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三毛荷西的转世还不如唠唠于谦他爹

  • 来源:

婚外情这事儿呢,其实跟讲相声是一个道理。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一个逗哏,一个捧哏。

 

当双方看对眼,迸发出炽热的火花,你侬我侬,你情我愿,到最后收获的都是一阵剧烈的鼓掌声。

大家各自欢喜道别,有缘再合作一曲颠鸾倒凤的生命交响乐,岂不乐哉。

 

但有时会遗憾的是,偷情睡姑娘这种事情想要有个好的结果,归根到底看得都是姑娘的心境。一着不慎,便满盘皆输。

张杨大导演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随便出轨操了个粉,结果睡出了个10W阅读量的女文青。嘴上喊着量子纠缠,手上攒着108颗佛珠,心里爱着你,身体倒是老实得把成都地理老师和美国洋哥们睡得死去活来。

这样失控的车祸现场,你拍十部冈仁波齐估摸着也救不回自己的人设了。

就像郭德纲兴致一起,想唠唠于谦他爸。

 

结果发现身边站的是曹云金

 

“你说你是不婚主义,可是你有老婆与孩子。”

“1992年,你因为因缘机会去到了云南,你爱上了那里,而在你到云南的这一年,我在一个极其普通的家庭出生了,我知道,是我的灵魂看到了你会在这里定居”

这公众号文章话语行间读起来毫无逻辑,看似还有着伦理道德败坏之隐,但实质都是姑娘高明的营销手法。

睡你一波,流量再来一波,真是美滋滋。

张杨这文艺糙汉平时草粉玩个姑娘,拍拍屁股走人,顶多说句“这是为了你好,你的日子还长”。人家姑娘再不服,睡完上单位去闹,给点钱也就打发走了。但这年头可就新鲜了,被睡后还写公众号歌颂爱情,头一次见。

不要你钱,也不要名分,要得就是让你一脸懵逼。

 

每个郭德纲都想配一个于谦,该抢的时候抢,该翻的时候翻。

这个道理,每个草粉的文艺老油腻都懂。

毕竟有个于谦一样的姑娘,该睡的时候睡,该走的时候走,才和他们的规矩。

姑娘一听就不高兴了。

“我经历过黑社会的男朋友,摇滚的男朋友,我玩过一夜情,我被包养过,我值得轰轰烈烈的爱情!”

放荡不羁的文艺女青年,总有点傲气。

这帮文艺老油腻噗嗤笑出了声,“那于谦也抽烟喝酒烫头一个也不落啊。”

姑娘眼神里有点异样,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婚外情这事儿呢,其实跟讲相声是一个道理。

相持的时间太久,对于演员和观众都是一种煎熬。

合适的时候,得学会退场。

 

后走几步,鞠躬,啪啪啪,说声再见。

 

 

逢场做完戏,甩下几张红色大钞,将美好的爱情篇章抛之脑后。

我拍我的电影,你旅你的行,只要不说出去照样还是文艺青年。

毕竟再无耻下作的事实,披上文艺的面纱,总归是门艺术。

 

老男人回去该干嘛干嘛,毕竟有老婆热坑头,家庭生活照样美满。

那姑娘呢,陷在这爱情的秘密里无法自拔,时而甜蜜,时而痛苦。

 

但要是这姑娘还不明白,硬是拆穿了这下作的规矩。

这下好了,这帮油腻中年人没了浪漫主义的光环,你让他们怎么草粉?怎么侃艺术?

 

那下次张杨拍电影,那可就好玩了。

他一到剧组,所有工作人员和演员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张杨,你又草粉了!”他不回答,对副导演说,“找一个漂亮的穷游姑娘跟我去朝圣,要不写公众号的那种。”便拍出了自己的微信二维码。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草粉都上微博热搜了!”张杨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和一红衣女子进了别墅小客栈。”张杨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睡女文青不能算草……草粉!我一个文艺片大导演,能算草粉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不婚主义”,什么“三毛荷西转世”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剧组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完。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

正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