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专访:美国人讲述朝鲜绑架日本人质内幕

  • 来源:
专访:美国人讲述朝鲜绑架日本人质内幕

BBC中文网在华盛顿专访纽约大学新闻系教授,介绍他挖掘朝鲜绑架日本人质事件内幕背后的故事。

纽约大学新闻系教授博伊恩顿(Robert Boynton)走上讲台,吹了一下话筒,打开视频文件,然后深沉地问着数十位瞪大了眼睛吃着三明治和薯片的美国人。

课堂陈述

他问道:“如果你爱的人从地球表面消失了,既不是死于慢性病,也不是车祸丧生,你该怎么办?”

视频画面中闪过一张张来自上世纪70、80年代的日本老照片,画面中既有年轻人也有中年人。

“如果你清早醒来,”博伊恩顿教授继续问到,“你的儿子、女儿、姐妹或兄弟仅仅是不在那里了,而是消失了,失踪了,你该怎么办?”

这时神秘的音乐响起。朝鲜阅兵、金日成画像、朝鲜国旗相继出现,画面上打出几个白色大字:“非请勿入区域(The Invitation-Only Zone)。”

这是博伊恩顿教授新书的名字。这位曾经写过一本探讨新闻写作书籍《新新新闻》的教授,正在位于华盛顿的韩国经济研究所(KEI)宣传自己的新书。他为自己的演讲制作了一部短片,然后在现场配上他精心设计的旁白。

2002年10月的一天,博伊恩顿从报纸上得知5名被朝鲜绑架将近四分之一世纪的日本人回到了东京。

难以置信

“这个故事几乎奇葩得让人难以置信。”博伊恩顿继续说到,“来自外国的邪恶蛙人浮出日本海面,在海滩上抢走年轻情侣,然后用船把他们送往平壤。他们在那里被当作囚徒扣押了数十年。”

朝鲜在1977年到1983年之间,从日本的海滩上和欧洲领土上,绑架了数十名日本人。随后朝鲜政府将他们送往平壤附近一个“非请勿入”的区域内,训练朝鲜特工。朝鲜特工与他们日夜生活在一起,观察、学习日本的习俗和语言。

由于没有任何线索,这些失踪案最开始被日本媒体当作城市奇谈(urban myth)和外星人事件来谈论。

在1987年大韩航空空难后,人们已经从被抓获的朝鲜间谍金贤姬那里察觉了端倪。但直到2002年,朝鲜在经历大饥荒和经济封锁后面临崩溃,朝鲜领导人金正日邀请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访问日本,亲口承认绑架事件,并向日本道歉,这才让事件大白于天下。

然而这件事并没有就此结束。朝鲜只承认绑架了13名日本人,并表示其中8人已经死亡。可是这些人的死亡原因遭到日本怀疑。比如朝鲜称,其中一名人质在27岁时死于心脏病,还有两人在车祸中死亡——在缺少车辆的朝鲜发生车祸的几率并不大。

获得朝鲜释放的5名人质中,曾我瞳在朝鲜嫁给了一名叛逃到朝鲜的美国士兵,她现在在日本作护理工作。两对当年在海滩被绑走的情侣:莲池熏和妻子奥土佑木子生活在新泻县。莲池熏成为了一名大学经济学教授,也是一名翻译家,翻译了几本韩文书籍;地村保志和妻子滨本富贵惠生活在福井县,成为地方政府的雇员。

与此同时,日本人发现,一些日本官员早就知道了绑架事件,但由于担心被绑架者遭到杀害,所以一直没有让公众了解事件的原因。

博伊恩顿的一个日本朋友告诉他,绑架事件给日本人造成的震撼,相当于发生在美国的九一一事件。

“我认为对日本人来说,这件事就像是一个警钟(wake-up call)。”博伊恩顿对BBC中文网说,“人们最初认为政府会保护他们,他们只要墨守成规就好了。但这一刻,他们忽然醒悟过来,政府不但没有保护他们,政府知道绑架发生后还没有告诉他们。所以他们认为遭到背叛了。”

“(而且)就像美国一样,日本忽然发现这个世界比他们以前想象得更危险,即使一个繁荣强大的国家都无法保护自己。”他说。

作者问答

博伊恩顿在华盛顿接受BBC中文网专访,谈他是如何挖掘背后的故事的。

BBC中文网:您是如何开始着手书写这个话题的?

