无论是那些年我们称渥太华为渥村的小戏谑,还是称Chinatown为Vietnamtown的小抱怨,还是在各种路牌里学会的法语;

无论是为了看寥寥无几的话语电影而始终把电影院定位在South Keys,为了在Black Friday抢几件商品而彻夜缩着脖子排的长队,还是特大暴雨把OTTAWAZINE公司淹了;

无论是你在这里的寂寞、无奈、委屈和彷徨,还是在这里的感动、开心、鼓舞和喜悦;

无论你来时是只身一人从未幻想过未来,后来是车有房有个家,还是多少年经过了多少分分合合,离别相聚……

脑海中的这一切早已幻化成一个个串连起来的符号,编织成无言的话语,交织成无尽的记忆,映画着渥太华的过去时,现在时,将来时。

而里面,有你,有我,有他,有她,还有它们。

开始时的枯燥无聊,到最后却是道不尽的梦萦情愫。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从加蒂诺经过Alexandra Bridge,跨过层叠的钢结构倒影返回渥太华,你才会发现,渥太华的美是那么的令人难以忘怀。

无论你对渥太华的感情如何,它已在你的记忆里生根发芽,成为一座充满记忆的城市。

那天时光正好,

那年时光不老。

 

OTTAWAZINE/Ursula

190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