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不止POW!渥太华“全民检测”开始!

  • 来源:

【OTTAWAZINE资讯】

啊,下雨的天,让还在家里上班不能出门玩耍的Zine君在阳台弹一首肖邦。

今天安省新增的病例为111例,而整个安省在过去的24小时内检测的数量超过了3万例。

图片来源:截图自cp24

而渥太华则报告7例新病例,无新死亡病例。

图片来源:截图自OPH

 

OPH喊你去测新冠?莫慌!
渥太华陆续出现移动检测点

昨天,在Zine君报道了一栋住了许多留学生的居民楼被渥太华卫生部门(OPH)要求全楼检测之后,有读者告诉我们,整个渥太华并不止这一栋楼,还有许多其他社区也被要求检测。

而到了今天,一则新闻则能让大家看清楚渥太华目前对于新冠病毒的检测力度已经开始加大。

根据CTV新闻报道,本周五开始,渥太华新冠疫情最严重的两个街区已经设立起了移动检测点。

图片来源:截图自CTVnews

除了昨天我们发现的1375 Prince of Wales之外,根据CTV新闻报道,Heron Gate附近居民可以在今天上午9点至下午1点期间前往位于Cedarwood Drive上的检测点进行病毒检测,而Heron Gate则在Alta Vista社区内。

Ottawazine前方记者Leon发来战报

此外,下午2点到6点间,River Ward社区里的Heatherington家庭中心附近也会设立一个新的COVID-19检测点,欢迎所有附近居民进行检测。

这两个地区都是渥太华COVID-19发病率最高的地区!

 

图为OPH7月初公布的渥太华疫情地图 图片来源:OPH

按照这个逻辑,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在昨天发出的通知上提到类似“高危区域”这样的关键字了,而这些陆续出现的移动检测点应该就跟昨天Zine君报道过的建议检测通知有关。

最近,OPH正着手将COVID-19检测范围扩大到了除了检测中心和转诊诊所之外的地方。

他们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确定移动检测地点时,要考虑这些社区的确诊病例率、传染源和社会人口特征。”

也就是说,在接下来的这段日子里,渥太华应该还会有更多的地方逐渐出现移动测试点。请大家多多留意自己所在小区有没有发放建议检测通知啦!


实践课程难转线上教学?招不到国际学生?

AC财政赤字超严重!

学生们可以说是这次疫情受影响最严重的群体之一了。连带着,就连学校也get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在渥太华,三大高校之一的亚岗昆就在今天被曝出了出现了十分严重的财政赤字!

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由于要应对COVID-19的影响,Algonquin学院从一个预算盈余变成了预计会出现1900万加币的财政赤字。

图片来源:截图自Ottawa Sun

据悉,在2020-21学年,AC的入学率预计将比预算预测的下降15.4%。降幅最大的将是国际学生,然而,他们支付的学费往往更高,是学院的重要收入来源之一。

 

该学院原本计划在2020-21年招生如数中国际学生占23%,其中大部分来自印度和中国。

然而,现在学院估计,国际学生入学人数将比预期减少35%,从11286人降至7300人。国内招生人数将下降约9%,从最初估计的36438人降至32963人。

图片来源:Study in Canada

而且,无法避免的第二波疫情反扑还会进一步扰乱AC目前的运营计划,财政赤字可能会大幅上升。

目前,AC正在计划尽可能把课程都移到线上,但仍有部分学生需要线下授课,试运行正在进行中。

今年3月,为了遏制病毒传播,学校关闭了教学楼,连带实验室或实地工作都暂停。上周,约有191名学生返回渥太华和Pembroke校园,这些学生所学习的课程都包含了实验室和实地考察工作。

图片来源:Jean Levac / Postmedia News

与此同时,学校还需要为教职员工购买个人防护设备、缩小课堂规模、开设实验室,以便学生完成去年没完成的实践课程。

由于疫情,大学(Universities)也面临着财政危机。但报道指出,比起学院,大学实践课程较少,更容易转向线上学习。例如,同在渥太华的卡尔顿大学在今年春天校园关闭后,课程都是在网上完成的。

