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不入蜀地,焉知火锅之美

ottawazine

今天看到一句话:美食,是一个人对生活最生动的理解。

巴蜀之人爱美食,是有悠久历史的。独特的川菜是四大菜系之一,小吃也琳琅满目遍布大街小巷。如此自给自足的生活,难怪蜀道难却难不住蜀人对生活质量的追求。难忘的川菜真的不少,现在却独独想来说一说这火锅。

ottawazine
来四川之前的十八年里,自是吃了不少火锅:每到冬天,外婆家就会烧上鸡汤暖锅,涮着羊肉肥牛,再加上粉丝菠菜,蘸着浇上了点辣油的川奇火锅海鲜酱,觉得已是人间美味;或是有同学小聚,约在小肥羊,围在一起从锅里捞丸子虾滑,也是暖暖的享受。所以在这十八年里,一来,我认为火锅最鲜美不过清汤,因为汤料要求高;二来,觉得火锅就该根据心情配蘸料,酸咸皆宜。

ottawazine
在我到了成都之后,朋友告诉我,没试过川渝火锅的怎么好意思说自己吃过火锅。当时也就对这种自大的观点不以为意,直到第一次和小伙伴坐在一大锅红油面前,我才认识到差距:人家只选红锅辣的程度,没人点白锅;蘸料就是油碟和干碟,也就是一碗香油和干辣椒粉拌花生末,还有根据喜好可以添加的葱花蒜末香菜耗油。简单利落到直接把我骇住了。带我来的小伙伴还很鄙视我那渴望海鲜酱的姿态,她觉得我以前吃到的火锅就是对火锅本身的亵渎。我还是颤颤巍巍地把红油锅里的牛肉捞出来放进那一大碗油碟里滚了滚,抖了又抖,才小心地丢进嘴里。原先顾虑的辣味腥味和腻味一个都没有,反倒是一种清新的鲜美充斥整个口腔。这便是川渝火锅之于我的初印象。

后来我才知道,油碟的作用之一就是提味,同时又能降温,火锅因此能吃得又快又香。而川渝火锅的美味怎么可能仅此而已。看到微博上有说法,火锅有三宝:黄喉、毛肚和鹅肠。我以为,鸭血脑花也不可少。倘若你吃不了内脏,可是个大遗憾。如此我却还是推荐你试试川渝火锅中的这些宝,定然不会让你失望。这四年在成都的历练,煮火锅菜的手法也是娴熟了不少,比如毛肚七上八下便是将将好,又比如鹅肠烫到刚变色最为脆嫩。蔬菜要后下才好,一锅的鲜味都能附上身。而土豆容易粘锅,最后下锅为宜,等等。也因为这样,每次回家都固执地不愿意进火锅店了,有种无油碟不火锅的感觉。

ottawazine
每每吃火锅,从上到下整个人从头发到衣服都渗透着火锅味,我以为这是如此饱满的幸福。透着煮火锅不断弥散的热气,那个已离我远去的大学生活又突然铺成开来——桌下堆满了啤酒瓶,筷子七零八落丢在桌面,桌对面喝高了的你突然穿过人群歪歪斜斜地走到跟前对我说,认识你真好。

ottawazine
(以上部分图片来自Google Search和微博)

文/Mushdream

1210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