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中国驻阿联酋、约旦前大使:2017年中东七大看点

中国驻阿联酋、约旦前大使:2017年中东七大看点

刘宝莱(中国驻阿联酋、约旦前大使)

 

一、多数国家政局稳定

一年来,中东地区多数国家政府积极致力于稳定政局,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取得了较好成果。据报道,地区经济有所恢复,GDP平均增长约4%,人民生活水平也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

沙特国王易储君。6月21日,沙特国王兼首相萨勒曼任命其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为新王储和副首相,并继任国防大臣。这是今年中东发生的一个重大政治事件,标志着人们关注的地区“老人政治”正在转型。对沙特而言,萨勒曼国王迈出了终结“兄终弟及”继承制的关键一步,开始了权力交接“垂直化”的新时代。

埃及加快转型。埃及今年6月颁布新《投资法》,重视吸引外资,改善和扩建许多旅游景点和设施。对外方面,埃及高举反恐旗帜;支持叙利亚危机政治解决,加入叙“冲突降级区”担保国行列;促成了巴勒斯坦两大主要力量法塔赫和哈马斯达成和解协议。今年4月,塞西总统访美同特朗普举行会谈,实现了双边关系正常化。最近,埃、俄达成了关于两国战机可以使用对方空军基地的协议。

二、老大难问题仍难破局

巴以冲突难见曙光。12月6日,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使巴以关系再度紧张。12月21日,联合国大会投票,宣布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无效。目前看来,巴勒斯坦问题仍将拖下去,难见曙光。

叙利亚问题解决“路漫漫”。叙政权得到巩固,政府军力量增强,反恐取得了决定性胜利,“伊斯兰国”作为建政实体已经消亡。目前,叙冲突各方仍纠缠在总统巴沙尔去留问题上。美俄对叙问题的解决也未达成一致。因此,叙政治解决进程仍将是漫长的。

利比亚乱而无序。利比亚局势混乱,武装冲突不断,正“陷入东部和西部两大政治势力对峙,国家统一与政治和解停滞的僵局”。位于西部的由总理萨拉杰领导的民族团结政府地位羸弱,难有作为。而控制东部的利退役将领哈夫塔尔武装势力较大,能够维持一方治安,具有一定群众基础。

也门战乱不已。也门内战持续,哈迪政府和胡塞武装各据一方,严重对峙,战事胶着。沙特联军已无回天之力,打不赢,输不起,进退两难。胡塞武装也精疲力尽,不可能打出一统天下。12月4日,也门前总统萨利赫被胡塞武装击毙,并强占萨部队地盘,致使也门局势变得更为复杂。

三、美俄博弈加剧

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美俄加紧争夺在叙利亚问题上的主导权。俄战略明确,当仁不让,牢牢掌握在叙战、和方面的主导权,坚持军事先行,高举反恐大旗,力推政治解决进程。

美不甘寂寞,对叙动武,增兵叙北部地区,建立多处军事基地,大力支援库尔德武装,以增加同俄讨价还价的筹码。

7月7日,在德国汉堡举行的G20峰会期间,普京同特朗普进行了长时间会晤,达成在叙西南部地区停火的协议。同时,双方同意共同反恐,继续维持叙停火和推进其和平进程。美方不再坚持立即推翻巴沙尔政权;俄愿同美继续保持沟通。11月11日,普京和特朗普在越南岘港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期间,批准了两国关于叙利亚问题的联合声明。两国总统一致认为,叙冲突没有军事解决方案,应当遵照安理会决议,在日内瓦进程框架内寻求政治解决方案。

四、 卡塔尔断交风波持续发酵

6月5日,沙特、阿联酋、巴林和埃及4国,以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危害地区安全”为由,宣布同卡塔尔断交,并予以全面封锁和制裁。对此,卡政府表示“难以理解”。

23日,4国通过科威特向卡方提交了13项复交条件,卡政府断然拒绝,强调主权不容谈判。7月18日,4国外交官又提出6条原则,要求卡方接受,以化解断交危机。这6条原则“包括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不向恐怖主义组织提供资金和庇护地、停止煽动仇恨和暴力、不干涉他国内政等”。21日晚,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也发表全国电视讲话,表达了通过对话解决分歧的愿望。至此,这场风波开始降温。

断交风波发生后,科威特、阿曼、土耳其、美国、德国、法国、俄罗斯等国相继居中调解,但收效甚微。双方实现对话,还有一段路要走。

五、“伊斯兰国”风光不再

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两个战场上,“伊斯兰国”(IS)节节败退,溃不成军,元气大伤,成建制的主力基本被歼。7月8日,伊拉克政府军收复IS大本营摩苏尔,消灭了其建立的“哈里发国”。该极端组织在叙的首都拉卡,也于10月17日被叙“民主军”拿下。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IS已被全部铲除。首先,IS的残余势力犹存,其骨干或潜逃其他地区,或转入地下;其次,IS在利比亚、也门、埃及、阿富汗等周边国家的组织仍会疯狂报复,甚至流窜到欧美、东南亚等地制造恐袭;另外,地区动乱、宗教矛盾、经济发展滞后、社会分配不公、贪污腐败、种族歧视等均为IS提供了生存空间和温床。

六、库尔德独立公投,加剧地区紧张局势

9月15日,伊拉克库尔德斯坦自治区议会通过了库区主席马苏德·巴尔扎尼宣布于9月25日举行独立公投的建议,引起轩然大波。27日公布的公投最终结果显示,近93%的人支持独立,3%的人反对。当日,阿巴迪总理要求库区政府取消公投结果。10月16日,伊政府军“闪电”夺取基尔库克,库尔德武装几未抵抗,迅速撤离。27日,伊政府与库区同意临时停火。库区领导人马苏德因独立无望于11月1日卸任。与此同时,伊军方与库尔德武装开始磋商解决危机。目前看来,库区公投虽遭压制,却带动了库尔德问题整体升温,成为地区潜在乱源。

七、伊核协议面临严峻挑战

特朗普执政后,对伊朗立场明显强硬。7月下旬,美国参众两院通过制裁俄、伊、朝法案。8月2日,特朗普予以签署。就伊朗而言,该法案主要对掌握伊朗主要经济命脉的伊朗革命卫队实施制裁。与此同时,海湾上空战云密布,美伊军舰严重对峙。8月20日,鲁哈尼表示,新政府的外交政策首要之务是保护核协议不被撕毁。9月20日,特朗普在联大演讲中“几乎毫不掩饰地表明该国将退出伊朗核协议”。他说,伊朗核协议是美国史上最糟糕且最片面的协议之一,给美国带来“难堪”。鲁哈尼反击称,如果特朗普要废除核协议,伊朗会拒绝重新谈判,并将坚决地“做出回应”。10月13日,特朗普发表讲话,不仅拒绝认定伊方履行伊核协议承诺,而且宣布将制裁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当日,鲁哈尼总统表示,伊核问题全面协议是一份国际协议,美国无权单方面将其取消。

目前伊核协议正面临严峻考验和挑战。美伊都深知对方底线,双方均留有余地。美国尚不至于贸然行事,对伊“动真格的”。

来源:北京日报

265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