许多学院课程都包括动手实践或实地工作,现在约有2200名AC学生无法完成之前冬季和春季课程的实践课程部分。

AC方面表示,根据他们目前的安排,2019- 2020年冬季和春季学期的所有学生都将有机会在2020年12月之前完成面对面的学习,但这仍取决于疫情的发展。

自2003年以来,AC的年平均盈余为900万。而在今年2月公布的2020-21年预算时,校方预计将有570万美元的盈余,不过现在这个数字已经修正为赤字1900万。

图片来源:Algonquin College

虽然AC的财务压力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预期的学费收入下降,但学校的餐饮、图书销售、住宿费和停车费等校园运营也出现亏损。

学院已采取措施与赤字作斗争:1000万应急基金启用、推迟新项目、空缺职位不填补、削减从差旅费到办公用品等一切开支……

管理人员说,裁员是最后的手段。哎,太难了!

 

《安全重启计划》耗资$190亿,
就为了让加拿大人获带薪病假?

昨天,Zine君在报道中提了一嘴关于联邦政府再拨款超过190亿加元以重振经济的计划。而在今天,有关这笔钱的用途再次被细化。

说是这笔钱分发给各省各区域可能大家还没什么实感,但是如果这笔钱落实到能让大家获得带薪假期,那就有点意思了。

图片来源:截图自Narcity

在接下来的6到8个月里,总理和多个部长就资金的去向达成了7个优先领域的协议。昨天我们已经提到了加强测试、接触者追踪、数据管理和信息共享等领域。

按照计划,《安全重启计划》里的190亿加币将被分为:5亿用于医疗系统,1.29亿用于帮助加拿大北部,还有30亿用于增加基本工人的工资。

而现在,这笔钱的其中一部分将用于一个临时收入支持项目——对于没有带薪病假的员工,将给予10天与COVID-19相关的带薪病假。

特鲁多提到,各省各地区都继续用钱,他们必须向联邦政府概述资金将如何使用。

图片来源:截图自Twitter

 

加拿大人:继续领福利,我拒绝上班

话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加拿大的疫情应急福利真的太好了,最近就出了这么一则匪夷所思的报道。

加拿大独立企业联合会(CFIB)的一项调查显示,工人和雇主之间的紧张关系正在升温。在接受调查的3389名雇主中,约27%的雇主表示,他们一些因为疫情而待业在家的员工拒绝重返工作岗位。

图片来源:截图自CP24

在870家企业中,62%的企业称员工比起拿工资更想拿CERB。

其中想待在家的原因包括了担心健康(47%)、需要照顾孩子(27%)或工作时间不足(16%)等。

CFIB总裁Dan Kelly表示,CERB “显然阻碍了一些员工重返工作岗位,尤其是在酒店业。”其他引发冲突的行业还包括儿童看护、牙科诊所、家庭保健、游乐园等。

氦,之前Zine君说啥来着?该不会CERB延期、政府继续发钱,大家出门找工作的热情也因此减少了吧。结果……似乎还真的是那样?

Kelly在声明中称:“CERB是为因疫情而失业的工人设立的紧急援助机构,而不是为夏季休假提供资金。”

但是,代表酒店员工的Unite Here联盟的加拿大负责人Ian Robb不同意这种说法。他说,由于夏季通常是利润丰厚的季节,但雇主们未能采取诸如频繁清洁和工资补贴等措施。

据悉,在美国的许多酒店业成员已经因为去工作而不幸感染了COVID-19。在提供服务前如果无法保证足够安全,在家领$2000的福利金显然是更好的选择。

图片来源:Safety & Health

联邦政府的网站上说,领取CERB的工人“应该寻找工作机会和/或在雇主提出要求时重返工作岗位,前提是他们有能力而且这样做是合理的”。

政府的COVID-19指南还规定,员工可以拒绝从事危险工作。

不知道针对这事儿你怎么看?

疫情曲线虽然被压平,但还没算过去。而重振加拿大经济又遇到了各种困难,看来2020年接下来的这段日子的确不太好过呀!

让我们一起加油吧!!!

 

 

OTTAWAZINE/酡儿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