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纸牌屋》与中国梦:对话作者道布斯勋爵

  • 来源:
《纸牌屋》与中国梦:对话作者道布斯勋爵

随着美国电视连续剧《纸牌屋》在全球的风靡,原作者迈克尔. 道布斯勋爵这个真正的《纸牌屋》之父也终于揭开神秘面纱,走入大家的视线。

勋爵本人并不高调,以前也曾婉拒了很多媒体的采访,因为我在英国某活动中与他结识后变得熟络成为朋友,他才破天荒的把第一次也是迄今为止第一次亚洲媒体的电视访问给了我(我在业余时间担任某英文访谈节目的联合制片人和主持人)。

访谈当天一见面他就用惯有的幽默说:“今天我们只聊天,不斗争。”我也只好“幽默”接招:是啊,今天我们在House of Lords (英国国会)采访, 不在House of Cards(纸牌屋)战斗。”

“正宗的纸牌屋屋主”

很多读者好奇为什么道布斯勋爵可以在《纸牌屋》里犹如“身临其境”般将西方国家的政党内部斗争描写得绘声绘色?那是因为他大有来头–作为英国前保守党副主席(梅杰首相任期)以及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的幕僚顾问,其本身就是英国著名的政治家, 而非专职作家。

在接受专访的时候他也坦承,多年的政治生涯为他写出《纸牌屋》等一系列政治惊险小说提供了很好的灵感。

被问到争议最多的“铁娘子”撒切尔夫人,是否也对他在构思人物性格以及故事情节上有所启发,他笑了笑,点头说“那是肯定的”。作为她的顾问,勋爵和撒切尔夫人关系亲近,连她当选首相的消息,都是勋爵亲口告诉在会议室紧张等待大选结果的她的。

而《纸牌屋》的最终横空出世撒切尔夫人也“功不可没”——几十年前的某一天,勋爵因为和撒切尔夫人意见不合闹了矛盾,出外散心。坐着喝茶却越想越愤闷,突然脑子里就出现了2个字母“FU”,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英语国骂前2个字母,向勋爵求证,他只笑,不置可否。那之后他就决定开始写书宣泄情感——纸牌屋就这样应运而生了。而他脑中出现的FU最终被转换成了 Francis (Frank)——男主角的名字。

或许,纸牌屋里面的人物就是她和他的化身,或者说,或多或少有些她和他的影子。或许,他也是通过小说的形式在虚拟世界里把自己未曾实现的政治抱负得以展现。

“现实世界里的政治家 VS 理想世界里的小说家”

当谈到如何在有天壤之别的政治家和小说家之间进行自如角色转换的问题,道布斯勋爵说一定的“人格分裂”是必须的。当政治家需要你和人打交道,需要说话的时间居多;而小说家是一个和人群隔离的职业,需要思考的时间居多。而这2个都算是很需要时间的职业,所以时间管理能力非常重要。 说完,他笑着看我,问“你不是深有同感吗?你本职做金融,但是却兼职写专栏写小说,做电视节目,做国际贸易和高端访问交流,这些都是非常耗费精力和时间的事情,说明你跟我一样“分裂”,而且时间管理能力也相当好。”

确实,我们的正职都是高压力高强度的,而我们都对风牛马不相及的“写作”充满热忱,或许也是因为写东西能让我们从高压的正职工作里暂时抽离,获得心灵上的平静。所以在这点上,我非常理解他。

我最爱的职业是“父亲”

道布斯勋爵有四个儿子,因为以前从政被占据了太多时间,难免在跟孩子的互动方面有所欠缺。跟普通小孩一样,儿子也有叛逆期,幸亏有夫人把握得好,几个儿子现在都是让他骄傲的孩子。而做一个好父亲,补上以前所欠缺的时光以及倾注更多心血在孩子的教育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他现在把这个当成一个职业来做。毫无疑问,这个职业是他心中最爱,付出的心力绝不比前面一直谈论的2个事业少,但是他乐在其中。

写到这儿,我突然想到,以前闲聊时跟他介绍过中国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理念,告诉他在中国的儒家思想中,家庭排在了治国的前面。勋爵当时非常赞同的点头,认为在这一点的认知上,现阶段的他与我们中国这个理念不谋而合。政坛里曾经的呼风唤雨以及小说世界里现今的灿烂辉煌,最终都不是勋爵最流连忘返的东西,他最向往的是和妻子孩子一起简单幸福的生活,这也许是落叶归根的另一种诠释吧。

关于美国版的《纸牌屋》

有很多读者会问,为什么勋爵是英国人,又是英国政治家,《纸牌屋》写的却是美国白宫的故事?是因为要在政治上避嫌?其实,并没有那么复杂——勋爵的小说原著确实是以英国政场作为背景的,只是后来版权卖给了美国人,经过他们改编才有了我们现在在电视上看见的以美国白宫为背景的”宫斗剧”版本。

在现在热播的美国电视剧版本里,勋爵也担任执行制片人。谈起里面的男女主角Kevin Space (凯文. 斯派西)和Robin Wright (罗宾.怀特) ,勋爵说他俩完全就是他心目重最完美的”男女主角”。也因为此,他和男女主演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提到大家最关心的问题——第四季什么时候出来?会是怎样的内容?会开始演绎男女主角之间“史密斯夫妇”般的相爱相杀吗?(访问前我在读者和朋友群里做了个调查,这几个问题是被问得最多的)。勋爵一笑,眨眨眼之后说:剧本和拍摄都还在不停修改中,大家耐心等待就是了。

也对,悬念,也许永远是最吸引人的。

“我的中国梦”

与道布斯勋爵的对话正值习近平主席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采访前一天,勋爵受邀在国会刚见过习主席并且亲手把他保存了30几年的原版手稿送给了习主席。他很兴奋的说:“我以前就听说习主席在中国公开提及过纸牌屋,所以我也一直非常希望有一天能亲自向他赠送我的原版手稿。 这个手稿目前世界上就仅存5,6本了,希望习主席在繁复的工作之余有时间能读到就好了。”

显然,勋爵对中国是有情结的。

这份情结,不仅仅是来源于纸牌屋在中国的走红,更多的是来自于他对中国的持续关注。勋爵说在他还没开始从政的时候,就开始在研究中国了,所以对于中国,他有超过40年的热情。他说:“J,我很着迷你给我描述的那些中国美食和文化,也对你说的中国那些资源充满期待,以后我的中国行程也希望你能参与设计安排。”说完他还强调“那将会是我第一次去中国,但是我肯定,不会是唯一的一次。”

最后,他又提到在向习主席赠送手稿的时候,他也写了封信夹在书里。在信里他写到:“我非常看重中英之间的合作,我希望在我们意见一致的时候,让我们并肩;当我们有争论的时候,让我们讨论;当我们不能达成一致的时候,希望我们仍然可以像朋友一样互相尊重。”

他认为,这就是他心中对“中国梦”最完美的概括。

 

(责编:欧阳成)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