博伊恩顿:我像这个世界上其他人一样,在2002年,打开报纸,发现了这个疯狂的故事:有人被扣押在朝鲜长达四分之一个世纪。然后我对这件事产生了某种好奇心。通常你读完一个新闻报道后,都会有跟进报道去解释或者发掘这个故事。但是这件事在西方媒体中却只是昙花一现(a one-day story)。我发现在日本和其它地方,这件事是一件大事。我开始着手这个题目是因为我在2008年春天从日本文化协会拿到了一笔资金,在此之前,我脑海里已经对这个话题考虑了很久。我当时需要计划一些题材,这是其中之一。等我到了日本之后,这件事就成为我可以追寻下去的一件事。同时我认为这里也有一些人性的东西在里面。我有个儿子——那种失去某个人却得不到任何解释的感觉,也不是什么可怕的意外,或者吸毒过量什么的,就是失踪了,就是没了。我认为每个家长都能感受到那种无措的感觉。

BBC中文网:接触到那些被绑架者困难吗?

博伊恩顿:是的,他们受到多层保护,你需要得到一层层的许可。他们对日本记者对待他们的方式不太满意,所以他们本身并不太倾向于与记者合作。所以的确非常难。我在2008年到2015年每年都要去日本和韩国,和他们建立关系,让他们对我放心,所以这不是那种我去那边两个星期就可以搞定的事。我在2008年春天对这件事有了兴趣,但我正式着手开始,应该算是2009年。

BBC中文网:您的意思是他们被日本政府保护起来了?

博伊恩顿:对,政府希望掌控整个故事,他们希望掌控对被绑架者的接触,家庭协会也掌控着与绑架者的接触,日本媒体对这件事也非常有保护性、自我审查。所以吸引我的是,真正的故事——即使不一定是完全的事实,但是背后更复杂的故事——还没有被写出来。因为人们对这件事非常有保护性,非常想掌控这件事。

BBC中文网:作为一位新闻系教授,您如何验证故事的真实性?

博伊恩顿:任何对朝鲜的报道都面临一个问题,就是你怎么知道这是事实?朝鲜和韩国都有太多的政治宣传,每个人都想塑造故事。所以我做了两件事。首先,在书里我写的很清楚,如果一个人告诉我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我不会说这就是事实,而会说,他是这么描述他的经历的。我同时也做了大量的调查,去研究那段历史时期的经济和文化,我可以感觉到他们告诉我的事是否说得通。这就取决于个人判断了,但这确实是个大问题。对于任何书写朝鲜的人来说都是这样,你要么用了特别的方式尽了最大努力去验证那些事,要么就干脆不写。

BBC中文网:这5名被绑架者,他们在朝鲜时受到的待遇怎么样?

博伊恩顿:他们比其他人得到了更好的对待,没有被关进古拉格集中营。他们比一般的朝鲜人得到更好的食物和住宿条件。以朝鲜人的标准来看,他们得到了不错的对待,但放在日本的标准来看,可能没那么好。

BBC中文网:他们想念朝鲜的生活吗?

博伊恩顿:不。他们中的其中一个人,发展出了对韩文化的热爱——不是朝鲜,而是韩国文化——以他自己的方式继续那种关系。但是他们对于在朝鲜的日子一点都不怀念。

BBC中文网:他们已经可以放下那段经历了吗?

博伊恩顿:没有。他们在朝鲜生活了将近四分之一个世纪,比在日本生活的时间还长。他们在20岁左右的时候被绑去了朝鲜。我不认为他们能放下那段经历。

(责编:晧宇)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