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做表情包就能卖1亿刀? 在国内是不可能的

做表情包就能卖1亿刀? 在国内是不可能的

  Bitstrips,这家来自加拿大多伦多的自制漫画应用,最近或许要被Snapchat以1亿美金的价格收购了。

  它在2013年便引爆了一次全球潮流,上线2个月之内,就有超过3000万个自制漫画头像“诞生”,用户们乐此不疲地给自己、给朋友、给家人“做头”,然后把成果分享到自己的社交应用上作为头像。

  此外,Bitstrips也在2014年完成了由李嘉诚旗下的HorizonsVentures(维港投资)领投的,800万美元的B轮融资。

  除了融资之外,2014年,Bitstrips还推出了独立的表情自制应用Bitmoji,在这个应用里,你可以将Bitstrips的使用延续到聊天表情包的制作中。用户可以再Bitmoji中捏张你自己的脸,然后让Bitmoji自动帮你生成各式各样的表情,这时,你就可以把这些表情复制粘贴到微信、Whatsapp等聊天应用继续你的“斗图”事业了。

做表情包就能卖1亿刀? 在国内是不可能的(用Bitstrips捏个脸)

  和国内的脸萌、魔漫相机一样,Bitstrips走的也是爆红路线,当年曾2个月登上全球40多个国家的AppStore榜首,虽然不比国内爆款App蹿红速度之快,但速度也是相当惊人。但对于多数娱乐类App来说,爆红之后随即而来的问题就是“然后呢?”而对于大多数来说,应用爆红,风投注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铺天盖地的卡通潮过后,那就是真的过了——不仅是用户这么想的,连应用制作方也对此毫无脾气,他们中的大多数也开始默默耕耘其下一款作品,在用户找到一个新的G点来刺激,脸萌团队后来做的Faceu,便是一个很好的案例。

做表情包就能卖1亿刀? 在国内是不可能的(你可以在Faceu里作出各种搞怪照)

  当然,Faceu的确如制作团队希望的一般火了,上线之后,朋友圈瞬间再次被各种恶搞照片占领,长得美的可以扮个丑卖萌,长得丑的也不用担心,他们本来就与应用中的各类无节操场景无缝连接了。但即使再火,但最终恐怕还是无法绕开刚才的问题——然后呢。

  在国内爆红过的娱乐类应用身上,不难想象他们凭借某一功能火了之后,面对瞬间涌入的千百万用户,他们内心多少难免有些蒙圈的。

  ——“我们现在该干点啥?”

  ——“留客啊。”

  于是以足记为代表的应用,在某一项功能引爆流量之后,都开始琢磨着往搞社区的方向走。但实际上,大多数的用户还是只会兴致勃勃地去应用里P个图,然后把图片晒在自己微信上。虽然社区看起来很大很美很热闹,但反过来说,用户对于从已经成型的社区(微信)转移到另一个新的社区(其他应用)的成本是巨大的。

  即使应用团队知道这点,但以单一有趣功能来长期留客,似乎在中国太难了——调查显示,在中国App的生命周期平均只有10个月,85%的用户会在1个月内将其下载的应用程序从手机中删除,而到了5个月后,这些应用程序的留存率仅有5%。

  事实上,在中国App榜单上,占据前几名的始终是BAT三巨头开发的手机应用,即意味着20%的App攫取了80%的行业收入,“二八效应”十分明显。

  而即使是巨头们,它们也没法保证这些App每款都能保持一个较长的生命周期,“巨头的后裔”尚是如此,更何况那些看起来很好玩,但仔细想想没了它人也不会过不下去的“轻应用”呢。

  根据艾瑞的报告显示,手机网民使用应用商店频率排名依次为:即时通讯与社交、新闻资讯、音乐视频、网络购物、手机游戏与图书阅读,分别占比63%、56%、49%、46%、38%与34%。

  所以,对于许多开发者来说,不断增加各种花哨的新功能,同时不断增加社交元素,试图让自己的应用从“锦上添花型”变成“雪中送碳”型,从而用社群概念来留住用户,这样实际上吃力不讨好的做法,也是情有可原了。

  从产品本身来看,Bitstrips在单一功能上(让用户做卡通形象)不断深挖并升级,从头像拓展到表情包,加上原有的自制漫画功能,在某项功能上做到极致,这样“一条路走到黑”的模式如果放到国内,或许是很匪夷所思的事——等你做到自制漫画功能那步时,早就没人玩你的应用了。

  或许对于国内的创业者们,Bitstrips这个只做表情的应用能够存活3年,最后还被Snapchat以1亿美金收购了(虽然Snapchat方还没正式公布),这本身就是一件又令人羡慕又令人困惑的事。

  所以想象一下,像Instagram这样的公司如果生于国内会怎样?反正我才不信它们会一直做“方方正正”的图片社交呢。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