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再见,我走啦!”

  • 来源:

【OTTAWAZINE资讯】

踏上飞机的那一刻,

我想起一句话,

“人一辈子,无非就是一路的失去。

天长地久这种东西,正因为难得,才被歌颂。”

六七月份的渥太华很美,

盛夏花开,太阳很暖。

我站在机场,跟送行的朋友一起红了眼眶。

这一次,我买了离开渥太华的单程票

这一次,我不用再回学校报道了。

记忆中,四年前的这个时候,

第一次踏上渥太华这片土地。

带着家人的叮咛,带着满心的期待和紧张,

飞过大半个地球来到这座城市。

异国生活的开始总是辛苦的,

自由的另一面就是孤独,

一个人咬着牙,走过了一段又一段艰辛的路。

那时总觉得日子很长,未来很远,有数不完的春夏秋冬。

几年的时光转瞬即逝,

有时候会想想那些人、那些事,

如果再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但青春还不就是这样,还没来得及遗憾,就已经落幕。

青春可爱,就是年少荒唐,信以为真;

青春结束,就是烟花散尽,各奔远方。

像这样,时间往返,风轻云淡。

那年我们在渥太华,

为了final考试在图书馆通宵看书,

一天能消灭好几杯double double。

没空吃饭就楼下星巴克随便买一点,

最无语的就是两门考试分别是放假第一天和最后一天,

订机票的时候简直恨的牙痒痒。

那年我们在渥太华,

在冬天零下20度的大风中走过很远的路,

也在夏天30多度没有空调的房间里一住好几年。

那年我们在渥太华,

从一开始只会煮饺子泡面叫外卖,

到后来南北菜系样样精通;

视频里给家人炫耀自己又研究出来一个新菜,

爸爸看着直点头,妈妈没忍住还是抹了眼泪。

那年我们在渥太华,

大年三十在大统华买点年货就赶着回了家,

一边包着饺子一边看着春晚转播,

几个朋友嬉笑打闹中,

总算把这寒冷的冬天过出了一丝年味。

那年我们在渥太华,

娱乐生活实在少得可怜,

平时不是KTV唱会歌,就是朋友家玩几把狼人杀。

为了玩的愉快,宁可熬夜也要提前赶due。

那年我们在渥太华,

没事就去Rideau Centre和Bayshore溜达,

半夜饿了只有唐人街的Pho开门,

偶尔也会趁Happy Hour去Byward的酒吧喝点小酒,

电影喜欢约在周二,半价票总是看得最爽。

那年我们在渥太华,

搬一次家要丢半条命,

从IKEA买的桌椅板凳床要看着说明书装到半夜,

换灯泡、修马桶、扛大米、洗衣做饭,

隔天还要爬起来去上早课。

那年我们在渥太华,

兼职打工总是从服务员做起,

到了饭点没空吃饭,一站就是6、7个小时

但收到20%的小费也能开心很久,

虽然可能只有几块钱。

那年我们在渥太华,

在医院看一次病要等到崩溃,

所以感冒发烧这种小问题直接一粒Advil解决,

但压力大的时候三粒褪黑素吃下去还是睡不好。

那年我们在渥太华,

遇到了一段认真踏实的爱情。

总算找到一个人,

能在漫长冬日里相拥取暖。

一起散步,一起做饭,一起努力奋斗,

那一年的冬天,终于不再难熬。

那年我们在渥太华,

经历了惨痛的恋爱失败。

哭湿枕头,喝得酩酊大醉,

感觉被全世界背叛。

后来才发现,任何人的离开,都不会让地球停转。

那年我们在渥太华,

每天都能看到转车、租房、二手家具的信息,

提醒着我们时间一直在往前走,

季节交替,道了无数声再见,

而这座城市却始终如一,

送走旧人,迎来新人。

那年我们在渥太华,

春天是Rideau Canal还没融化的积雪;

夏天是Parliament门前盛开的郁金香;

秋天是Gatineau Park红得耀眼的枫叶;

冬天是Byward Market买Beaver Tails的长队丝毫不减。

那一年,这一年,

时光反复,景色如初,

七月的阳光很暖,

打包好行李,钥匙交给房东,

转身再看一眼这座陪伴了你青春的城市,

说一声再见,

刚刚好。

再见了,学校那间Tims的double double;

再见了,那辆经常害我迟到的7路公交车;

再见了,等了四年还是没等到的LRT;

再见了,最好吃的Poutine和Beaver Tails…

再见了,那些横冲直撞的勇气和无法掩饰的稚气,

再见了,那明明一无所有,

却总是期待着未来能光芒万丈的天真。

再见了,这些我回不去的旧时光。

谢谢那些陪我在渥太华走过四季的朋友

你看匆匆两三年,一晃又夏天

我们将分开,请不要难过。

人生总是要告别过去,才能开启新的篇章。

青春兵荒马乱,我们潦草地离散,

临行前,我在心里轻轻说,

“再见啦,渥太华,这次我真的要走啦~

祝你一直都好。”

OTTAWAZINE/KIKI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